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biw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 txt-第八百二十七章 探尋過去看書-5ioct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一说到自己的丈夫,酥塔脸上的笑容就显得有些许黯淡下来。她缓缓地呼出一口气,重新给艾罗的水杯倒满水,说道:“我上次按照会长您的指示,去找了那个名叫爱迪·无敌的火焰魔法师。他说……可以安排救我丈夫。但是这个时间要安排在公会冠军战之后才行……”
“为什么非要定在公会冠军战之后?这个时间段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手吗?”
艾罗问了一句。
酥塔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们说我丈夫身上的诅咒十分特殊,而且他们目前没有一名合格的死灵大师成员。所以希望能等到公会冠军战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之后,再来仔细研究我丈夫的病。”
尘埃落定之后?
治疗就治疗呗,要等什么尘埃落定之后?
之前艾罗都没有仔细思考过这方面的问题,现在听到酥塔这么一说之后,他突然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些话中有话的感觉。
换言之……在公会冠军战之前,皇家魔法师协会都在竭尽全力地做某些事情?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对方纯粹就是不想管,随便想了一个理由搪塞住酥塔,然后等到公会冠军战之后继续踢皮球的可能。
“等到我丈夫的病治好之后,我就想带着他在首都到处逛逛。啊~~~我丈夫已经在床上躺了差不多半年了呢~~~如果他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首都的话会不会十分惊讶呢?他一定会很惊讶的吧?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问的吧?嘻嘻嘻~~~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害羞啊~~~”
看着自家的这位圣骑士现在如此开心的模样,艾罗也是不由的有些放松。
但他也知道,现在的这种放松并非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如果……如果到时候魔法协会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也实在是没有能够将巴斯·杏仁饼救回来的话……
“酥塔,如果等到年底了,你的丈夫依然没有办法痊愈的话……你会怎么办?”
趁着现在气氛轻松,艾罗装作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酥塔脸上的那种幸福表情刹那间凝固,她略微想了想,刚刚还显得十分开心的表情现在立刻就变得伤心而低落起来。
这样的场景让艾罗有些紧张,连忙转换笑脸说道:“啊,我就只是说如果嘛!如果!实际上并不一定会发生这个如果的事项的对吧?”
对于艾罗的安慰,酥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的脑袋别到一旁,长长的刘海也是随之挤到右侧,露出她那深沉刘海下的一只左眼。
那是一只黑色的眼睛,漆黑的瞳孔中却是反射着明亮的光芒,就像是黑色宝石一般灿灿生辉。
在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酥塔的脑袋重新摆正,刘海也是再次遮挡住了她的双眼,紧接着,她的嘴角略微一扬,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还能够怎么办……以前,我的所有行动都是我丈夫告诉我的……我丈夫会告诉我,我们应该去哪里,去做些什么……可是如果这一次我丈夫还是没有能够恢复的话……我……我可能……只能继续去找能够让我丈夫恢复的方法了吧……只是我也不知道那个方法在哪里……”
艾罗轻轻点了点头。
端起水杯,再次喝了一口后,艾罗也开始认认真真地思考起眼前这名圣骑士的将来问题了。
当初强迫酥塔加入人鱼之歌,有很大一部分的程度上是为了能够遏制住这对夫妇的离开。避免自己因为杜冷甲的事情而引发其他各种各样不可想象的后果。
并且为了迷惑她,还特地画下一个“首都有很多医生和魔法师”这样的大饼来让她安安静静地留在自己的公会里面,不至于乱跑。
但是,这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接触,艾罗觉得自己对这位人妻的观察还算是蛮全面的。一个个性有些怯弱,在任何事情上面都没有什么主见,唯独对维护自己的丈夫这件事情上很坚决的女性。
说实话,这样的性格当初让艾罗多多少少有些不爽,但是随着日子的推进,酥塔却是终于肯拿起那面圣骑士的塔盾,并且愿意承担圣骑士的名声与力量。这种变化让艾罗感觉有些欣慰,对于这名半吊子的公会成员也不知不觉地喜爱起来。
既然自家公会成员现在显得十分的困惑,那么作为会长,艾罗也觉得……现在或许该是时候,认认真真地来处理一下这位圣骑士身上的问题了。
“酥塔,虽然我没有什么魔法或是高超的医疗水准能够治疗你的丈夫,但是我们是一个公会,这个世界上也有实际上只有公会能够去解决的问题。”
“所以我想说……你愿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孩子……那个名叫奶霜·杏仁饼的孩子?他是一个怎样的孩子?他被掳走时候的具体情况究竟是怎样的?”
这半年多的时间来,酥塔的心一直都停放在自己那昏迷不醒的丈夫身上。她没有时间……甚至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再去思考自己那个被掳走的孩子。
可是现在,艾罗却是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这让酥塔原本一直都被慢慢封闭的情感,在这一刻却像是得到了某种宣泄一般,先是慢慢地渗出……然后,化为惊涛骇浪,一口气地奔波而出!
“小奶霜……我的小宝贝……杏仁饼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呜呜……我的小奶霜……”
酥塔现在的情绪明显比较激动,那只小白猫现在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十分干脆地从她的怀里跳了出来,转身就打算走。
不过艾罗却是一把将它抱起,冲着它微微一笑,随后将这只小白猫再次塞进酥塔的怀里,让酥塔的双手中能够有东西可以摸着。
酥塔的身子略微颤抖,双手也在不断地附魔小白猫的背部。这样的强烈情绪在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她终于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见此,艾罗是略微松了一口气。倒是那只宠物猫,现在却开始用一副十分怨怼的眼神看着艾罗,似乎是有太多话想说,但一时间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的感觉。
“呼……不好意思会长,让您看笑话了。”
酥塔轻轻抚摸着小白猫,等到情绪完全稳定之后,她的脸上才再次浮现出笑容来,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
“现在想来,我儿子被褥走也已经快过去了四年了……现在小奶霜如果还活着的话,应该马上就要五岁了吧……五岁的他或许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我,但是只要让我看到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都能够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艾罗轻轻点了点头,他这个时候才感觉自己的身体稍稍恢复了不少。当下也是拿起一块面包就这水一边吃,一边说道:“我相信你,母亲的力量有的时候可以超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魔法。”
酥塔略微沉静了片刻,随后,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我的小奶霜是一个很安静的孩子。他和其他的小婴儿不同,他并不会经常哭闹。这样的情况刚开始还是让我和我丈夫有些担心的,但是这一切都等到他第一次叫我妈妈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生了一个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孩子。”
“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十八岁,但我已经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甚至是我的丈夫,在看到小奶霜之后一直以来都对圣骑士显得十分冷漠的他也出现了少许的委婉。我有的时候甚至已经觉得,就算我丈夫这辈子因为心里疙瘩的缘故而不肯加入教廷获得正式的圣骑士称号,但如果是小奶霜的话,他或许就不会再那么坚持了。”
“幸福的日子总是一天天地过,我也看着我的小奶霜一天天地长大。他长得很快,也长得很结实~~~在他满一周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一边叫妈妈,一边用小脚走路,然后扑腾扑腾地跑到我怀里来。”
“为了小奶霜,我丈夫决定努力去工作。除了不愿意加入教廷之外,他开始愿意以圣骑士的名义出去承接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而我也为了赚钱,所以就去给人家帮衬做洗衣打扫烧饭之类的工作。”
“可是为了能够帮衬做女佣,我是不可能随时随地带着我的孩子的。所以,我就将我的孩子寄托给了我们那个镇子中的一户专门帮人看孩子的人家里。”
“但,有一天当我收完工,高高兴兴地跑去找我的小奶霜的时候……”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突然停顿了。
而艾罗也是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吃面包的手,安安静静地听着。
“我的小奶霜……他……不见了。”
隔了良久,酥塔才终于呼出一口气,将这个答案说了出来。
“其实,不仅仅是我的小奶霜不见了,当时寄存在那里的许多小孩都不见了。负责看护的那户人家全都被杀,地上全都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