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2an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諜海王牌 巖隱士-第一一九零章 進駐閲讀-7ewcu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封昊笑着用手,指了指扳指上的纹路,低声道:“明白了。自行车很好弄。提前在邮局的中转站放上我们的自行车,然后我们穿着一样衣服先行进入目标楼三零二号房间,进入之后立刻换一身。这样再出来的时候,打扮也是不一样的。跟着我们骑车撤离出城,最好在城外的某个地方也准备一身衣服,再换一套。这样就更加安全了。”
范克勤道:“对,就是这样。”说到这,他接过扳指戴在手上反复端详着,接着道:“到了日子,那一天市政厅附近肯定是最严密的,但目标人物为了收获民心,反而不会戒严,那样人就进不来了。我选的三零二号房间,估计是最外围,到了那里,街面上虽然肯定也有日特分子,但人数不会太多,除非他们别的地方不想太平了。而你们又是在楼群中穿行,这样更加保险,因此你们记住,开完枪之后,不要逗留,立刻转身按照预设线路撤离,就有极大概率安全撤出。”
“明白。”封昊说道:“我们记住了。”
接下来,范克勤又把自己侦查的情况,尤其是一些细节上的可能性,跟两个人讲了讲,一顿饭吃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这才散局。
范克勤没有直接回到酒店当中,他订的房间是提前付了钱的,因此不退房就可以了。这一晚上他直接在外面住的。没错,他再次得手,但晚上住的地方,却是另外一个宾馆。
到了第二天,范克勤早上起来出门吃了个早餐,来到了霍斯酒店所在街道的另一个旅馆当中开了个房间,而后住了下来。
其实他依旧防着一手呢,如果昨天的接头有问题,那么霍斯酒店就一定会出问题,但自己在这条街上的另一个地方居住,只要细心观察,就一定可以看出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范克勤一改之前的行为,白天虽然也出门,但都是在霍斯酒店对面某个楼道里,看着霍斯酒店周边的情况。要么就干脆也不出门,在现在的房间中,看着街道上,有没有什么问题。
时间很快就到了二十九号这一天。起了个大早,范克勤直接换了身风衣,来到了霍斯酒店,退了房。跟着他再一次来到了斜对面某个饭店当中,选择靠窗子的一张餐桌坐了下来,要了吃喝之后,偷眼观察起霍斯酒店。
范克勤为什么告诉封昊和单再军两个人,在二十九号上午八、九点钟来霍斯酒店啊?就是因为一早上来酒店开房的人,是最少的。
果然,大约八点半中,封昊外面穿着大衣,带着礼帽从右侧走了过来,在他身后五六十米的地方,跟着单再军。
封昊手中提着两个行李箱,好似刚刚下火车过来的样子,进入了霍斯酒店。单再军则是继续往前走,跟着在一个早点摊子上坐好,要了份食物开始正常的吃喝起来。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范克勤就看封昊从酒店走了出来。手中横拿着一个看起来是画卷卷轴一样的东西,经过了早点摊子往前走着。
单再军则是结了账,继续跟在封昊的后面。
看到这里,范克勤知道,自己不用再呆在上海了。也起身直接结账,搞了个人力车直接来到了火车站……
就在范克勤上了一辆蓝刚快车的时候,封昊和单再军已经来到了市政厅附近,自行车早在离开霍斯酒店不远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骑上了。没错,依旧是偷的。
停在了邮局中转站之后,两个人步行二十来米,一转弯进入了楼群。这里在他们和范克勤接头之后,已经实地侦查过。现在更是轻车熟路的穿过楼群,进入了目标楼的单元门里。
一路来到了三楼,封昊站在一旁,单再军则是趴在门上听了听,跟着伸手不轻不重的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发现没什么声音,从兜里掏出两根铁条,直接用技术将门锁打开。两个人快速的闪了进去。
单再军回手将门关上,和封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圈,确定这间屋子确实没人后。单再军两个人进到了北屋,站在窗口侧面看了看远处的广场。而后返身,把旁边的沙发挪到了地当中,又把一个桌子放在了沙发的前面,他坐下看了看。起身回手拿过两个枕头,摞在一起放在了小桌上。跟着又抱了一床被子,放在了沙发上。
再次坐下用眼睛瞄了瞄窗口,最终去掉了桌面上的一个枕头,放在了自己的屁股底下。
在单再军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封昊已经打开了卷轴,将枪支组合完毕,把四颗爆炸子弹立在了桌面上。说道:“我在侧面再给你看看。”
“好。”单再军接过枪支,稳稳的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把枪管架在了桌面的枕头上。问道:“怎么样?”
在侧面的封昊,来回瞄着枪管和窗台的高度,道:“没问题,有很大的富裕。”
单再军闻言将枪放在了桌面上,起身来到了窗口,将窗户完全敞开,道:“只需要等着就好了。嗯……广场那面我已经看到有一些日伪警员了,看起来,时间上是正确的。”
跟着回转,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递给了封昊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根。
封昊接过后,抽了一口,道:“前一段时间,咱们踩点的时候,多安静啊。现在看来,今天这个日子,绝对没问题了。”
单再军吐出口烟雾,道:“现在这个时间,就已经开始上人了,那……下午正主可能就会出现了。不可能现在上人,但是正主大晚上才来。那样他们早就麻木了。不过麻木点更好,对咱们有利。”
封昊笑看了他一眼,将大衣脱了,扔旁边,道:“先把衣服换了!另外你有把握吗?”
单再军叼着烟,首先从兜里掏出两袋吃的,跟着也把外衣扔在一边。
话说他们两个人里面都穿着西装,这在上海这个大都市中,反而是很常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