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ie1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七百零二章 牀邊一襲白裙,一張冷臉閲讀-do9uq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床边有一团生灵之气,无比庞大。但夏萧没有睁眼,他不知道是谁,且无半点魔气味道,直到对面一句话将其点破。
“我知道你醒了。”
五行空间内,夏萧近乎是无敌的存在,在大荒各处,夏萧的实力也能站稳。但这不知处于何方的黑暗世界令夏萧有些畏惧,他必须得唯唯诺诺的小心生存,唯有活下去才是做一切事情的前提。
心中的担忧一霎压下之前战胜金灵兽的淡淡喜悦,可夏萧做好了准备,即便身上的细微剑痕有些疼,也依旧睁开眼,看这雪白的房间,也偏头看向坐在床边的绝美女子。
超能都市帝皇 伯夷为腹
“黑煌?”
女子坐姿优雅,但离床有一定距离的王座直晃夏萧的眼。这等高贵的确不能随意触碰脏物,但女子脸上的不屑令夏萧很快发现端倪。这身穿奢侈白裙的家伙虽然身形修长,但不是黑煌。黑煌比较冷傲,面貌妖媚,一举一动都令人着迷,可谓风 骚入骨。
相比之下,这女子有一股圣洁之气,不着半点邪道,那对眼睛更是晶莹剔透,宛若薄冰。但那高高在上的神色和冰冷的面孔似拒人于千里之外,连黑煌偶尔的玩弄笑容都没有。不知为何,夏萧下意识有些抵触,没有半分好感,这样的人,恐怕比黑煌还恐怖。
这种相同面貌的人夏萧不是没见到,但心里很烦,他不喜欢这种看性格识人的感觉,因为太过诡异。若这人是黑煌,肯定会直说自己的来意,可她只是与夏萧对视,眼眸中满是轻蔑。不过以她的实力,夏萧在她眼里的确不值一提。
“问你三个问题,如实回答。”
总裁的重生小影后 亦兮1c
“你是谁?”
“你无需知道。”
“莫不是擎天宗宗主白敦?”
这个名字由师父告诉夏萧,虽然他说过白敦和魔道没有半点关系,可白敦和黑煌这名字,师父可以不懂,但他知道这绝非巧合。
女子没有半点表情上的变化,和先前一样满是傲慢,似视蝼蚁,又藏有万般心思。她看着夏萧双臂撑着床,逐渐坐起,靠在床头。
“你何时知晓我的身份?”
“现在。”
女子淡无他物的眼神里,终于出现点兴趣,似冰原上有一处无冰的稀奇之地,令其有点小好奇。
白敦示意夏萧说,他也不客气,大胆展现起自己的观察力,可又不敢完全将自己察觉到的东西说出来。面对一个带有危险的陌生人,还是得聪明些好,所谓万事都得留三分。
夏萧放在被子上的手指指向女子身后的窗户,她没有扭头去看,因为知道外面是什么。
掌禦諸天時空 瘋子C
“如果我猜得没错,我们现在位于大荒北部的偏僻处,介于草原和大森林之间。”
“光这一点就能判断?”
“你的实力这么强,还和黑煌长相一样,似乎并不难猜,而且你白裙上的纹路,我在潘驭身上见过。”
那是一道宛如兽爪的印记,教员曾说,擎天宗以此代表自身的勇敢和志气,刻于任何一个宗门监视之地。可现在这擎天宗宗主,不说与魔道有关,还是首领头目般的存在,但她既然毫无隐藏自己身份的意图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是自己会遭遇她的毒手,还是她的身份已不重要?
夏萧隐约有种不祥的感觉,似大事不妙,可依旧保持着平静,看白敦微微点头,示意赞同。
“分析的没错,现在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一,你是否能与雀旦联系?二,语尚言的力量还剩多少?三,黑煌给你说过什么?”
夏萧眉头一拧,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着白敦。后者依旧冷着脸,令他看不透半点心思。夏萧不知她问的这些问题是什么,也不知回答错误的后果,但她带来的这股威慑,令夏萧始终觉得自己现在说的话会决定自己陷入怎样的境地。
生与死,或许也在答话中。
再三考虑后,夏萧答道:
“我和雀旦取得过联系,但主动联系不上他。语尚言的力量还剩多少我不知道,我和她取得联系时,她说自己已无力量可支配,但又救我于云国。如果那次不是黑煌救我,便是她。至于黑煌,她什么都没和我说过,只在那片血雾里戏弄我。”
“忘了告诉你,如果我想,可以直接从你脑袋里读取我想要的东西,但那样对你没有好处,不要逼我对你下手。所以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夏萧看不透白敦的心思,摇了摇头,他说的皆是实话。
傻小子成帝記
“我不是魔道人,也不喜欢撒谎的家伙,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语尚言的力量还剩多少?”
夏萧额头流下一滴冷汗,看白敦的气势,自己若回答的不如她意,就得被杀死。可就算她将自己脑袋刨开,夏萧回答的也是真相。
“她在月亮上,我怎么可能知道她的确切实力?就算她告诉我她的实力已耗尽,难道就是真话?我所敬仰的人皇只是个坠入魔道,欺骗后人的伪君子。这样的人,你觉得她的话可信?”
“罢了。”
白敦轻叹一声,犹如冰湖的面孔没有半点缝隙,她雷厉风行的摊开玉手,修长的手指动弹时,夏萧身体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牵引,猛地抽搐一阵。
紧接,夏萧双眼瞪得极大,脑袋像被撬开,其中所有秘密都隐藏不住的往外涌。夏萧觉得糟了,现在他的计划不止被黑煌看穿,白敦也将发现自己所做一切是为何,包括在云国耍的花招,都是为了到达此处。
在这里见到白敦,已能证明一切,可夏萧现在没法将讯息传出去,甚至要死在此处。如果白敦下死手,夏萧现在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他只是睁大眼睛,满脸骇然的盯着白敦。
比起之前在金行空间的威风,夏萧现在极为狼狈,可白敦看到一切后,并不满意的摇起头,没有杀意暴露。要杀夏萧,还得经过雀旦同意,她难以下手。
“自以为是。”
剧烈且无法忍受的疼痛战胜了夏萧的意识,令刚醒不久的他再度昏迷,涨红的面孔和粗壮的青筋迟迟没有恢复正常。
白敦起身,起身时华丽的白裙落地,王座消失不见。她原本以为夏萧掌握着很多机密要事,可现在看来,只是个一腔热血的毛头小子。自以为知道很多,其实都只是冰山一角的小事,唯一值得称赞的,是他亲眼见到了月亮上的语尚言。
夏萧现在的实力很弱,打扰不了他们的宏伟计划,也算出于谨慎,白敦没有违背先祖的意愿将其斩杀,可准备将房间里的左侧门再度封锁,令图谋不轨的黑煌始终待在幽灵空间,不让他出来。可没等她动手,黑煌已经推开门。
白漆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门后的黑红之色瞬间染了半个屋子,令其一暗一明。可仔细观察即可发现,暗色不及明处多。
黑煌从门后走来,性感的红色高跟鞋迈出时身姿妖娆,想必是个男人都拒绝不了这等诱惑,可白敦见即蹙眉。
“这下明白了吧?你和我的争吵只是无妄的担心,他的到来,只是想消灭我们,重回正道,而不是配合我对你产生威胁。”
“你和先祖的对话我听到了一些,他同意了你的某些要求,所以乖乖待在你的幽灵空间!”
“我说了,我们只谈及准备工作,至于先祖答应我的事,是日后助我和你分离且成神。”
“我不相信你!”
黑煌上前几步,站在夏萧的床边,隔窗对白敦吼道:
“我是你的亲妹妹,你必须相信我!”
“亲妹妹又如何?你还不是瞒着我救了夏萧?”
“这也是先祖的意思。”
“我说的是云国那次,夏萧的记忆里,一度怀疑是你救了她而不是语尚言。”
“夏萧的行踪你我都有掌握,那时我在幽灵空间,你应该清楚!你这般斤斤比较,不就是我得到了先祖的青睐而你没有?当初是你毁了我的肉体,也是你不敢坠入魔道,你是擎天宗宗主,是一方大势力之首,你享尽他人敬仰,出人头地之事都是你做,我独自忍受魔道带来的孤寂,辛辛苦苦经营幽灵空间,而你却将我锁在里面。”
黑煌越说越激动,对白敦一阵职责,毫不客气。
“哪一次我想使用身体不是苦苦哀求才能得到?以前你骗我说担心行踪暴露,所以除了执行先祖给的任务,我可曾看这人世繁华?但现在大战在即,你还处处刁难,不就是怕日后我抢你的风头?若你可以,大可现在自己和先祖联系,而不是靠我做一个联络工具!你身为姐姐,没有半点责任之心,害我成了这般模样,还不称心?”
我夺舍了魔皇
兴许是黑煌的话触碰到了白敦的内心,令其觉得羞愧,所以她怒目回击:
“疯狗!”
“若不是我没有身体,岂会容你这般操控?”
“滚回你的空间!”
白敦猛地挥手,愤怒的表情令其有些失态,但黑煌及半个房屋的黑红魔气如受到漩涡的袭击,猛地被吸回。
纯白似雪的白门关上时,房间才算安静,可白敦被气得不轻,眨眼消失在原地。床边有两个女人吵成这样甚至险些动手,夏萧既陷入昏迷,真是错过了一出好戏。可他的大脑正在沉睡,甚至当一股魔气带着意识潜入进去,他也没有察觉到,只是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