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0vf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都市逍遙邪醫 txt-第4259章 有沒有那麼一絲可能看書-w8iqf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直到山谷中,出现一群来路不明的家伙,对参赛者展开屠杀。他们人数不多,但都是不朽境的强者,参赛者中选出的前一万名又基本都只是证道境,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开始我们见到尸体,还以为是参赛者间互相下狠手造成的,直到遇见他们。那些家伙出手狠辣果决,一言不吭便对我们下杀手,我们三个联手,甚至能够与不朽境初期的家伙较量较量,但对上几名不朽,根本就没有活路。
没一会儿,我们就一败涂地。于是乎……咳咳,于是乎,我们搬出门主你的名号,想看看能不能救自己一命。”
说到这儿,血妖有些尴尬。
之前,他们在西部游历时,有一次也是遇到敌不过的对手,但后面对方知道他们来自地球城,与地球城之主关系密切,便没再与他们动手,转身离去。
如今地球城之主的名号,在西部是非常好用的。
当在北部遇险时,血妖等人发现根本敌不过对方,便想搬出林辰的名号,看能不能将对方唬住。
虽然有些丢脸,但是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做得没错,生死关头,任何能够让自己渡过危机的法子,都应该尝试。不过,既然后面是她出手救了你们,那么我的名号,看来没什么用处。”林辰说道。
“门主你的名号也已经传到北部,不过难免有些孤陋寡闻的家伙不知道,所以也就起不了作用。”血妖干笑道。
林辰笑骂道:“我们兄弟之间,就少说些马屁。按照你们之前的说法,应该是关键时刻,她出现了?”
血妖点头道:“没错!就在那几个家伙要杀我们时,他们直接就被人给定住,一动不动,仿佛变成石雕,只有眼珠子还能转动。
紧接着,那位前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见到她之后,那几个被定住的家伙,脑袋都突然爆炸,变成一具具无头尸体,灵魂也是瞬间消散。”
林辰诧异道:“
被她杀了?不对。她既然能够还没出现,就将这些家伙定住,说明实力远远在这些人之上,既然如此,若是有心杀他们,一开始直接杀了就行,何必还要浪费力气将他们定住?”
血妖摇头道:“不是她杀的。这些人应该是用了某种手段自杀,见他们死去,那位前辈的脸色变得不怎么好看。”
林盼盼和林天听得心跳都快了几分,刚才血妖说这些人手段果决狠辣时,他们还没感觉到什么,但眼下是真的意识到,这些人是多么的狠!
竟然就连自杀时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这种狠角色,让实力已经不弱,但却是没有多少历练的姐弟两人,心中生出几分忐忑。
林辰面无表情,嗤笑道:“自杀得这么干脆,要么是认为自己落到她手中,会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要么是怕被对方控制后,交代出什么信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些人所属的势力和她、或者说她所在的势力,必定是有着很深的恩怨。”
“我也是这么想的。”
血妖点了点头,继续道,“她没去看那些无头尸体,目光落在我们身上,当时我们不确定她是敌是友,心中警惕。她突然是问我们:‘他还好吗?’”
林辰身体一震,似乎猜到了什么。
血妖道:“我问她:‘谁还好吗?’,她迟疑了下,说:‘你们的城主’。我们一听,立马判断她是门主你的朋友,便也不怕了,和他说你一切都好,还有在西部这边的一系列事情。刚说完,还没来得及问她的身份,空尽神域的域主便来了。”
“空尽神域?”林辰道。
血妖道:“空尽神域,是本源大陆北部最强大的至尊神域,一个上位至尊神域。那场比试,是由空尽神域域主主持。他到来后,面对那位前辈时,显得很忐忑,说山谷中出现大批来历不明的人,正在屠杀参赛者。
那位前辈闻言冷冷道;‘我就是为了这些家伙来的,他们自己冒出头来
,再好不过’。说完她便消失了,空尽神域域主对我们说比赛暂停,让我们离开山谷,然后也就跟着消失。”
“上位至尊神域的域主,面对她时,神情忐忑?”
林辰听到这个消息,一点也不开心,苏月婵根本不可能强大到能够让一个上位至尊神域域主面对她时无比忐忑。
也就是说,这个人并不是苏月婵?
可不是苏月婵,那她是谁,为什么会问血妖关于我的近况,为什么会关心我?
林辰思来想去,越想越乱,压根理不出一个答案。
血妖道:“空尽神域的域主,我听人说,是至尊境巅峰的超级强者,即便到本源大陆中部,也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但我绝对没有看错,他在面对那位前辈时,真的表现得有些忐忑。”
说到这儿,他便停了下来。
他们三个和那位前辈的接触其实不多,从头到尾,对方也就只和他们说了两句话,到了这儿,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见林辰陷入沉默,显然是在整理和思考刚刚得到的信息,血妖和苏漫等人便也跟着沉默,没去打扰他。
刚才听血妖述说的过程中,林辰看似很平静,但众人却是能感觉到他的心绪并不平静,绝对没有表面看出风轻云淡。
片刻后,林辰眼神变得坚定,缓缓道:“我要到‘空尽神域’走一趟。她到底和我认识的苏月婵是什么关系,等我见到她之后,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的理智在告诉他,苏月婵形神俱灭在自己眼前,不可能还活着,甚至都没了投胎转世的可能,那个女人不可能是她。
退一万步讲,即便苏月婵还活着,也不可能那么强大。
能让空尽神域的域主面露忐忑,怕是要比自己都更加强大。
但他的情感,却是不受控制的有着奢望。
有没有那么一丝可能,或许那个为了自己将命搭进去的傻女人,她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