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5sc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小農民 愛下-第3066章 又又上榜了推薦-ryyw1

最強小農民
小說推薦最強小農民
轰!
太虚神炉中,火焰熊熊。
唐昊盘膝而坐,取出一枚金色的珠子,投入了炉中。
珠子中装的,正是那道金仙级的龙魂。
他现在不过天仙巅峰,若是没有神炉,他是绝对压不住这道龙魂的。
现在,用神炉熬炼上几日,便可将这道龙魂镇服,到时候就可轻松炼入仙剑之中。
就这样,炼上五日,他终于将龙魂炼化。
接着,他将九色天晶等材料取出,依次投入了炉中,尽数炼化,再是融合在了一起。
再熬炼上半月,一把仙剑的雏形便成型了。
“不错!”
唐昊将剑拿出,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把剑,被他设计的很是酷炫狂霸,再用神火淬炼了这么久,剑的本身材质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的水平。
接下来,便是融合龙魂,刻画符阵了。
这也是他最拿手的绝活。
一转眼,又是十天过去。
他终于刻画完毕。
嗡!
在剑成的那一刻,剑身猛地一震,暴起惊天神光。
同时,嗷的一声,那条龙魂冲天而起,发出震天龙吟。
轰隆隆!
天空中,有雷云涌现,不断积蓄,很快化作了一片滔天的雷海。
那一道神念,也是再度从苍穹之上探下。
“这……这莫不是?”
“天呐!”
四方的仙人们,早就适应了雷声,听到滚滚的雷鸣声,也没什么反应,不过就是大师又炼出一件好宝贝来了罢了,以大师的水平,那不是家常便饭么!
但等他们感应到,苍穹之上那一道恢宏的神念时,皆是骇然失色,震惊无比。
他们纷纷从自家冲出,抬头望天,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又是封仙榜的神念!
难道大师他,又要上榜了?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已经上过两次了,怎么可能再上?
“还没退去,怕是又要上了!”
“三上封仙榜?这……这也太疯狂了吧!”
众人抑制不住心中的震撼,纷纷大呼出声。
龙盘山四方,很快就沸腾了。
而且,不断朝着四方扩散而去。
所有人既是激动,又是不敢相信,觉得这就跟做梦似的。
三上封仙榜!
这可是前无古人,怕也是后无来者的成就!
“此剑……何名?”
在雷劫散去后,那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
“就叫星云吧!”
唐昊也懒得想名字,既然是星云仙宫委托的,那就叫这个名字好了。
“好!”
“此剑星云,可列宝器榜第十!”
那声音如雷鸣一般,在天地间滚滚荡开。
同时,一面金碑在苍穹之上显化,第十行的位置变幻了起来,显现出了两个字:星云。
“上了!真的上了!”
“竟是第十!”
四方众人抬头,看着那面金碑,神情震撼到了极致。
不光上了,排名还又是这么高!
而且,这是比甲胄榜竞争更加激烈的宝器榜。
“又……又是封仙榜?”
灵蟾洲,问天阁总部,凤青妍一抬头,看到那云端杵着的金碑,不由愣了一下。
接着,她一对凤眸瞪得溜圆,差点要凸出来了。
又是封仙榜!
以往几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封仙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常见了,隔三差五就出现一次了?
“又是器榜,不会又是昊天大师吧!”
仔细一看,她不由呆若木鸡。
在她心中,则是翻起了惊涛骇浪,震撼至极。
除了昊天大师,还能有谁!
而这已是第三次了!
别人想上一次都难,可这位昊天大师倒好,时不时来一次,就跟这榜单是他开的一样,轻松无比。
“真的是……”
好半响,她才回过神来,苦笑了出声。
一时间,她真的想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这位大师的厉害了。
因为他的厉害,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想象的程度!
“又是昊天大师吗?”
神妙宫中,龙逍子抬头一看,呆了呆。
许久,他默然地低下头,神情有些麻木了。
上两次跟上三次,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反正那昊天会,还有那姓石的,已经够风光了。
“你们看,是星云!一定是昊天大师炼的剑,哈哈哈!真是太好了!”
“此剑,可成我们星云仙宫的传承之剑,万世流传。”
星云仙宫。
在那金碑现世的时候,便是彻底沸腾了。
所有门人都是激动无比。
一把能上封仙榜第十的剑,已是这仙界最好的仙剑之一了,能超越它的,只有那些上古时代流传下来,古老无比的仙剑了。
“值!太值了!”
“赶紧去宝库,再拿一些仙材,等下给大师送去!”
一众仙宫长老都笑开了花。
拿出宝库三分之一的仙材作为酬劳,下这份委托,他们是有几分赌的意思的,因为之前大师炼的都是甲胄类,可能不是很擅长炼仙剑。
但现在的结果,证明他们赌对了。
三分之一的仙材,换来一把封仙榜第十的仙剑,实在太值了!
“恐怕又是昊天大师!”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各大部洲,也是一片沸腾。
世人抬头,看着那金碑,有的激动大呼,也有的一脸呆滞,还是不敢相信。
很快,世人谈论的焦点,又成了昊天大师。
足足过了大半月,热度才逐渐减退下去。
可就在这时,封仙榜再一次出现了,这一次还是宝器榜,十二的位置。
这一次,令所有人都是哗然,疑惑无比。
按理来说,都上过宝器榜第十了,怎么可能再上一次,还是第十二,这根本就不合常理啊!
甚至有人觉得,这封仙榜是不是出什么故障了。
“我觉得,应该是昊天大师的炼制手法有些独特,他修为才是真仙级别,用的材料最多也是金仙级的,但炼出来的东西,却是媲美大罗仙级的,足以证明,他的炼制手法有多特殊,有多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