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5pt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超品漁夫-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我們做個交易吧閲讀-ktw0k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山洞深处,杏眼女子的声音幽幽传来:“我们做个交易吧,你先告诉我远古龙城的消息,我再传你圣光淬体术。”
“也行吧。”
殷东也答应了,紧随着又强调了一下:“先申明,我知道的消息不多。”
杏眼女人非常看重远古龙城的消息,很激动,不耐烦的斥道:“知道多少,说多少,少唧唧歪歪了,跟个娘们儿似的!”
这话……说得她不是个娘们儿似的!
暗自吐槽了一下,殷东说:“传说,死灵界入侵,跟龙族发生大战,打碎了龙城,化作无数的城市废墟碎片,现在的虚空坊市,都是建在龙城碎片上。”
“死灵界入侵?”
“跟龙族大战?”
“打碎了龙城?”
三句话,杏眼女子像是从牙缝中挤出,身上有冰寒的气息涌动。
殷东不禁好奇:“你跟远古龙族有渊源吗?”
杏眼女子不答反问:“虚空坊市在哪里?”
“你不知道虚空坊市?不对吧,虚空坊市在诸天万界中存在了很久……”
话到这里,殷东又觉得自己傻了,“哦,你连远古龙城被打碎都不知道,而虚空坊市更是建立在龙城碎片上,你应该是不知道虚空坊市的。”
杏眼女子急躁的吼道:“说重点!”
殷东不高兴了:“重点说完了,该你了!”
“你不怕我搜魂?”杏眼女子问,威胁的意味十足。
山洞里的气氛,顿时弥漫了淡淡的杀伐与狂暴的气息,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场域,朝着殷东镇压而来。
只要不是雷霆一击,殷东就不怕!
殷东冷哼一声,浑身血气如潮,全力运转功法,形成一个气漩,牵扯着身周的能量……形成场域的能量,也一样被他吞噬炼化。
“咦?还有点门道,难道如此的猖狂!”
杏眼女子惊疑,顿了顿,又十分自负的说道:“就算如此,凭你,现在也没资格在我面前这样猖狂!”
谁特么猖狂了?!!
殷东想喷她一脸,不过,貌似打不过,而且她加大了气势压迫,让他有窒息,想说话都变得极为困难。
黑暗中,殷东身上的皮肤都从毛孔中渗血了,带杂质的污血。
殷东震惊不已,以他淬炼的躯体之强,竟然在这杏眼女子的气势压制下,就有杂质污血渗出,这女人的气势究竟有多强?
或者,是幻觉?
进入蓝幻界后,殷东已经不是很相信亲眼所见的场景,这一刻忍不住怀疑是出现了幻觉,而致幻的原因……杏眼女子一定施展了幻术,或者整个山洞里都布下了幻阵!
“还不说?”
杏眼女子低喝,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寒意。
殷东不吭声,疯狂吞噬着周围的能量……不管是幻阵,还是幻术,要维持幻境,都需要能量,把能量吞噬了,幻境自然就破了。
如果不是幻镜……反正吞噬的能量是真实的,不吸白不吸!
殷东一边吞噬炼化能量,一边呼唤神秘贝壳:“贝壳大神,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快给鉴别一下?”
从他脑海深处,涌现一道清凉气流。
紧接着神秘贝壳传来一句——你脑子没病!
殷东:“……”
算了,能确定不是幻觉,就行了,他不跟这嘴欠的贝壳计较了。
杏眼女子没得到回答,脸上表情更加焦躁,“你真要逼我搜魂吗?”
殷东吐了两个字:“随意。”
要他认怂,不可能的!
洞内两人相峙不下时,洞外,风声鹤唳。
在整个蓝幻界古老广袤的大地上,到处都是汹涌的杀伐气机,充斥着一种狂暴紧张的气氛,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极将打破,恐怖的危机笼罩着这个世界。
从蓝幻界秘境入口涌现的蓝光,也夹杂着暴虐的杀机,让顾文感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恐怖气机,有些心惊肉跳,不由担心起殷东跟秋莹了。
“这两人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也不出来透个信儿?”
顾文站在船头,有一种顶着古井台冲进秘境门户的冲动。
野战师的师长张坚,站在顾文身边,表情凝重的看向秘境门户内,也感应到了那一股令人灵魂颤栗的恐怖气机。
“秘境内的世界出现大变故了,殷东他们危险了!”
说着,张坚的浓眉深锁,沉声说:“顾文,你不要冲动,我们要在这里做好接应殷东他们的准备。”
“可是……东子有可能需要我们援助!”
顾文很焦躁,不想空耗时间,决定以秘境门户中中心,虚空刻阵,布一座四九归元阵笼罩这一片区域,让野战师的战士们容身,再带人开着青铜战船进入蓝幻界。
对顾文的这个想法,张坚很感兴趣,目光灼灼的说:“那你先把阵法搞出来,要是不用青铜战船守这个门户,那就留一半兵力守在这里,带一半兵力去支援殷东!”
此时,殷东还在跟杏眼女子对峙,而且他欣喜的发现……杏眼女子似乎被禁锢在山洞深处,只能用气势压制他,要是他退出山洞,她就拿自己没办法了。
“交出圣光淬体术吧,我可以答应,有机会的话,可以给你带路,让你亲自去看看龙城碎片……之一。”
殷东用一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诱惑着杏眼女子。
其实,殷东已经不需要什么圣光淬体术了,在他不断汲取外界能量,有不少从山洞外涌进来的蓝光能量,被他吞噬炼化成龙元之后,就在改造他的身躯,适应世界规则之力。
他要圣光淬体术,是为顾文跟其他的华国战士准备的。
接着,他忽悠说:“找个机会,我带你去那个虚空坊市,当然,你需要支付报酬。毕竟,前往虚空坊市,耗费不菲。报酬合适,我还可以带你去找虚空坊市联盟,你可以探查到其他的碎片。”
杏眼女子沉默了片刻,问:“龙城碎了多少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