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0j5t精彩言情小說 紹宋笔趣-第四十七章 名冊展示-06mpu

紹宋
小說推薦紹宋
岳飞没有等到中秋的岳台大祭,便直接折返了,而且是早早折返,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任务,赵玖需要他和他那支纪律严明的部队确保战后的京东在秋收中不失去秩序,更需要有一个妥当的人在万俟卨仿照关中那般清理无主土地时有一个绝对的武力支持。
尤其是名声不太好的张俊在李齐率少量心腹突围后,此时实际控制青州以东。
其实,这次大祭放在中秋之后,不光是要隆重一点,所以需要准备时间长一点的缘故,更多的还是本就要专门以秋收为界的意思。
毕竟对于一个农业社会而言,秋收之前和秋收之后,且不说农事问题与繁忙程度,就连人的精神面貌都有些不同。
借着秋收造成的空白期,继而举行大的精神文明活动,是一个继往开来的好法子。
不过说实话,仪式从放出风声后热热闹闹,赵玖却没有什么心情,因为本质上继往开来的事情与言语,似乎早在尧山那里和绍兴那里就做完了、说完了,这一次俨然就是一个强化和推广的活动,他就是要去当工具人的。
甚至,就连一些铿锵有力的话语与宣示也好像丧失了意义……时代变了,已经熟练掌握分区版印技术、发行量一日比一日大的邸报如今有着更好的宣示效果,他在现场说一万句都比不上一篇加了他画押的正经公文有用。
至于选寺庙和道观,赵玖根本就是铁面无私,除了一个明道宫外,就连少林寺、灵鹫寺、五岳观、相国寺、洞霄宫这些为国家立过功的佛道寺观他都没有开小灶,就是‘贡献多者’上,‘贡献不足者’滚蛋。
当然了,这几家也好像并不缺钱。
而赵官家也没有沦落到毫无感情的机器那般枯燥,随着中秋一日日到来,对有些事情、有些人他还是保持了相当的震惊的……因为有些人和事的确超出他的想象。
“孔圣第四十七代嫡长孙、衍圣公孔端友;第四十六代嫡孙孔若古……”无名石亭之内,赵玖反复看了几遍这两个名字后,放下名单,然后状若木鸭,半晌都未有什么动作。
此时他身前的石桌上,类似的名单还有足足好几大本,而他的对面则是一位公相四位相公,一个御史中丞外加两位尚书……两位新尚书,礼部尚书翟汝文与吏部尚书陈公辅,这事正好是他们权责范围内,只能说有些赶巧。
至于石亭外,数位玉堂学士,中书舍人,起居郎,内侍省大押班蓝珪、御前班直统制官杨沂中、刘晏等等等等,也都一分为二,前后侍立。
讲实话,也就是缺四个尚书,不然可以直接去文德殿了。
“官家。”坐在对面的都省副相刘汲是抓总此事的,此时等了许久,眼见着官家确实愣住,方才认真出言。“名单可有哪里错漏?”
赵官家倒吸了一口气,算是有了动作,却依旧没有言语。
平心而论,赵玖是打死都没想到正牌子衍圣公会出现在这个名录里的,因为这个名录是在世的‘守节功臣’名录之二,也就是在靖康国变中保持了体面的勋贵名录!这是根据他官家的构想,专门让都省、礼部整饬出来的。
而按照他赵官家前世那可笑的历史常识,衍圣公家族难道不该一直是软骨头汉奸吗?不应该是每次改朝换代一有影子就立马跪舔吗?这金人建炎元年东就进击京东、建炎二年春就实际上控制了山东半岛,并在建炎三年建立了伪齐,而这曲阜所在的兖州最北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敌占区啊,这衍圣公没有理由不去投降金人与附和伪齐吧?
而且,他怎么好像非常清楚的记得刘豫在立国的时候,专门去曲阜祭祀过孔氏,然后还发了檄文,为此他赵玖还为这具身体造的孽(陈东与河北大逃亡)平白背了根本卸不掉的黑锅呢?
“朕怎么记得衍圣公是奉了伪齐为正统呢?”赵玖回过神来,认真相询。“还发了檄文骂朕。”
刘汲与新任礼部尚书翟汝文这两个当事人对视一眼,齐齐松了口气,而后,刘汲却是正色做了解答:“官家,济南那个是假的衍圣公,真的衍圣公孔端友并无半点失节之事。恰恰相反,其人在建炎元年冬、建炎二年初那次金人南侵中,主动带着‘孔圣及元官夫人楷木像’、‘孔圣佩剑图(吴道子作品)’和‘至圣文宣王庙祀朱印’等家传宝物,率绝大部分近支族人南下,然后一直停留在扬州等候调遣。”
赵玖再度怔了一怔:“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便是孔圣的后人,这都四十七代了,世代养尊处优,生下来就是富贵荣华,哪里就能这么讲大义的?”
这次轮到刘汲怔了一怔,其实非止是刘汲,便其余几位宰执和两位尚书也愣了愣……因为这话太荒唐了,若按照这个说法,你家也七八代了,那就算你爹你哥是‘区区’,为啥你就能讲大义呢?
当然了,唯一例外的是吕公相吕好问,他从头到尾就没有‘震惊’的意思……震惊四五年了,震惊部都该倒闭了。
“官家,可事实便是,衍圣公真就背着三件宛如孔圣牌位一般的宝物南下了,这个事情,天下人都知道的。”果然,还是御史中丞李光没忍住脾气。“而且,他本是这般特殊的身份,带着三件圣物随官家太后南下,不留给金人,便相当于守节尽职了,而这个道理,天下人也是都知道的……官家何必装聋作哑?”
赵玖反应过来,一时尴尬。
“官家,”眼见如此,倒是翟汝文出来打了个圆场。“其实,此事确系有些别的说法……”
“哦?”
“官家看名单上除了衍圣公本人外,还有一个孔圣四十六代孙,却正是衍圣公孔端友的从父孔若古……有传言说,孔若古才是一力推动衍圣公扔下曲阜家庙随从官家与太后南下之人。但无论如何,衍圣公守节一事,都是无误的。”
赵玖彻底无话可说……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恐怕是真就遇到了孔家的奇葩。又或者反过来,或许正是因为愿意守节的此番南下了,另一个时空中留下的人才会养成随波逐流的家风,然后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
事实上,随着翟汝文的细细介绍,赵玖才又知道了些更具体的情况:
如孔端友、孔若古叔侄南下,留在曲阜守家庙、被刘豫带到济南控制的则是他弟弟孔端操。
而后来曲阜收复后,孔端操被刘豫扣押在济南,孔端友第一时间遣从父孔若古回来主持局面,然后又在岳飞击破李成以后,亲自带着三件圣物率全家迅速北返。
等他抵达曲阜汇合从父,在得知自己弟弟和刘豫一起被讹鲁补挟持到河北以后,这位当代衍圣公又迅速上书都省,替自己弟弟请罪,并指出自己弟弟是留守家庙后不得已被劫持,希望得到赦免。
这一系列举措,无论是孔端友为主还是他从父孔若古为主都无所谓了,因为任何人面对孔氏在靖康国变到眼下时间里的表现时都不得不承认,人家把事情做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大义小节、孝悌亲情让人无话可说。
这事情办的,简直可以羞杀此时亭中端坐听故事的某位官家了。
实际上,即便是带着近一千年厚度有色眼镜来看衍圣公家族的赵玖,都在感叹许久后不得不亲手批准了带有孔端友、孔若谷叔侄表彰建议的名单,然后还隔空赦免了孔端操。
能说啥呢?
还能跑出去埋怨,说自己好巧不巧居然遇到了一个没掉链子的衍圣公?嫌弃人家孔家对赵家仗义?
真就不要丢人现眼了……傻子都能看出来,靖康之变,孔家比赵家有脸的多!
“孔氏这般出彩,而且家中又这般特殊,本该着力表彰。”赵玖在厚厚的名册最后签字画押完毕,自有蓝大官上前去盖印,而趁此时机,这位官家略一思索,复又询问起了身前几位重臣。“可朕见都省只是赐孔端友阶官紫袍、赐孔若古绯袍……以孔氏的表率作用,这番赏赐是不是有些过轻了?”
负责此事的刘汲点头认真相对:“不瞒官家,此事臣等确系讨论过,也有此论。但如今馆职尽废,国家财政从简,也确实没有法子……总不能让衍圣公去知青州事吧?”
赵玖微微颔首,便要放过此事。
然而,赵官家手指拂过身前石桌上的另一个名册,却又忽然想起一事,继而心中微动:“朕记得刚刚看第一本册子时,咱们说到了韩肖胄的赏赐?”
“是。”首相赵鼎敏锐的越过刘汲接口相对。“韩肖胄本是恩荫补官承务郎,历开封府司录。然后赐同上舍出身,除卫尉少卿,复又出知江州事,堪称资历深厚。而如此资历,加上他出使北国索求二圣、太后之功,兼为粘罕扣押却始终未曾失节的气节,总该要有一份配得上的恩赏才能服人。然而……”
“然而,这份出身、资历、气节与功劳,除非给个宰执位置,否则断不能妥帖。”赵玖会意道。“但怎么可能让他来做宰执呢?而且有些话,你们虽然未说,但朕心里却明白,此人到底是占了其他人比不上的出身,在开封府当着荫官便能紫袍加身,一跃而为少卿,后来出使的事情也算是投机取巧……再说了,朕也见过此人,知道他是个老实到无能之人,是不可能托付军国重任的。”
翟汝文忍不住干咳了一声,俨然是不适应赵官家的直接,但只其他人都默不作声便知道,很显然,赵官家这是说到里子上了。
“所以得想个法子,把韩肖胄、孔氏叔侄这些说正经也算正经,也确实该给一些说法,但偏偏不能给正经差遣的人一个正经去处。”赵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思。“朕也是刚刚想到……眼下不是正在将官职渐渐名实相符吗?只有秘阁职称算是额外身份,那何妨如赐秘阁列席身份一般,给他们一个说法?”
“官家是说,弄个虚的秘阁?”枢相张浚当即醒悟,忍不住脱口而出。“比如用宣德楼外空着的旧尚书省大院,点个外阁?”
“虽说在宫墙之外,可外阁太难听了。”赵玖连连摇头。“用公阁这个名称如何?许他们如秘阁一般,二十日一会,并记录存档兼以公阁名义向朕上书,而且许他们参与大朝会听个响,太学论政的时候,也许他们坐在朕身侧……”
“可若是连大朝会都只听个响,那在公阁里又能说什么呢?”赵鼎心里也已经觉得可行,但还是觉得有些仓促和尴尬……太糊弄人家了,韩肖胄本来都可以做宰执了,衍圣公家里带着俩木像跑来跑去的,也挺辛苦的不是?
何况周围人还挺多。
“把这次来的主持和观主们也塞进去,说些祭祀祈福的事情?”赵玖继续试探性的对道。“再塞一些有名望的宗室,讨论一下仪制、爵位传承?让两位国丈也进去,说些东京城里修路的事情?还有景苑怎么分房子?蹴鞠联赛何时开赛?大儒也可以进去,推广一下原学,讨论一下理学?冬天的时候也可以讨论一下如何救济贫民?啥事都可以说一说,反正最后送朕这里,朕有空就看看,没空直接再送都省……如何?”
赵鼎都不好意思点头了,但看他跟其余几位宰执还有两位尚书面面相觑的样子,又好像心里很赞同的感觉。
毕竟嘛,这次搞这些名单时候他们才发现,类似的人太多了。
实际上,连外面立着的几位官家近身内臣都似乎挺赞同的……谁愿意这些人来跟自己抢位置啊?就像官家说的,眼下这些官职越来越讲究名实相符,那都是有实权的,大家都有一种坐地升官的感觉,凭啥就要这些人直接翻自己头上?
“臣愿辞去秘阁首席身份,去做这个新的公阁首席。”一直没吭声的吕好问忽然开口。“正好专心原学……”
“吕相公可以去做公阁首席,但秘阁首席也要继续做。”赵玖赶紧摆手。“有些事情还是要吕相公为朕一锤定音的。”
吕好问点了点头,复又束手在座中不语,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新的原学定理。而剩余几人大略讨论了一下,大概是要邸报配合着再鼓吹一下这个公阁的贵重……然后这事貌似就这么大略定下来了。
今日来的诸位又得了个新差事,乃是拟定公阁名单。
不过,在那之前,貌似还有一事。
“只有这些吗?”赵玖摸着又一本名册,一时难以置信。
“官家。”赵鼎等人无奈,只能起身拱手相对,便是吕好问也跟这站起身来。“臣等着实无奈……金人止于淮河、南阳、关中各处,而河北、河东尚为敌占,京东又是新复,所以其实只有关中、中原、淮上三大处可做有效统计,而便是这三处,只说中间经历多次盗匪、义军、金军、官军梳犁,哪里就能说得清呢?”
“那些建炎二年冬日间,京西一带,整个被屠掉的城镇怎么说?”赵玖还是不解。
“好让官家知道,既然整个被屠了,哪里还剩讯息?”赵鼎愈发无奈。“何况户籍名册在土断、军屯、授田后也早已经重新定夺了,臣等也只能记个城镇名录罢了,也都写进册子里去了……至于其余地方,臣等以都省名义向地方征求抗金义烈民户男女,却也只能得到某年大约某时,谁谁谁曾组织过义军,某某某又曾战死,却也都是地方上的知名大户。”
赵玖看了看自己刚刚看过的那好几大册厚厚的功勋守节名册……一册是牺牲、有功的官僚,也就是李若水、张叔夜那些人;一册是牺牲有功的将领,也就是种师道、王禀那些人;一册是守节现存的官僚,也就是韩肖胄在内的很多朝中老牌官僚;还有一册是守节现存的勋贵名儒,也就是衍圣公叔侄那些人……复又摸了摸手中薄薄的一册义烈民户男女名录,再想到区区尧山一战后山神庙里那密密麻麻的牌坊。
饶是他自诩这四五年早已经见惯了许多事,此时却还是觉得讽刺和悲凉起来。
赵官家摩挲着这个薄薄名册许久不语,几位宰执和御史中丞,外加两位尚书,还有亭外那些人也都有些讪讪……他们是真正的帝国精英。
什么亡国亡天下,兴亡百姓苦都是真懂的,如何不晓得这里面的尴尬与悲凉?
但偏偏现实就是这般清楚干脆,干脆到让人连感慨几声都觉得虚伪……你能怎么样呢?
停了许久,赵玖终于打开名册,几位宰执重臣也在他的示意下坐了下去,但就在此时,盯着开头一页那些个京西被屠城镇名录的赵官家忽然若有所思,然后扭头相对立在亭外一侧的杨沂中:“正甫!”
秋风飒飒,日暖斜阳,傍晚时分,整个无名石亭内外,一时鸦雀无声,唯有远处桑林内隐约传来秋日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