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ere火熱都市异能 渾沌記-944 穆遠力扛鐵彈雨,格魯難擋銀蠹蟲熱推-cavoe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44 穆远力扛铁弹雨,格鲁难挡银蠹虫)
塞雅途的目标的确是彩泥城的传送阵。原本他会悄无声息地完成任务,但现在局势恶化,他不得不采取非常规的措施了。
就在他麾下的高手们和云王派来的修士战斗混战在一起,他独自一人离开了已经残破不堪的指挥舱。
整个飞艇的一切都在崩溃,但飞艇之下悬挂的货仓却是相对完好的。这是因为他在碰撞的时候有意操控的结果。
飞艇上部,充满了滚烫气体的气囊是首先撞上去的。猛烈爆炸的气囊牺牲自我形成了一个缓冲,使得货仓受损不大。
但飞艇既然爆炸了,悬浮之力已然消失。货仓其实已经悬浮在空中猛烈下坠。
只是冲撞之前他驾驶飞艇加速带来了巨大的动能。整个货仓很快脱离了飞艇,就像从空中抛下的一颗巨大的炸弹。
它继续往前斜飞而下。已经到了彩泥城的上空,正在砸向传送阵。
塞雅途攀附在货仓壁上,狂风吹得他的一头狮鬃毛般的卷发狂乱飞舞。这正是他计算过的情景,精确得分毫不差!
这时候,一个黑影出现在他的上方。让他心头暗暗一惊。这时候要是有人来破坏,那可就是真正的功败垂成,那也太可惜了。
好在他抬头一看,便松了一口气。他看到的是一个穿着修长黑袍,袍上装饰着银色花纹的黑直发女子,骑着一架西贾常见的蝠翼铁鸢。
他不记得他的队伍中有这号人。但他这从西贾带来了数百人,有他不认识的并不奇怪。既然都是西贾人,那就好好利用一下。
“你去殿后,如果有修士追来,尽量挡住!”
他在风中高喊道。
那女子点了点头,手中却莫名多出了一个有着明晃晃硬管的物件,管口对准了他。
然后轰隆隆一连串爆响,一连串火弹从她那管口中喷出,迅猛无匹地往他射来!
就在箫笛拦截塞雅途的时候,高空中的穆远有些后悔。
他没想到对方整个飞艇相撞之后,下面居然能分离出一个巨大的货仓,还能继续往前撞去,可能会威胁到彩泥城的传送阵。
他却分身乏术。因为他被无数的随时可能爆炸的拳头大小的古怪铜球给包围了。这些铜球的爆炸还能直接威胁到他的本命法宝。
相反地格鲁危就有些得意了。他之所以能在某一战中极为凑巧地诛杀了一名中土的金丹修士,就是因为他这些变幻莫测的铜球。
对方已经被他的铜球爆燃了一次,就一定会以为他这些铜球还会继续爆燃的。相应地,对方一定会准备用来对抗高温的手段。
但这样就错了。他这些铜球从外表看上去每个大小花纹都一模一样,但其中填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他这回抛出的这些铜球中填充的并非是那种易燃的金属粉末,而是炸药和无数细小的钢珠。
数百个铜球可以同时爆炸,也可以随他心意逐个爆炸。任何抵御燃烧的手段都不会有作用,满天飞射的钢珠会把对方的肉身打成真正的筛子。
管你金丹还是元婴,在这么一阵弹雨之下,都得乖乖身殒道消。就在他这样的一念之下,数百个铜球一同爆炸开来!
穆远的策略反而是把大部分生水流银全都收了回去,只剩下一柄银剑在手。
既然对方能用烈火消磨这生水流银,那我就不走捷径,直接用剑和法力与你对拼便是了。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些球爆炸之后飙射而出的是不再是那种闪光的烈火,而是无数的钢珠。
但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护体法力只要足够强横,那就是万法不侵。若是法力不够强,那是技不如人,输了也就是输了,无话可说。
所以管你来的是火还是弹,我都一并用护体法力来扛就行了。
作为一个金行修士,他的护体法力对钢弹的攻击还更有效一些。
飞射而来的钢弹打入他的护体法力之后,或多或少地受到了他的金行法力的控制,速度被强行压制了下来。
虽然不能彻底停下,但不少钢珠打在他身上已经不那么有劲道了。
总有几颗穿过了他的护体法力,然后又穿过了他的玄银铠,打入了他的肉身。
但他的法力依然在强行抵抗,最终又将那些钢弹从他的身体中推了出来。
虽然血染征袍,但他依然在大风中持剑屹立未倒!
他身周布满了被他法力遏制停住的钢珠,很快都如同碎石一般滑落了下去,落入混乱的虚空中不见了。
而且他也并非是只守不攻的。
格鲁危很快发现,空中有不少如同蚊蝇般大小的银色飞虫飞了过来,噗嗤噗嗤地贴在了他那半边玄铁半边肉的身体上,然后便开始挑着薄弱的地方开始啃噬。
这是穆远留下的少量没有收回的生水流银化成的银虫,反手一个偷袭。
格鲁危可没有什么护体法力。但他是器身融合到了极致的人之一。
他的全身几乎都换成了坚硬的玄铁,半边的肉身只不过半张皮和一些无关紧要的肉罢了。
所以这些虫子瞬间就将他半边肉身啃噬得千疮百孔,但对他的战力也没有任何损坏。
不但他的残余的肉身对他没有太大的意义,就是他的玄铁之身也是许多零部件构成的。任何一个部件损坏,对其他的部件影响也不是很大。他还能在战斗中快速更换零件。
看你的血肉之躯扛得住,还是我的钢铁之身扛得住好了!
在这些虫子的啃噬中,他几乎丝毫没做任何抵御的操作,而是抛出更多的铜球,让它们穆远身边一个接着一个爆炸。
但他忽视了一点,生水流银天生便可以溶解金属。它们化为虫子之后,便成了金属的蠹虫,很快钻入了他的玄铁之身。
而且他身上并不是每个零件都能换的。
就在这样短短不到半息的消耗战中,他忽然感觉到脑后一阵刺痛。那是一头生水流银所化的蠹虫终于蠹穿了重重的铁甲,钻入到他的大脑中。
他身上几乎所有的零件都可以更换,唯独脑子换不了!
紧接着他便感觉到双目一黑,丧失了所有的意识。沉重的铁身,连同空中悬浮的无数的铜球,哗然一声坠往无比混乱的虚空火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