zughx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討論-560.王見王閲讀-4inth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第二日,直至下午子受才醒来,今日无事发生,晚上继续嗨。
第三日,敖烈轮换了一批岗哨中的士卒,叮嘱好生戒备后,也没有搞事情,带着轮换的士卒加入到了乐女、舞姬之中。
连日玩乐,将士们军阵没操演起来,万舞倒是越跳越熟练,还练就了一身日夜颠倒的好本事,而且有鲁雄大军互为犄角,也能稍作放松,之前行军时的神经衰弱,在休闲娱乐中也缓解了个七七八八。
五日过后,子受才召集众将。
中军大帐之中,子受眉头微皱,这么下去不是个事,我这儿载歌载舞也没一个人来劝,不好下手退兵啊!
他思考一阵,道:“听闻姬发三日前将大军留给姜子牙率领,继续慢慢行军,自己则轻车简从轻军东进,已经抵达了汜水关,朕与姬发,也算是相交莫逆了,诸位将军陪朕去到关前,与他一叙,如何?”
敖烈心中一喜,认为纣王要有所动作了,道:“陛下有如此兴致,末将自然愿随陛下走一趟!”
“既然如此,便点齐兵马,前往汜水关!”
没一会,众将便点齐一万兵马,随同子受前往汜水关。
汜水关下。
“大王,大将军,纣王率领兵马杀过来了!”
姬发听闻,连忙问道:“纣王领军来了?带了多少兵马?可有带攻城器械?”
一将回答道:“兵马不少,看旗帜应有八万之数,不过没有攻城器械。”
姬发听后,沉吟道:“没有攻城器械….莫非也是与几天前一样,只是佯攻?南宫将军,先令将士们戒严,点齐兵马,随孤往关上一看究竟。”
“是!”
众将自是没有异议,谁都不知道纣王打的什么主意,若是佯攻,兵马太多,若是攻关,又不带攻城器械,实属怪异,还是得亲眼看看,才能决定如何行动。
等周军上下甲胄穿戴齐全,又有传令兵前来禀报,说商军在汜水关下千米处,停了下来,大军一字排开摆开阵势,还派了李烈单骑前来,称纣王请周天子出关叙旧。
姬发没有急着做决定,上了关墙后看到一切都和传令兵所说的一样,思考再三,才令南宫适点了一万兵马,领众将随自己出了汜水关,兵马在关外摆开阵势,同样一字排开,与商军遥想对望。
商军所说的叙旧是很有诚意的,既没带攻城器械,又摆开了不便进攻的阵势,即便有着人数优势,也不方便攻关,如果他姬发怕了,不敢出关,反倒落了下乘。
片刻后,子受的车驾才缓缓行出,见了对面姬发出关,撩开门帘,轻轻挥了挥手。
随后车驾在殷破败等近卫大汉的护卫下,行至两军中央。
这意思很明显,大家到战场中央来叙旧。
雷震子见此,暗中劝道:“兄长,纣王阴险狡诈,自五日前便用计让将士们升起骄纵之心,如今只怕又有什么阴谋,不得不防,干脆趁机一举杀过去,便是不能生擒纣王,也能杀商军一个措手不及。”
姬发摇头,以不容拒绝的口吻道:“我军乃正义之师,替天行道,又怎能行此手段?而且我军只有万余兵马出关,即使趁其不备,也没有多大优势,此事勿要再提。”
说罢,姬发让雷震子跟在身边,向着纣王车驾的方向走去。
临近车驾,姬发忽然发现了问题。
他没乘车啊!
之前紫气东来称天子的时候,曾有八骏为撵,是世间罕有的坐骑,但正是因为太珍贵太拉风了,姬发想低调些,与士卒同行,收拢三军之心,所以很少乘坐,大多时候,八骏撵都只是显示身份的摆设而已,今天自然也没有乘坐。
反观纣王,出行皆乘车驾,能躺着绝不迈开腿。
以往还好,可现在王对王,纣王乘着车驾,他两条腿走着,不就平白矮了一级吗?
可都走到这儿了,总不能退回去吧?
于是姬发停下脚步,没有再往前进,不然走得太近,还得仰视,更显得自己低人一等,他镇定道:“大王可是有什么话想说?”
开口便是称大王,这是对始皇帝称呼的不认可,同时显示商王与周天子的平等。
子受根本没察觉到这片刻间姬发的无数心理活动,笑呵呵道:“朕与你第一次见面,是在三年前吧?”
听了这句话,姬发目光之中闪过一丝追忆,他第一次和纣王相见,的确是在三年前的诸侯朝贺上,也是那天,纣王一连封了十多个王侯,才有了“周”这一国号。
姬发记得很清楚,那日他说过,小子姬发从无称王之心。
事实也如此,他称的是天子,王号只是附带的。
子受道:“三年了,看你这模样,没有任何改变,保养的倒是不错,就是黑眼圈比上次在昆仑古城相见,似乎更重了,想来近来很累吧?对了,说到昆仑古城,当时你们的大军也来了,朕记得,没有交门票来着,昆仑古城可是名胜古迹,哪有白嫖的道理?”
姬发皱眉,对纣王的插科打诨并未多加理会。
子受则自顾自道:“看来你是没补缴门票的意思了,那还是说黑眼圈吧,这人呐,就得对自己好一点,一日三餐是起码的,熬夜的话就得加顿宵夜,就算作息时间不规律,也得保证每天的睡眠,一天至少睡四个时辰,若是熬夜熬得晚了些,那第二天必须起晚些,哪怕有政务也得顺延,身体好,才能活得长久…”
姬发嘴角抽了抽,这是你一个声色犬马日夜颠倒的君王说的话吗?这就是你三日一朝的理由?
不过…自他称天子以来,确实更加忙碌了,需要亲力亲为的事情太多,睡眠时间减少,身体状况,也随之日益变差。
门帘后的子受在倒下的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取过事先准备的葡萄酒,在嘴里咕嘟几下顺便漱了漱口,而后猛地喷出,全都喷在了门帘上,像极了吐血的模样。
随后,他又装着虚弱,竭力大喊道:“撤…撤军….速速撤军….姬发..害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