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5hr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奶爸的異界餐廳-第二千零三十一章 給爺倒酒-3bpti

奶爸的異界餐廳
小說推薦奶爸的異界餐廳
酒馆的风格和氛围让亚伯罕觉得很舒服,人不多,零散坐着,可能是酒过于美味,又或是这些人酒量实在不行,这会酒馆里已经有几个喝的晕乎乎的客人,倒不像一般酒馆那般喧嚣嘈杂。
亚伯罕选了个角落的位置,面朝着墙壁,一个人坐着,倒是用不着担心被人认出来和打搅。
他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喝点酒,什么都不想,喝醉了就回去睡觉,其他的事情就等明天醒来再说吧。
不多久,麦格端着三盘下酒菜和一瓶茅台放在亚伯罕面前。
“谢了。”亚伯罕随口道了声谢,目光却已被面前的三盘下酒菜吸引。
花生去皮炒制,外面包裹着辣椒和白糖,各种香料已经渗入到了花生之中,酥香清晰可闻。
“看着不错,先尝尝这酒鬼花生如何。”亚伯罕直接上手,捏起一颗花生丢进嘴里。
咔嚓!
酥脆的口感,轻轻一咬,花生的酥香便在嘴里炸裂开来。
而早已浸透花生的辣味和香料的香味,也是随之绽放。
小小的一颗花生,竟是包容着如此多的滋味和变化,越嚼越香,着实令人惊叹。
“不可思议啊,小小的一颗花生,竟然也能炒制的如此美味,而且,的确非常下酒啊。”麻辣的滋味在嘴唇上绽放,亚伯罕惊叹于这酒鬼花生的美妙滋味的同时,也是不自觉的打开了手边的酒。
澄澈的酒液倒入水晶杯中,端起酒杯,浓浓的酒香直钻鼻孔。
哪怕是亚伯罕这样算不上好酒之人,也忍不住想称赞一声:“好酒!”
品酒,亚伯罕倒是略知一二,没有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而是先深嗅一口酒香,让那浓浓的酒香在脑海中盘旋,然后再小小的抿一口。
温润细腻的酒液浸润嘴唇,然后滑入口腔,醇香馥郁,入口绵柔,口味清冽甘爽,与酒鬼花生相得益彰,咽下之后,更是唇齿留香。
“世间竟然还有这等好久,哪怕是各地上贡的美酒,也比这差了许多。”亚伯罕一脸惊叹。
这些年各地上贡给国王的美酒,不少他都喝过,但没有哪一款有这茅台给他带来的震撼大。
他忍不住又喝了一口,这次他闭上了眼睛,细细品味着酒液的各种滋味,没有果酒的甜腻滋味,也不似一般粮食酒那般苦涩难咽,也不知这酿酒师用了什么工艺,又添加了什么东西,能够让酒味变得如此迷人,令人想要沉醉其中。
然后他情难自已的想到了一些往事,当年步步惊心的夺嫡之争,手足相残,何等血腥,如今乔修与肖恩走上了相同的道路,而乔修更是因此走上了迷途,踏入了可能永无止境的深渊之中。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呢……”泪光在亚伯罕的眼中闪烁,几个小家伙年幼时的模样仿佛还在眼前。
“唉。”亚伯罕叹了口气,吸了吸鼻子,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放下酒杯,目光落到了一旁的凉拌猪耳朵和凉拌猪舌头上。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这两道菜,他便想到了麦米餐厅,想到了同样颜色红亮的凉拌菜:夫妻肺片。
熟悉的辣味,还有这一般人不敢拿上桌的食材:猪耳朵、猪舌头。
要说这是麦老板刚退出来的新菜,他也一点都不会怀疑。
可在洛都这样一家新开的酒馆里,竟然出现了这样两道奇特的菜,着实有些让他惊讶。
“莫非这老板去麦米餐厅取过经?”亚伯罕有些狐疑的回头看了一眼酒柜的方向,那酒馆老板正坐在柜台后一脸淡定的看书。
“麦老板这劳碌命,这辈子是不可能这么悠闲了。”亚伯罕收回目光,拿起筷子夹起了一根猪舌头。
亚伯罕的美食观经过麦米餐厅的重新塑造之后,对于这些奇奇怪怪的食物,已经有了极好的包容性。
毕竟烤猪眼他都能一口一个,嚼的满嘴爆浆,猪舌头和猪耳朵,简直洒洒水咯。
夹起一片被红油包裹的猪舌头,从筷子传递回来的手感是如瘦肉一般的感觉,切成薄片之后,看起来倒是意外的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就像是牛肉切片一般,裹上红油,点缀着点点熟芝麻,反而颇有些诱人的感觉。
亚伯罕忍不住将猪舌头喂到了嘴里,然后一口咬下。
麻辣的红油先在口腔中炸裂,浓香与麻辣在舌尖上绽放。
然后随之绽放的是猪舌头的滋味,卤肉的香味,配上猪舌头特有的口感,比起牛肉更有弹性,嚼起来肉汁充沛,卤香已经完全浸透,麻辣鲜香,味蕾迎来了久违的颤栗与疯狂!
“刺啦!”
亚伯罕感觉自己的衣服突然崩开了好久个扣子,最里边的贴身保暖衣更是直接绽裂了。
“这……”
“这……”
“这他喵的……是偷了麦老板的辣酱包吧?!”
“怎么可以这么好吃!”
亚伯罕呆若木鸡,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那盘凉拌猪舌头。
相比于品酒,美食才是他真正的专业领域。
在这条落寞的小街上,一家新开的小酒馆里,他竟然吃到了能够与麦米餐厅媲美的美食!
我的天呐!
这老板要不是去和麦老板拜师学艺过,那就是个天才!
亚伯罕抿了一小口酒,压制住心中的震撼,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凉拌猪耳朵。
猪耳朵同样被红油包裹着,红亮红亮的,撒着熟芝麻,看起来非常有食欲。
毫不犹豫的夹起一根猪耳朵喂到嘴里,麻辣的滋味依旧,不过猪耳朵所特有的脆骨,却给他带来了极为美妙的咀嚼口感,软糯的猪耳肉夹着薄薄的脆骨,咀嚼的时候还能听到清脆的渣渣声。
“这也太顶了吧!”
亚伯罕眉梢扬起,感觉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放松了许多。
果然,美食才是最治愈的。
不过,美酒相配,才是绝配。
一小口酒,一口菜,一人独饮,却也有滋有味。
这时,一群穿着官服的中年男人走进酒馆,寻了张八人桌坐下,点了几瓶酒和几样下酒菜。
“那小鬼,过来给老爷们倒酒。”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官员指着柜台后边坐着的艾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