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r3i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47 流轉相伴-13hit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的意志非常坚定,他本来学吹口琴抄音乐,是为了BUFF,这才是他的本心。
进演艺圈能得到什么BUFF?
除非进演艺圈能跟成龙大哥练上几年得到大哥真传。
那和马就真的有兴趣了。
但现在和马完全不想碰演艺圈的破事。
南条看和马态度坚决,也松了口气:“那就不用管。爷爷肯定已经在给报社和杂志打电话了,周刊方春本来名声就不好,业内很多人都很不喜欢他们,应该不介意帮我们说几句话。”
和马低头看了眼杂志:“这……你不生气吗?这里面虽然没有直接提到你,但是他们对北葛氏的女孩子的胡编乱造,从侧面映射了你是个……呃……”
南条微微偏头,抬手捋了下鬓角:“嗯,确实,想想还挺气的,这样吧,如果将来你见到写这玩意的记者,这个花房隆志,替我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揍扁他吧。”
南条这回答,让和马一时间在她身上看到的鸡蛋子的身影的错觉。
难道这其实是大和抚子的通用气质,人人都有?
和马不由得看了眼美加子——嗯,美加子肯定没有。
和马,放心了。
就算自己将来被两个大和抚子鬼嫁逼着努力,也还有美加子这个选项可以逃避!
和马正不着边际的幻想呢,委员长从旁边伸过手来把杂志拿走。
她快速的浏览一下和马还没有读到部分的文章内容,然后评价道:“这个记者另辟蹊径,在拍不到我们的香**片的前提下,搞了这样一个话题炸裂的专题,专业技能挺不错的。”
“可是这里面全是谎话。”美加子说,“这也叫专业技能不错吗?”
“并不全是谎话哟,最近和马不是整天有女孩子气势十足的杀过来告白吗?所以最近和马确实是北葛氏高中女孩子们幻想的主要对象哟。单人追车救千代子的英雄行为加分太大了,女孩子们对这种白马王子式的剧情很没有抵抗力的。”
“我好像听到我的名字?”千代子抱着今天的夜宵进了教室,“我把今天大家的夜宵带过来了!”
千代子毕竟也是练剑道的,体能比一般的女孩子强得多,抱着够一个班人当宵夜吃的饭团走路都不带摇晃的。
“说起来我上楼的时候,感觉大家看我的表情都怪怪的。”
“那是因为周刊方春上也有写你的事情啦,”委员长拿起手里的杂志,迅速找到了想找的段落,“这里,‘想要快速接近和马,很多人打起了妹妹桐生千代子的主意,桐生千代子也利用这个机会,赚得盆满钵满’。”
千代子:“什么鬼?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好事?”
委员长不理千代子,继续刚刚的话题:“总而言之,这文章虽然添油加醋很多,而且有许多捕风捉影的脑补,但他们如果要狡辩的话,还真不能说他完全是编造的。
“而且仔细看这篇文章,作者其实并没有直接描写和马的荒淫无度,只是在写得不到垂青的女学生们的暗自悲叹罢了。这文里面甚至没有直接抹黑学校的内容,还夸了学校风纪管理严格。
“但是通篇读下来,就是会让人觉得和马是个控制了全校女生的人渣。所以我才说这个记者技术非常的高超。”
和马下意识的问:“这么厉害的吗?这个记者和美国那个著名记者华莱士谁更厉害一点?”
美国著名记者华莱士,和马上辈子是因为某个著名的梗才知道他,一开始他只当是个梗,后来才知道这个华莱士是真的非常厉害的记者。
委员长皱眉:“华莱士?”
看来万能的委员长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和马再看看南条,结果南条也摇头。
看来日本人迫切需要提高他们的姿势水平。
“这个记者,”委员长已经把和马口中的华莱士当成胡话给掠过了,“如果招募过来,说不定能为我们所用。”
“不是你给我等一下,”和马赶忙打断委员长的思绪,“你当是在玩三国志呢?还招募过来。”
说完他才想起来光荣公司的三国志第一代都还没出呢。
“玩三国志?”委员长疑惑的看了眼和马,“某种……桌面跑团?”
和马:“你就当是这样好了。总之这个记者,你想招募,拿什么招募?我的道场可没钱哦。而且要招募幕僚,光有道场不行,至少我们得成立公司才行。”
美加子:“警视厅的刑警可以成立公司的吗?”
“一般来讲,不行,但是可以让亲戚成立,然后通过接警方的订单获利。”南条保奈美像是在陈述某种常识一样的说道。
不过这在她的世界里应该确实是常识。
美加子:“哦,那就是千代子要负责成立公司了?但是女性成为代表取缔役的例子几乎没有吧?”
千代子一副调侃的口吻装傻:“我要成立公司了吗?成立公司是干什么的?捏饭团?”
和马耸肩。
委员长叹气:“唉,也对,想太远没用。将来说不定会有更好的,比如那个什么华莱士。”
和马哑然失笑。
这时候南条忽然拍手:“我想起来了,华莱士,是那个苏格兰英雄吧?我记得在东大历史的考点里看到过。”
“为什么你会看东大的考点范围?你不是要去庆应义塾大学吗?”美加子敏锐的发现了问题。
“这个……”南条斜眼看向一侧,躲着美加子的目光。
“哼,你们就欺负我考不上东大对不对?”
美加子的胡闹,把众人的注意力从杂志上吸引开,就连委员长也不再关注杂志上的文章,把杂志本身让给早就望眼欲穿要翻阅的B班女生们。
**
这个时候,周刊方春的编辑部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接电话,一刻空闲都没有,有些人五点就泡了泡面,现在都没吃几口。
六点多的时候编辑长从他的办公室出来,在白板上写下通知:今晚没有特殊事情,全员加班。
写完他一转身,大声问:“口琴录音的磁带副本派送完了,快去弄新的。”
“可是,周围的影音制品工厂都已经下班了,他们周末……”
“那就去买空白磁带,然后用录音器自己转录啊!慢一点就慢一点,重要的是我们要有,懂吗!”
马上有年轻的编辑奔跑着离开办公室。
编辑长对着那编辑的背影喊:“没有空白磁带就买特价处理的那些卖不掉的磁带!都一样的!”
说完编辑长长出一口气,转向现在整个办公室里看起来最闲的花房隆志:“没想到效果这么好。这个午间肥皂剧的剧情你怎么编出来的?”
花房隆志耸肩,然后反问道:“我们昨天不是委托影音制品厂赶制500份磁带副本么,怎么这就送完了?”
“送完喽,今天一大堆音乐界人士电话找过来要口琴录音的磁带副本。电视台和几个大的映画制作会社也都派人来取了。
“我听了那曲子,确实很不错,这下这个桐生和马怕不是要在音乐界声名鹊起了。”
编辑长双手叉腰,一脸感叹:“他才那么年轻,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花房隆志咋舌:“我也很惊讶,他当时并不知道我在场,所以应该不是设计好了的环节。他就是忽然有感而发,就拿口琴把音乐吹出来了。
“我在记者生涯中采访过很多号称天才的人,但我觉得他们都名不副实。但桐生和马不一样,他应该就是那种真正的天才。音乐本来就在他脑子里,他要做的就是把它拿出来。所以他甚至不需要学习乐理和作曲。”
编辑长:“你这个说法,让我想起今年突然声名鹊起的那位希腊音乐家雅尼。”
花房隆志并没有听过雅尼这个名字,于是问道:“他也不识谱吗?”
“是的,他是个学心理学的,完全没有接受过音乐教育。但是他今年出的第一张音乐专辑真是太棒了。你应该听一听,能洗涤人的心灵。”
花房隆志敷衍的应道:“一定一定。希腊音乐家啊,希腊音乐我就知道一个《你将如闪电般归来》……”
编辑长一副怜悯的目光看着花房隆志:“我早就说了,你应该多给自己培养一点爱好,不然你的人生要失去一大半的意义。”
“我人生的意义就是赚更多的钱——至少暂时是这个。”花房隆志回应道,“至于爱好什么的,等我在银座买下一套高层公寓,外加一辆法拉利再说。”
“嗯,法拉利也是个不错的爱好。”编辑长的切入点,十分的与众不同,“总之,这次干得不错。下周你和若宫君都去休假吧,给同社的同行们一点活路。”
杂志版面有限,编辑作者们互相撕破脸抢版面是很常见的事情。
为了公平,大多数杂志社都形成了一套论资排辈的版面分配原则,不光日本这样,隔海相望的中国也这样。
比如《科幻世界》这杂志,总共就那么多版面,投稿过来的小说那么多,除了几位特别优待的作家之外,其他版面就要按辈分资历排队。
某年轻作者被压稿两年这种事,很常见,编辑也把这当作理所当然:谁让你年轻呢?
但是周刊方春不是这样,周刊方春的方针就是谁能带来销量谁拿版面,完全按照丛林法则来分配版面这种稀缺资源。
花房隆志就是拿版面的大户,同事们嘴上不敢说,心里还是颇有微辞。
“好啦,我懂,那我就带大辅去度个小假期好了。”花房隆志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反正他这波给杂志社带来的销量,可以让他连着几个月不用再考虑冲业绩这种事。
当然花房隆志不会真的摸鱼几个月的,工作这种事情,就是逆水行舟,你摸鱼了,别人在努力干,就会把你顶掉。
记者工作也是如此。
编辑长得到花房隆志的回应后,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花房隆志向后靠在椅背上,看着杂志社大办公室单调的纯白天花板。
“桐生和马,啧,总感觉跟着这个人,一定能持续不断的抓到猛料啊。”
他低声呢喃。
就在这时候,有人冲进编辑部:“全东京都缺货了,又要加印!还有谁手里有还闲着的印刷厂的人脉没用上?”
**
乐器行“地球屋”。
女孩推开门,就听见店里的音响在播放一首口琴曲。
她驻足听了十几秒,疑惑的问柜台里正在修理一把吉他的中年人:“新曲子?”
中年人抬头看了眼女孩:“哦,是沙绪里啊,你这识别能力是真的强。对,新曲,新得不能再新的那种,你看了今天出的周刊方春吗?”
沙绪里摇摇头。
“上面有你感兴趣的桐生和马的特辑哦,虽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大部分都是编的,但是当小说看还挺好。这个口琴曲,就是周刊方春的记者去取材的时候录下来的即兴创作。”
沙绪里直接操作录音机倒带,然后从头开始放。
听到一分钟的时候,她轻声说:“这是写给爱人的?”
柜台后的中年人摇摇头,继续修琴。
两分钟。
沙绪里:“是写给母亲,或者类似的存在的,演奏充满了感情。错不了,这是在强烈情绪驱使下的即兴创作,这家伙……是真货。”
“北葛氏高校,明天好像就是文化祭,对校外人士开放。”中年人一边修琴一边说。
沙绪里:“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周刊方春上写了啊。明天大概会成为北葛氏高校建校以来人流量最大的一次文化祭。不过大部分人应该都是去见识所谓覆盖整个学校的大后宫的。”
沙绪里若有所思的看着录音机。
“也许你可以去找他切磋下剑道。”中年人又说,“毕竟他可是新科魁星旗个人战冠军,实力应该挺强的。”
“我知道他实力强。”沙绪里撇了撇嘴,“我太清楚这点了,不用你来提醒。但是我就这样跑过去,万一这是南条财团和周刊方春勾结起来的一次炒作呢?万一这都是安排好的,其实这曲子还是买来的呢?”
“你刚刚还说……”
“演奏口琴的又不一定是桐生和马。”沙绪里打断中年人的话。
中年人只是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