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lt4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六百四十八章“末路”相伴-iiq7t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就在李靖接连擒获洪锦,武吉等人之后,只听到身后传来了喊杀之声,李靖回头之时,发现此时的殷商的金鸡岭大营之中已经起了熊熊大火,火光照天,即使在这天已经接近中午之时,也能感觉大火的炙热,随后李靖瞟了一眼被烧的大营,李靖发现起大火之处正是粮仓所在的位置。
李靖此时装作面色巨变的样子,也顾不上现在出战的龙吉公主,转身就朝着自己本阵之中而去,就在孔宣返回本阵之时,再回头看时,原本答应上方悬挂的玄鸟图案的殷商的大旗,现在已经换上了西岐的军旗。
此时李靖化作的孔宣面色铁青,扭头看向副将,声音发冷的说道:“这是老营出事情了,现在不是决战的时候,走,你率领众将士,跟我前往青龙关只要到了青龙关,我们的粮食补给就都有了,到时候卷土重来,下次定然让西岐姜子牙等人付出代价。”
“是,大帅!”
此时的副将已经六神无主,没有了章程,只能听从李靖的说法,见到李靖说是要撤军,就毫不犹豫的去传令了,不得不说,此时孔宣带来的军队真是精锐,若是一般的军队,这这种情况下撤退,必然会演化成一个大溃退。
可是就是现在李靖所率领的三山关精锐,竟然能做到井然有序,虽然有些慌乱,但是总体上说是进退有据,而此时的姜子牙大军却追击之时,由于追击之时,阵型未免被拉长,反倒是有掉队,阵容散乱的现象。
李靖几次以撤退为上的理由,拒绝了副将要给姜子牙派来的追兵一个痛击的意愿,毕竟李靖只是化作了孔宣,而非真正的成为了孔宣,李靖还要返回军营,自然不会让西岐军队真正的受到损失,他之所以生擒洪锦等人,不过是为了显示武功,让殷商众将相信自己的身份。
在奔行到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李靖让一众的殷商士兵休整一下,就地开始扎营,所说的扎营,不过是把战车以及战马围在外边,而士兵则在这战车和战马所圈定的范围内休息,李靖此时即使是知道,自己对待今日之时,只当做游戏,但是李靖无论是安营扎寨,还是设立岗哨,都丝毫没有马虎。
可是就在众人都入睡之后,李靖却自己亲自去姜子牙那里把自己现在的位置告诉额姜子牙,让姜子牙把自己的所在得位置,团团围住,也好让给自己一些台阶下,让自己好去说服一众的殷商的将领,此时李靖是想着用最小的代价,让着十万精锐归于西岐,也算是帮孔宣完成最后一件事!
果然,姜子牙是听从了自己的意见,在第二日清晨,天刚刚亮,此时孔宣的副将靖连滚带爬的跑过来禀报孔宣,说是现在这十万精锐的四周都是西岐的大军,李靖假装吃惊的样子,前去探查一番,然后阴沉着脸,返回了这临时营地之中,为数不多的几座帐篷之中。
李靖命令副将敲起聚将鼓,不多时,整个殷商军官全部聚集在李靖的帐篷之中,李靖化作的孔宣阴沉这脸,扫视了一圈,直至此时,眼前的军官们的脸上才浮现出恐惧的神色,现在这十万精锐的处境可谓是岌岌可危,军中已经没有明日之粮,现在还被团团的围住。
“诸位,现在的处境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已经陷入生死存亡的境地,此时,我把你们都叫过来,是想听听你们的想法,现在到底是要如何去做,是选择四面突围,还是做困兽之斗,你们都说说吧,今日不会因言获罪。”
虽然李靖化作的孔宣如此说,但是没有哪个将领敢率先开口,只是你看着我,我看着,李靖心知,这些三山关的军官都是孔宣一手带出来的,孔宣的积威比李靖想象中的严重的多,就算此时,已经没有多少路可走,也没有人敢提出投降。
就在此时李靖也不好多说话之时,门外传来兵丁的报告之声,李靖没有犹豫,直接让那兵丁进了大帐,只听那兵丁开口道:“大帅,我军营寨之外,有西岐之人前来就见,对方说他乃是西岐的大官,名字叫散宜生。”
“散宜生?让他进来吧!”
那兵丁领命之后,转身就朝着大帐之外走去,不多时,这兵丁再次返回,带来了一个李靖有过几面之缘的西岐重臣散宜生,李靖此时知道这人是来招降的,但是李靖面色却平静至极,等待对方开口,看看这个西岐重臣,到底能说出什么样的话,能不能代替自己说服这些军官。
只见散宜生扫视一圈,看着坐满大帐的武将,却没有半点畏惧之色,朝坐在上首的李靖拱拱手道:“西岐散宜生见过孔宣大帅!”
李靖想着孔宣的神态,学着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散宜生,严重迸发出凛冽的杀意,开口道:“散宜生,你来我答应所为何时?有话快说,若是慢了,或者惹恼了本帅,本帅到时候斩杀你之时,你可别怪本帅没有给你说话的机会!”
“哈哈,孔宣大帅,俗话说,两国交锋不斩来使,散宜生现在正是大周的来使,想来孔大帅也不会冒昧的就斩杀于我,而且散宜生此来,乃是为了大帅以及大帅麾下的士卒的性命所来,对大帅以及大帅麾下的士卒都是好事,大帅谢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斩杀我呢?”
“不要兜圈子,有话直说,在某家没有发怒之前,把话说清楚,是怎么为了某家和某家的将士们好的,若是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明年的今日就是你散宜生的祭日,你知道么?”
“好,既然大帅如此爽快,散宜生也不兜圈子了,大帅,你现在可知自己的处境?”
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之时,李靖身上发出了凛冽的气势,直直的压向了散宜生,而散宜生被李靖的气势压的后退了几步,稳了稳身形这才站稳,脸色变的有些苍白,不过即使如此,散宜生也做到了一个文人该有的风骨,整理一下仪容,勉强开口道:“孔帅,这就是你待客之道么?还请大帅听散宜生说完,若是到时要杀要剐,随意孔帅。”
李靖听到这散宜生如此说这才微微的点头,骤然收回了压向散宜生的压力,散宜生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李靖化成的孔宣,此时就是散宜生心中也有些拿不准,这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李靖,可是现在既然已经来了,面前的是不是李靖,他劝降的话,都要说出来。
“孔帅,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并不是我散宜生诓骗孔帅,现在您这十万大军已经被八十万大军团团围住,这八十万大军对孔帅而言,可能真的如土鸡瓦狗一般,而且西岐暂时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孔帅离去,可是孔帅你能带领这十万大军一起离去么?”
“就算大帅英雄盖世,能够不计损失,带领着一部分军队突围出,可是这里距离青龙关一路并不好走,而且面临着西岐军队的围追堵截,你们还需要损失多少人?最关键的是,孔帅,你的粮草还能坚持几日?若是没有粮草,你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