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n3o精品都市小说 誰是倖存者-320看書-ahrsp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两人一路七拐八拐的,终于甩掉了左思佑。
Y一边跑一边道:“刚才我想对你说,小吃摊上和那男鬼在一起的女生就是S,男鬼离开时她还在!”
Q急道:“快带我过去!”
小吃摊还在营业,只有一个男生在低头吃火锅。Q刚想上前询问,Y急忙一把拉住了他,用手指了指男生面前的火锅。
Q定睛一看,见火锅里慢慢浮起了一颗又白又大的肉丸,形状大小像极了一张人脸。
想到S,Q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还想近前细看,那男生突然转过头,阴森森地朝他看了过来。
男生的额上有个血窟窿,双眼鲜红如血。
Q看得心“咯噔”一下。扫头想叫Y,却见Y又在用手抓挠后背,神情痛苦之极。Q忍不住道:“你后背究竟怎么了?”
Y刚想回答,突然看见了那男生的脸,立刻惊叫道:“快跑!追我的男鬼就是它,只是额上的钢筋没了!”
Q还没反应过来,男鬼已飞快地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了Y后背的衣服。
Y急忙反手抓向背后,想借此拽开男鬼的手。
另鬼紧抓不放,发疯似的将Y后背的衣服撩了上去。
Q冲上前想拉开男鬼,一下子看见了Y裸露的后背,蓦地悚然怔住。
Y的后背中间,长着许多红色的痘痘。痘痘分布面积有一张人脸大小,那痘痘里面,还隐隐约约有白色的小点在微微蠕动。
怪不得他一直在挠后背!Q背脊一寒,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Y见状急道:愣着干嘛?快帮我拉开它!“
Q猛然回过神来,急忙去扳男鬼的手,这才发现,男鬼的手竞在剧烈地颤抖。男鬼双目死死盯着Y的后背,瞪得几乎快撑破了眼眶。
Q边跑边道:”那男鬼一定是想把你背上的鬼魂放出来!“
Y急道:”那也不能让它砍我啊!“
两人一路奔逃,不知不觉又跑回了公园门口。
Q累得不行,背靠着公园门口的石狮想休息一下,突然感觉到双肩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上面。他悚然抬头,见左思佑就坐在石狮上面,只剩骨头的两只骷髅脚,刚好踩在他的双肩上。
贴树鬼
Q吓得大叫一声,还没来得及逃走,左思佑已从石狮上跳了下来。左思佑坐在他肩上,同时双手扯住了他两边的脸颊。
Q惊叫道:”快松手。你生前老是扯我脸,做鬼了怎么还是没改?“
左思佑怒道:”S在咖啡厅被一个男鬼盯上了,我提醒你去救她,你却到处乱跑!“
Q急道:”你先下来。“
”半个月前,我半夜在路上被车撞飞,死在路边没人发现,腿上的肉被三只饿疯的狗撕下吃了。我行走不便,你就这样驮着我吧。“左思佑话音刚落,那个男鬼已挥舞着菜刀朝他们飞奔过来。
Q来不及再说,驮着左思佑拔腿就跑。他与Y一起逃进公园,心慌慌地躲在了公园角落的小树林里。
从Q肩上跳了下来,急道:”S就是被那个鬼盯上了,你不想找它问个究竟吗?“
回想起火锅里的肉丸人脸,Q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急忙掏出手机,试着拨出了S的号码。
小树林深处,猝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Q循声前行,发现铃声来自于一棵大树的树身里。他快步走到大树前,见树身上有块人脸状的凸起,嘴巴部位挂着一片红叶,乍一看,就像一张咧嘴吐舌的人脸。
Q看得头皮发麻,伸手想去扯掉那片红叶。手刚摸上去,顿觉触手冰凉腻滑,就像摸到了一条蛇。他举起手机照了照,惊恐地发现那根本不是红叶,而是人的舌头。
没等Q反应过来,就听Y尖叫道:”快跑,这是传说中的贴树鬼。它贴在树上与树合体,让人防不胜防!“
Q悚然一惊,转身想逃,后背却被牢牢地抓住了。他惊恐地回过头,见大树前赫然站着一个浑身焦黑、吐着长舌的长发女鬼,手里拿着S的手机。
D愕然地问道:“你洗衣服为什么不把衣服脱下来?”
S闪闪躲躲地道:“不是,是衣服这块有污渍,我想刷掉。”之后,他用很细的声音喃喃道:“谁会把自己的皮脱下来呢?”
D晃了晃脑袋,把那些可怕的记忆全从脑海里驱赶出去。庆幸的是,他没有盲目答应S的请求,虽然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可他也不想把生命葬送在古怪的事件中。
所以,到了第二天晚上,当S打电话来时,D就明确地拒绝了他。S显得很失望,在电话挂断的前一刻,他哀伤地道:“你不帮我,总有一天,我也会被风吹走的。”
虽然说拒绝这种莫名其妙的请求是很合理的事情,但D总觉得有点儿对不起S。想到S衣裳单薄,瑟瑟发抖地走在寒风中,D心生不忍,一咬牙,决定去找S。
当D找到S时,他正弓着腰,吃力地走着,仿佛背上压着一块巨石。这时,楼上正有人在收衣服,迷惑地道:“咦,这衣服怎么这么重?”那人又试了试,终于把衣服收好了,又道,“刚才是错觉?”
D却感觉到在这一瞬间,那楼上有什么东西摔了下来,就摔在了S的背上。不堪重负的S痛哼一声,趴在了地上。
D终于忍不住了,冲过去要扶S。
S大喊一声:“别动!”D吓得连忙停了下来。
D点了点头。
S道:“那好,你别动就行了。”
D搞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能听S的,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紧接着,D听到了“砰砰砰”的几声响,这声音。后后都被看不见的手拽着。
S终于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道:“别怕,也别乱动,平时怎么走路,现在就怎么走。它们拽着你,风再大,也不会被吹走了。”
说完这些话,S的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D正好看见了那诡异的笑,背后不由冒起一股寒气,他总感觉自己也许已经走进了一个大圈套。
他又想到了S的那张“合影照”。那件“站”着的格子衫,在地上映出了衣服轮廓的影子,这当然是很正常的。可问题是,为什么S背后的影子也没有头没有手,只有衣服裤子的形状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