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mtc精品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859、破鏡重圓的“功臣”邊詩詩(求月票)-e0c5a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朴科长这就走了吗?”
陈汉升颇为惋惜:“早知道500万的时候,我就答应下来了,他妈的,白白飞了这么多钱。”
孔静无奈的笑了笑,她很早就认识陈汉升了,并且在火箭101的发展中贡献了重要力量,相当于帮助果壳电子这座金字塔打下了坚实的地基。
所以,孔御姐在董事会里的地位比较特殊,就连陈汉升都很尊重她,很多话黄立谦他们不敢说,孔静会特意提醒一下。
聂小雨也有这个权利,不过她经验不足,再加上非常崇拜陈汉升,很多时候都是无脑相信陈部长。
总之,成功了赚大钱,失败了也有一屋子纸片人陪伴,二次元永远不亏。
“三星递来的橄榄枝,我们就这样踩在脚底下了。”
孔静说道:“后面就得真正的短兵相接了吧。”
“这也不算橄榄枝。”
陈汉升啐了一口:“哪有握手言和的时候,只派一个科长过来谈的,三星现在是被逼无奈,瞧瞧朴正洙那个吊样,差点就把思密达当成宇宙中心了。”
黄立谦在旁边推了推眼镜,他以前是百度的高级架构师,和百度创始人李董事长非常熟悉。
李董事长平时在公共场合也是彬彬有礼,谦谦君子的模样,其实私底下说话也比较随意,时不时爆两句粗口。
“可能白手创业的老板,多少都要带点野性吧。”
黄立谦暗暗想着。
“不过有一点静姐说对了,以前只是拉开大战的序幕,现在就是肉搏战的时候了。”
陈汉升对聂小雨说道:“三星估计到处公关,打算掩盖手机爆炸的消息,老子偏不让他们如意,你预约一个明天的采访,我要在电视上直接揭穿。”
“噢~”
小秘书点点头记下来了,果壳和三星现在应该是既有公仇,也有私怨。
“公仇”那就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私怨”就是陈汉升和三星公共关系政部门之间的,这其中虽然有误会,不过从去年争斗至今,公仇和私怨早就混杂在一起了,就连陈汉升自己都理不清楚。
现在就只有一个目的,下场和三星干一架,先把国产手机“大哥”的位置的坐稳了。
······
下午的时候,陈汉升正在办公室看文件,突然接到张卫雨的电话。
要说张卫雨这一个月也是辛苦,这边刚把三星手机爆炸的所有事故伪造完毕,那边又按照陈汉升给出的资料,搜寻黄慧踪迹。
当然他也甘之若饴,现在的苦,就是以后的甜,再说这点代价算什么,又不要风吹日晒的,只是坐车有些疲惫而已,晚上还能去洗浴中心按个脚。
现在张卫雨主动联系,陈汉升觉得很可能是找到黄慧了。
果然,接通以后,张卫雨就在听筒里急吼吼的说道:“陈总,在一个公安局朋友的帮助下,我······”
“等等!”
陈汉升突然打断:“你不要说方法,我不想知道,你直接告诉我结果就好,你也不需要汇报花了多少钱,缺钱了言语一声就行。”
“哦哦哦。”
张卫雨愣了愣,慢慢琢磨这句话的深意,然后才稳重的说道:“我在杭州找到了黄慧。”
“她现在怎么样?”
陈汉升问道。
“黄慧在一家电商企业工作,租住在江干区这边,还谈个英国人男朋友威廉,这个鬼佬很喜欢去酒吧泡妞······”
张卫雨简洁的叙述道:“后来我也假装去酒吧,顺便和威廉交上了朋友,他喜欢吹牛逼,我也陪着他吹牛逼,现在关系还不错。”
陈汉升安静的听着,这就是“野路子”人才的优势,随机应变能力很强,也能够放下身段去完成任务。
“后来,我就发现一件事。”
张卫雨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压低:“我感觉威廉和黄慧好像在碰一些奇怪的东西······”
“确定吗?”
陈汉升颇为诧异,如果真像张卫雨说的那样,黄慧这就是作死啊,自己都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只需要选择一种让她最痛苦的方式就好了。
同样是报复,不过黄慧和颜宁有着本质区别。
颜宁对家庭有很深的情感,所以当陈汉升找到她父母所在的小区时,颜宁会非常紧张,甚至愿意妥协;
黄慧就不一样了,她是个极度自私的人,根本不会考虑父母的情况。
另外,现在都2006年了,要是十几年前的话,就算把黄慧绑了沉入长江,可能浪花都漂不起来一个,现在手机把大学生的耳朵炸伤了,都能够掀起轩然大波。
所以时代在变化,法律反而成为最有效的武器,就好像当初的快播,商业对手也只能把王兴送进去蹲三年,至于请“杀手”这种情节只存在于电视剧中,现实里有钱人一般都不会做这种蠢事。
陈汉升是个痞子,但不是傻子,他原来也想设个局,让贪心的黄慧踏入陷阱里,然后把她送进去。
没想到黄慧沾了那些玩意,这就相当于自己跑到砧板上了。
“基本能确定。”
张卫雨回道:“威廉喝多了,他主动和我说的。”
“嗯······”
陈汉升沉吟半响:“那个威廉是做什么的,他愿意和黄慧谈朋友,应该也混的不咋样吧。”
“不咋样。”
张卫雨很干脆的说道:“他没有什么存款,现在一家培训机构里当外教老师。”
“这可真有意思。”
陈汉升笑了笑,上周跨国婚姻官司热潮的时候,果壳社区上面就有这样一个热帖,总结了“没钱鬼佬”几个特点就是外教老师和吹牛逼,这些都是在本国混不下去的渣滓,跑来中国招摇撞骗。
“你把他带来建邺。”
陈汉升想了想说道:“我要见见他。”
现在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直接举报,黄慧一样能进去坐牢;
不过陈汉升觉得,既然黄慧这么喜欢鬼佬,瞧不起中国的男生,干脆就让这个外国男朋友举报她,这种方式应该会让她非常意外和痛苦吧。
“那行,我就说在建邺有个项目,看他感不感兴趣。”
张卫雨礼貌的挂掉电话。
陈汉升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咯吱,咯吱”的晃动着身体,心里也在琢磨最近几件事,除了黄慧以外,看看有没有什么有遗漏的地方。
果壳和三星即将肉搏,三星必然会公布自己脚踏两条船,用来打击果壳的形象,所以得抽个空和沈幼楚谈一谈。
其实还是糊弄一下,让沈幼楚相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顺便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第二件事,跨国婚姻官司已经顺利完结了,小鱼儿什么时候回国呢,容升律所那边不知道消停点没有。
因为这场官司的原因,不断有媒体去律所专访,高雯、栗娜和边诗诗三个人都是连轴转的忙碌。
第三件事,老陈的失眠依然没有好转,梁美娟是经常和儿子打电话的,她说陈兆军经常半夜下楼散步,要不是就是坐在沙发上,一坐就是一宿。
陈汉升到底还是担心老陈,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嗬~,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梁美娟有些不敢相信:“我家儿子主动打电话,缺生活费了吗?”
“嘿嘿~”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梁太后以前抱怨过,别人孩子上大学的时候,缺生活费就会联系父母,父母虽然也会心烦,但是心里一种“被需求”的满足感。
陈汉升根本不差钱,梁美娟想要这种小烦恼都没有,更头疼的是,陈汉升惹下的都是大问题。
“我爹现在怎么样啊?”
陈汉升问道:“还是半夜起来修仙吗?”
“去去去,哪有这样说自己老爸的。”
梁美娟骂了一句,不过她也忧心忡忡的说道:“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明明体检都没有问题啊,隔壁夏姐就提醒我,让我每天检查你爸的手机短信和最近通话。”
“老陈是不会在男女关系上面出问题哒。”
陈汉升笑着说道:“这是个久经考验的党内好同志,请纪委梁美娟书记不要冤枉好人,也许是其他压力吧,国内的中年男人很累的,他们身上都背着一个家。”
听到儿子这样说,梁太后又心疼丈夫了:“还不是因为你啊,你要是没这么多幺蛾子,早早的结婚生宝宝,我们哪里还需要这样焦虑。”
“好了,好了,我还有事,你先忙吧。”
陈汉升一看战火烧到自己头上,他就准备逃遁。
“算了,你也不要太挂念了。”
最后,梁美娟也怕儿子分心,安慰着说道:“其实这一周以来,你爸睡眠质量好了很多。”
“是吗,那就是安心了呗。”
陈汉升突然感兴趣:“这周家里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好像也没有。”
梁太后回忆一下说道:“你表哥订婚了,还是一开始那个相亲对象曾丹,我和你大舅妈都说这才搭配嘛,他自己谈的那个唐,唐什么的,根本就不合适。”
“我爸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安心的。”
陈汉升直接否定了,梁小海只是侄儿,又不是儿子,老陈哪里会关心那么多。
不过小海表哥这也算是安定下来了吧,至于唐萍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那就是他买到一张画,据说还是清朝时候的。”
可爱的梁太后继续猜测。
“也不可能。”
陈汉升还是否定了:“他玩字画本就是消遣,别说是清朝的,就算是秦朝的,老陈该失眠也还是会失眠。”
“还有啥情况······”
梁美娟想了半天:“其他也没什么不同了,对了,你吕姨内退手续批下来了,她已经去美国找小鱼儿了。”
“这更不可能啊。”
陈汉升啼笑皆非:“吕姨去看望小鱼儿,老陈为什么会安心呢,他再喜欢小鱼儿,也不可能这么夸张吧。”
“就是嘛,我也喜欢小鱼儿啊,还有沈幼楚这个小憨包最近怎么样了,她给我发信息说在准备面试材料,考研还要面试吗······”
话题扯到这两个姑娘,梁太后嘴皮子就停不下来了,陈汉升好几次想挂电话,全部被梁美娟喝住了:“陈汉升,你翅膀硬了啊,和我说两句话都开始不耐烦了吗?”
“哎~”
陈汉升摇摇头,所有人都在关心我飞的高不高,只有亲妈才关心我翅膀硬不硬。
不过也没办法,陈汉升从小就怕梁太后,只能硬生生陪着梁美娟下班、买菜、回家,直到梁太后手机待电量不足要自动关机了,陈汉升才得以解脱。
“一个半小时浪费了。”
陈汉升看着屏幕上的通话时间,90分钟感觉说了个寂寞,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接下来他又打给了王梓博,询问边诗诗那边的状况。
“我刚和我妈打了90分钟电话。”
陈汉升和发小抱怨:“真是不懂这些中年妇女,哪里有这么多废话啊,就连小区里哪家夫妻吵架,她都要和我叙述一遍。”
“梁姨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嘛,这样挺好的啊。”
王梓博心里是羡慕的,他和母亲的关系比较生疏,虽然王梓博也非常爱自己的母亲。
曾经,王梓博也想学着陈汉升,搂着母亲的肩膀增加亲密感,没想到两个人都感到非常别扭,好像心里上总有一道过不去的槛。
至于这个槛是什么,王梓博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小陈就能搂着梁阿姨肩膀呢,陈叔叔也站在旁边,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这才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子啊。
或者打电话的时候,王梓博也故意拖延一点时间,想和母亲说说学校里的状况,还有询问家里最近发生的趣事。
那时母亲就会很不耐烦:“电话费不要钱啊,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关心那么多有用吗?”
久而久之,王梓博最后也就放弃了,不过他很想为自己以后的孩子,创造小陈或者小鱼儿这样的家庭模式。
“算了,我还用你安慰吗?”
陈汉升虽然不敢和梁太后逼逼赖赖,但是欺负死党一直是可以的,听着话筒里有些嘈杂,于是问道:“你还在律所吗,那边采访的媒体依然很多?”
“现在好很多了。”
王梓博说道:“上周才可怕啊,边诗诗一天要接受四次采访,高师姐和栗师姐也是,她们都要晚上加班完成本来的工作。”
“这样啊······”
陈汉升叹一口气:“我本来还想找边诗诗问问,案子都结束了,为什么小鱼儿还不回来。”
“那你们想一块去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