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4b火熱都市言情 無雙庶子 txt-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不受約束-w6wap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赵嘉的到来,给李信减轻了不少压力,毕竟只有读书人才懂得如何对付读书人,有赵嘉这个读书人在尚书台,李信就不用再费心思去想如何应付朝廷里的那些文官了。
至于赵嘉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掌控尚书台,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赵嘉从太康二年第一次跟着李信到西南去,此后十多年时间,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西南,从太康八年之后,更是在西南直接担任经略使,也就是说整个西南三十一州府,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是正儿八经的封疆大吏。
西南三十一州府,这些年被赵嘉打理的井井有条,在这种情况下,赵嘉还犹有余力,已经足够说明他的才干。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文官与后世的不太一样,后世想要进入中枢,怎么也要有一些治理地方的经验才是,但是在这个时代,京官与文官有时候甚至可以理解为两个系统,一旦被外派出去任地方官,很可能做到头也就是封疆大吏,没有机会进入中枢。
而有些京官,是可以完全不用出京城,从翰林一路做到宰相的。
当这种京官爬到宰辅的位置,能够宰执天下之后,能力与心智多半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他们在做事情的时候会想当然的去做,因为他们看不到,或者是从来没有见过最底端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相比较来说,赵嘉在这方面有事很大,他做过县令,也在西南混迹了十几年,又有做封疆大吏的经历,尚书台里的许多事情,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信手拈来,基本没有太大的难度。
不过对于宰相的位置来说,赵嘉不满四十岁的年纪还是太过年轻了,因此李信也没有直接把他按在尚书左仆射的位置上,只让他在尚书台任右仆射,给房子微做一段时间的“副手”。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不管赵嘉在尚书台任什么职位,他一定是尚书台诸位宰相里,说话声音最大的一个。
赵嘉在京城歇息了两天,就带着朝廷的诏书正式去尚书台报道了,与此同时,神经紧绷了半个月的李大将军,也终于能够稍稍放松一些,在家里睡了个懒觉,一直到日上三竿,才从床上爬起来。
此时已经是元昭五年的十一月份,外面的天气愈发寒冷,李信畏冷,起身之后披上了一身袍子,先是在靖安侯府里转了一圈,吃了午饭之后,迈步离开了侯府。
此时,李信的身份与从前的他又不太一样了,以前他单纯还是靖安侯的时候,大可以一个人在京城里四处溜达,没有谁会处心积虑的想要弄死他,但是现在就有些不太一样了,这会儿李信要是敢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不出一个时辰,多半就要横尸街头。
因为此时京城里,太多人想要弄死他了。
被废的怀王殿下想,姬家的宗室们想,甚至于身在帝位上的新天子,心里多半也会想要弄死他。
朝中的文武大臣,不少人心里也巴着李信哪天突然暴毙。
所以此时李信出门,排场就比从前大上许多了,不止有明面上的二三十个亲卫随身护着,暗部也在暗中,悄悄保护着他们的主公。
闲来无事的赵奕,也陪在自己的李信身边,陪着干爹说闲话。
就这样,一群人围着李信,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城南的秦淮坊里,路过得意楼的时候,李信停步看了看这座秦淮河畔的第一青楼,转头对着赵奕笑着说道:“可惜你爹现在是宰相了,你不太方便大白天进去,不然我可以做主,让你进去见见京城姑娘的风韵。”
赵奕今年才十五六岁,虽然大户人家都比较早熟,但是他的确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听到李信这句话之后,他抬头瞥了一眼得意楼,有些不太好意思。
“早知道义父要来这里,我便不跟着过来了……”
李信脸上露出笑容:“这儿从前是我开的,不过后来与朝廷闹掰了,这个产业就被朝廷收了回去,这会儿也不知道是谁在经营。”
“过几天我找人问问,把这个产业收回来。”
他看着只比自己矮一头的赵奕,笑容玩味:“这次进京你小子立功不小,回头我给你办个牌子,让你进去不用花钱。”
赵奕眼睛一亮,开口道:“真的?”
少年人,哪有不思春的?
李信伸手拍了拍这小子的肩膀,呵呵一笑:“自然是真的,你不怕被你爹揍就行。”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不过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说,以后你就不要再与暗部密切来往了,多跟你爹学一学,过两年考个进士入朝为官才是正路,你爹的家业,还需要你来继承。”
赵奕嘿嘿一笑:“我家里还有兄弟可以去考学,我爹他也不要我继承家业,他一门心思的想要我娶了阿涵妹妹,入赘到干爹家里呢。”
这小子眼珠子转了转,贼兮兮的说道:“听说阿涵妹妹再有一两个月就回京来了。”
提起这个话题,李信脸色一黑,不再搭理这个混小子。
父子两个人迈步走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终于来到了一处胡同门口,李信低头整理了一番自己身上的衣着,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跟在李信身后的赵奕,脸色也有些严肃起来。
自己这个干爹,平日里见谁都颇为随便,赵奕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认真。
于是乎,他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再胡同里七拐八拐之后,李信来到了一处小院子门口,轻轻敲响了院门。
无人应答。
李信微微皱了皱眉头,正准备转身离开,身后的院门门闩响动,一个大眼睛的少女上下打量了李信一眼,开口问道:“这位……老爷,您有什么事情吗?”
此时的李信,已经三十三四岁,胡子也留了起来,也被人开口称呼“老爷”了。
李信听了这个称呼,微微愣神,然后笑着说道:“这位姑娘,请问九娘在吗?”
“在的。”
大眼睛的圆脸姑娘连忙点头:“姨姨她睡着了,老爷认得姨姨吗?”
崔九娘这些年住在这个小院子里,一般都有一个侍女照顾她,但是侍女也会长大,九娘这辈子没有嫁人,就见不得别人跟她一样,因此侍女到了适婚年纪,九娘便会把人嫁出去。
这个圆脸姑娘,与上一次李信来的时候开门的姑娘,便不是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九娘身边第几个姑娘了。
从前的几个侍女,还称呼九娘为自家姑娘,到了这个圆脸少女这里,已经开始称呼“姨姨”了。
李信含笑点头:“劳烦姑娘通报,就说李长安求见。”
少女上下打量了李信一眼,又看了看李信身后的那些亲卫,缩着脖子跑进了小院子里。
没过多久,一身素白衣裳的崔九娘,便迈步走了出来。
此时的她,已经差不多四十岁年纪,人生最好的韶华已经逝去,不过洗尽铅华之后,反倒增添了一些恬静的美感。
她上下打量了一眼李信,然后脸上露出笑容,轻声道:“我原先以为侯爷一辈子都不会再回京城了。”
“原本是回不来的。”
李信对着九娘拱手行礼,笑着说道:“不过前些日子的事情侥幸做成了,才得以重回京城。”
九娘默默点头。
“前几个月京城里一直在打仗,听别人说是西南的兵马,当时也想起过是侯爷你,但是没有细想,如今看来……”
她抬头看着李信,语气复杂:“你还是赢过了他。”
李信摇头道:“他已经走了好些年了,我只能算是赢了个孩子。”
说着,李信让开了一条路,对身后的赵奕说道:“这是我在京城的姐姐。”
赵奕连忙跪在地上,对九娘叩首道:“赵奕给姑母磕头。”
崔九娘愕然看了看李信,李信含笑道:“这是我义子,崔姐姐受这个礼数,应当的。”
“一转眼,你的后辈也都要长大成人了。”
九娘叹了口气,上前把赵奕搀扶了起来,轻声道:“孩子快起来,我是居住在此地的一个在家居士,早年与李侯爷有旧而已,当不得你这么大的礼数。”
赵奕起身,神态恭谨。
“义父说当得,自然当得。”
站在一旁的李信,对着崔九娘笑着说道:“再有一两个月,小小跟阿涵她们就该回京城来了,阿涵现在快有崔姐姐这么高了,到时候我领他们来看看姐姐。”
“小小算是崔姐姐带大的,这些年经常与我念叨着要回京城探望姐姐来着。”
…………
“对了……还有小小的夫婿,这会儿就在京城附近,有时间我带他也来看看姐姐……”
李信与崔九娘并肩走在这间小院子里,说着一些家常。
当然,大部分时间是李信在说,九娘就这么静静的听着。
“她们都很挂念你,等他们进京了,咱们一起好好聚聚。”
“再有……”
说着,李信在这间不是很小但是绝算不上大的院子里四下看了看,语气平静。
“再有就是……崔姐姐以后,再不用被关在这种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