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8x2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零兩百七十九章 價值-05xez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乌尧目光阴森,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夏子恒,“夏家祭祖,我寒仙宗怎么能不出现?”。
夏子恒皱眉,“我夏家并未邀请你,邀请的是寒仙宗宗主,即便要来,也应该是白苏”。
“哈哈哈哈,谁来不是一样”,又一道声音传来,是王家的柴半祖,他也来了。
陆隐完成天外天试炼,争夺他的可不只是寒仙宗与夏家,更有王家和白龙族,如果可能,种子园,刘家都不会放弃,包括鬼渊。
夏子恒心一沉,一个个半祖到来,就是为了监视他们夏家,除非老祖前来,否则没什么能瞒得过他们,这些家伙真麻烦。
食神突然看向一个方向,眼中充斥着杀机,来人正是羽公子。
羽公子的出现让陆隐意外,毕竟羽公子与食神的仇恨实在太深了,他来,对劝自己加入白龙族不仅没有好处,还有坏处。
夏子恒看着羽公子出现,诧异,“你就是白龙族一直隐藏的那个半祖?”。
羽公子笑道,“我喜欢闭关,可能正因如此,才让各位误会”。
乌尧皮笑肉不笑,“羽公子,我知道你,亏你也敢来,不怕那位食神把你宰了?”。
柴半祖也道,“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够狠的,居然敢出现”。
羽公子笑容自然,即便面对食神也一样,“我与师父有一个公平对决的机会,所以师父不会对我怎么样,是吧,师父”。
食神深深看着羽公子,“你活不了多久”。
“能死在师父手里,是我的荣幸”,说完,看向陆隐,“昊玉先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白龙族?龙祖放话了,收你为徒,白龙族一切资源,你任意使用”。
“羽公子,这里是神武天”,夏子恒厉喝。
羽公子不在意,对着陆隐再次笑了笑便不说话。
“昊玉先生,我王家诚挚邀请你加入,相比神武天,我王家好多了,在这里走个路都怕硌到脚”,柴半祖道。
夏子恒恼怒,“昊玉是我神武天女婿,只会留在神武天,诸位不用费心思了”,说完,带着忆贤书院一众人进入神武天。
原本忆贤书院历练,主角应该是那些学生,这次历练本就是四方天平通过瓜分学生分配山海名额的过程,但因为陆隐一次次的爆发,一次次的做出惊人举动,以至于到现在所有人心思都在他身上,对于那些学生,他们已经不在意。
尤其是白龙族,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那些学生了,羽公子不断说出各种条件拉拢陆隐,完全不顾及夏子恒在旁,以至于柴半祖也开始拉拢,乌尧同样佯装拉拢,夏子恒恨不得开原宝阵法将这些人全扔出神武天。
他没自信肯定能将玉昊留下,修炼者无情太正常了,玉川真的能留下玉昊?他也没底,尤其这些家伙提的条件太优渥了,尤其羽公子,居然说龙祖要收徒,别说玉昊,他都想加入,只要龙祖愿意收他。
进入神武天,迎接陆隐他们的,是夏邢,夏邢本体。
看到夏邢,不少学生惊讶,他们以为夏邢失踪了。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夏邢失踪的只是一个分身。
陆隐也表达了不满,“子恒半祖,你说夏邢宗主失踪,所以只有你能给保证,如今怎么回事?”。
夏子恒道,“宗主修炼九分身,这是其一,放心吧,来了神武天,给你保证的就是宗主本人”。
陆隐没有多说。
夏邢招待忆贤书院众人进入神武天,看了眼陆隐,让人安排他们住下,随后找到夏子恒,询问分身一事。
夏子恒摇头,“试过了,但那里是寒仙宗,乌尧那个老东西一直盯着玉昊,我不能让他有机会带走玉昊”。
夏邢沉声道,“虽然感应到的只是方向,但九成确定就是寒仙宗,除了他们,没别人出手”。
“通过蓝令主,我们确定出手的是忘墟神,所以才将星盟那些人又集中到一起,想引忘墟神出手,但如今你又确定是寒仙宗出手,到底是谁?”,夏子恒开口,这个问题他想很久了,如果是忘墟神出手,那夏邢分身就不可能在寒仙宗。
夏邢也纠结,“要么真是巧合,我的分身就在寒仙宗的方向,要么”,他顿了一下,与夏子恒对视,“寒仙宗内有人与忘墟神勾结,将我分身藏在寒仙宗,一面引我们对寒仙宗出手,一面又想带走星盟”。
“有这个可能”,夏子恒道。
“玉昊怎么样了?”,夏邢又问。
夏子恒头疼,“那些家伙不断提条件引诱他,我怕一个玉川留不下他”。
“我去跟他谈”,夏邢道。
夏邢在神武天的地位与白腾在寒仙宗地位完全不同,他就跟王正一样,是绝对的嫡系,即便夏子恒都要听他的,所以当初陆隐让夏邢给保证,才说得过去。
夏邢给出的保证比夏子恒给出的更有用。
神武天建筑风格充满了荒凉古朴,在这里没什么优美环境,除非自己建造。
比如给陆隐安排的就是一座山谷,据说这座山谷曾经的主人是神武天一位嫡女,将这里打造的美轮美奂,连高空都有一弯新月发出光晕。
围绕陆隐的,是乌尧那几个半祖,不管神武天给他们安排住在哪,他们都跑到山谷四周,一人一边,跟说好了一样,看的夏子恒咬牙切齿,这些无耻之徒。
陆隐也头疼了,被几个半祖包围,除非请雾祖出面才能掩护,否则别想摇骰子,好在还有个雾祖。
不过想要摇骰子还得等近十天,这十天陆隐估计自己不会好过,这些半祖就能烦死他。
第一个来找他的是夏邢,而这个人,陆隐也等很久了。
“好久不见了,玉昊”,夏邢看到陆隐,开口说道,目光复杂中带着奇异,还有无法理解的迷茫,他到现在都不理解一个废物在区区几十年居然发生这么大改变。
要说解语一道他还能理解,毕竟是古言天师的弟子,哪怕修为奇高,甚至超越同辈所有人,包括四少祖,他也可以接受,人类历史上不乏一些怪才,但连寒仙宗天外天试炼都可以完成,这就夸张了。
解语,修为,天外天试炼,任何一项单独拿出来都足以让四方天平拉拢,而这三样,玉昊竟然都有,夏邢也活了那么久,就没想过世间可以出现这样的人。
要知道,即便夏家禁忌的夏殇,也只是在修为与战力上独步星空,对于解语并不了解,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玉昊都算是完美。
陆隐在从忆贤书院出发前又找过夏太笠,旁敲侧击知道玉昊并未与夏邢有过对话,只是远远看过一眼,而且是他看夏邢,夏邢都没睁眼看过他,所以面对夏邢,不会暴露什么。
“宗主没想过会再见到我吧”,陆隐平静道。
夏邢看着陆隐,“确实没想过,人活一世,要有价值,以前的你没有价值,所以不会有人在意,现在的你有价值,有足以让我神武天付出庞大资源的价值,甚至够资格提条件,所以我来见你了”。
陆隐嗤笑,“宗主这么说不怕我生气,加入另外三家?”。
夏邢背着双手,“你能修炼到这一步,说明你变了,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应该要什么,也应该清楚,神武天是你唯一的出路”。
如果是夏子恒找陆隐单独说话,乌尧等人绝对会想办法捣乱,但如今找陆隐的是夏邢,夏家家主,在神武天地界,他们还不敢那么放肆。
陆隐眼睛眯起,“宗主在威胁我?”。
夏邢平静,“算是吧,你是神武天的女婿,如果加入其它势力,夏家的脸往哪放?神武天的脸往哪放?颜面有时候比利益更重要”。
见陆隐没有说话,夏邢语气委婉了一些,“寒仙宗给你提出什么条件?我神武天,照给,这就是你现在的价值,夏之彤那些人可以在祭祖后,当着所有人面交给你处置,无论怎么处置都可以”。
陆隐目光一挑,他忽略了一件事,之前夏子恒答应过将夏之彤等人交给他处置,他只看到神武天对他的重视,看到夏家的冷漠残酷,如今想来,这何尝不是神武天做给树之星空看的?
他们要告诉树之星空,只要有能力,即便夏家人都可以牺牲,给予加入神武天的人最大优待。
陆隐深深看着夏邢,由他当众处决夏之彤等人,不仅不会伤害到神武天颜面,毕竟他只是星使,外人不会认为是神武天服软,只会认为神武天惜才,为了他宁愿牺牲旁系子弟。
这就是神武天。
陆隐理解雾祖的话了,怪不得雾祖讽刺神武天,神武天对待旁系的态度恶劣之极,旁系,不过是他们的棋子,所以辰祖父母死了,而辰祖即便表现出极高的修炼天赋,一样不被承认。
在夏家嫡系眼中,外姓修炼者可以付出代价拉拢,但旁系修炼者,需要打压,这就是夏家。
“多少人?”,陆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