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11yj优美玄幻小說 金色綠茵 txt-第〇七〇章 去向佛祖懺悔吧看書-379h4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少林寺武术家大会之后,过了三个月,羊一离开了少林。在这里35年,他达成了来藏经阁看书的目的,也看够了这里的热闹的隐秘,是时候该继续下一步的寻找之路了。
但在离开之前,羊一办了三件事。
首先,他拒绝了玄字辈众僧让他担任方丈的请求。一来羊一对此毫无兴趣,二来他也不会干,看了几十年佛经,还是只会几句没有任何理解的佛偈,就别为难自己了。
方丈和住持是一回事,不过小寺庙里叫住持,大寺才称作方丈。少林寺、大相国寺、白马寺这样的身份显赫的大寺院,他们的方丈还需官家册封,官方认证方丈。
羊一经过考虑之后,提议由玄寂和尚来担任方丈,而且他声明只是提议,没有用辈份压人的意思。不声明还好,声明之后没有任何人再敢有异议。
玄寂曾在罗汉院和文殊院都担任过掌院,如今是少林寺内部份量极重的戒律院掌院,而且还是少林武术家集团达摩院的首座,无论资历、能力和实力都足够了。
玄寂顺利出任方丈,少林寺也把这一变故上报了大宋皇家,等在官家按部就班批复。玄寂高升后空出来的戒律院掌院,羊一推荐了藏经阁慧字辈的慧奉和尚。
羊一在藏经阁一待35年,慧奉也把他伺候和巴结了35年,当年二十出头的小和尚现在也是五十多岁的老僧了,唯有阿谀殷勤没变。
35年养一条狗也会养出感情,给慧奉一些回报理所当然。
第二件事,羊一让玄慈方丈和慧奉掌院下令虚字辈的虚竹还俗,并驱逐出寺。
一天之内,虚竹经历的人生跌宕,足够写一本书了。这个苦命的丑孩子,着实让羊一心疼,他该走出清苦的寺院去滚滚红尘中享受一番美妙人生来补偿自己,而不是枯守在青灯古卷里种菜挑水。
虚竹不还俗也不行了,他的亲爹是少林寺前任方丈,再留下来大家都很尴尬。而且虚竹如今在山外的身份十分尊贵,逍遥派掌门、天山灵鹫宫宫主。
逍遥子李逍遥创立的逍遥派,分为狭义和广义两种,狭义一面单指坐落在天山缥缈峰的那个门派,但广义上的逍遥派,则影响十分深远。
李逍遥当年行走中原江湖,给许多人传授过武术,有很多记名或不记名、甚至半路弟子,包括大理王室段氏的武术都来自他的传授,这些人或势力都可以被看做广义上的逍遥派。
而灵鹫宫还统领着江湖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虽然尽是些小杂鱼,而且只是这样一个称呼,并不真的三十六和七十二,但数量之多却毫无疑问,这些同样也不可忽视。
虚竹还怎么在少林寺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和尚?当方丈恐怕都搁不下他。何况他被师尊羊一的一番话语彻底调动起了寻找‘梦姑’鸳鸯双栖蝶双飞的心思,心房也已经荡漾了。
‘伏虎罗汉’玄慈是大宋头一号的情僧,他儿子怎么也得是个情种吧。
虚竹还俗了,他请求师尊羊一赐给一个俗家姓名,而且说要和师尊姓一个俗家姓。
羊一很犯难,他都不知道自己姓啥,总不能让虚竹跟着冒充的杨五郎姓杨吧,不像话。于是,他只能赐给虚竹一个‘子’,如同逍遥子和无崖子那样,叫虚竹子就行了,名字反正只是一个代号。
爹娘得而复失,虚竹把师尊羊一当做了唯一的亲人。他说想在藏经阁陪伴羊一两年再还俗下山,却被羊一强行赶走了。
虚竹的结义兄弟萧峰和段誉邀他同去西夏一游,羊一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和好兄弟一起来一次远足,无疑能最快缓解失去爹娘的悲伤。
磕了几个头,虚竹一步三回头走下了少室山。
羊一把虚竹早早赶走,是因为他要干离开前的第三件事——杀人。
羊一必须杀死萧远山和慕容博,那一天他们公开身份并揭露所有秘密之后,此二人在羊一眼中就已经是死人了,这个结局并不因他们幡然悔悟而改变。
慕容博不用说,他是一切阴谋的始作俑者,中原武林这三十多年的恩怨和混乱都源自他的一己私利。为了缥缈的大燕复国梦,慕容博害死了太多人,害得无数家庭破碎。他若不死,这世间没有公道可言。
萧远山看似是个可怜的受害者,但他也该死。为妻子杀人复仇,这一点无可厚非,换做羊一也会这么做,杀多少仇人都可以理解。
但杀死萧峰的养父母乔三槐夫妇,就有些过了。
‘带头大哥’玄慈率领众人在雁门关外截杀萧远山一家之后,其实后来知道自己错了,是被慕容博恶意误导。所以无论少林还是丐帮,此后都在用尽心抚养和培养萧峰来弥补内心的愧疚。
萧峰的武术得到了少林寺和丐帮帮主汪剑通的亲传,成年后还成为了大宋第一大帮派的帮主。
但萧远山此人却对大宋有着铭心刻骨的仇恨,而且报仇抱得十分恶毒阴险,已经超出了做人的底线。
杀死雁门关一役的仇人,天经地义。杀死与此有关的和尚和其他武术家,也无可厚非,江湖事江湖决。杀死敦厚朴实的乔三槐夫妇,羊一也可以勉强接受。
即便萧远山杀死刚出生的虚竹来泄愤,羊一仍然会勉强认为他属于激情杀人。
但把襁褓中的虚竹从叶二娘那里夺走,又放回少林寺、放回浑然不知的玄慈眼皮子底下,这是一种极其恶毒和残忍的变态心理。不杀他,羊一会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徒儿虚竹。
如果悔悟就可以让别人原谅你的所有罪行,这种原谅毫无价值,甚至原谅本身就成为了罪恶。
而且萧远山和慕容博现在悔悟,何人能保证他们以后不再作恶?羊一若在,可以压制住他们,可羊一没工夫陪着他们假模假式念佛赎罪。
此二人武术战力太过于惊人,日后万一再行作恶,将给大宋武林带来毁灭性的伤害。所以,羊一早就下决心要绝此后患,要为民除害。
羊一允许萧远山和慕容博忏悔,不过既然一心向佛,那我就送你们去佛祖那里,当面向他老人家忏悔,想怎么忏、忏到哪个程度、想忏多久都行。
虚竹太单纯,总把人往好处想,他理解不了这些,所以索性背着他,让他在这个复杂的江湖里继续保留着一份童心吧。
玄寂方丈和戒律院慧奉禅师都是深刻了解人心的江湖人,他们很理解羊一的决定。和尚不杀生,那就由羊一这个假和尚来下手吧。整个少林寺,也就他们三人知道此事。
两碗清汤一瓶落雁沙,毫无防备、对羊一毕恭毕敬的萧远山和慕容博就悄无声息死掉了。
这之后,江湖上流传,少林寺了尘和悟生两位僧人,终日在藏经阁随高僧研读佛法,从不走出院门,也从不见外客。
二十年后,也就没人还记得此事了。
除去萧远山和慕容博,还有一位必须死的人,那就是被关在地牢里的丁春秋。
爱徒李逍遥倾心创立的逍遥派,几乎尽毁于丁春秋的祸害,羊一不杀他根本不可能。
丁春秋的死法比较简单,他是被羊一活活掐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