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bq9优美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愛下-第三百四十五章 說不出的快感閲讀-7dfxv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咱们就等着安安心心的看好戏吧!
“虽然不用上报父皇,可是这事肯定不能这么算了!”李佑狠狠的说道:“跑来赛马场放火,这简直是想置你我兄弟于死地!”
“没错!杀了他们太便宜了!”李愔狠狠的点了点头:“必须狠狠的折磨一番才能出你我兄弟心中这口恶气!”
“我说你俩,”霸哥终于看不下去了:“你们到底还打不打啊?不打我可就动手了啊!”
“霸哥,您请便您请便!”二人见状立马狗腿的说道。
随即二人身体一仰靠在了沙发上:不是我们不想打,实在是打累了没力气了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霸哥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角落里蜷缩着的那帮黑衣人走了过去。
“妖。。。妖怪。。。你。。。你别过来。。。”黑衣人们见状立马浑身颤抖的说道,眼中满是惊恐的神色。
昨晚他们得到命令的时候也是懵逼的:赛马场里面还住着俩皇子呢,咱们这跑过去放火那不成造反了吗?!
好在后来被告知不需要伤害两位皇子后他们总算松了口气:这相比起造反来说只是放个火那罪过儿可就小多了,小多了。。。
他们甚至计划好了,等过去后直接用迷香把两位皇子迷晕了往赛马场外面那么一放,等放完火咱们拍拍屁股那么一走人就完事了。
计划是很完美,可惜他们忘记了一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
至今他们都无法忘记昨晚看到一只兔子和一只食铁兽对着自己开口讲话时候自己那惊恐的心情。。。
谁特么能想到赛马场里面住着俩妖怪呢!
难怪这赛马场没有兵丁侍卫,难怪我们这么容易就进来了!
早知道宁肯死也不来了啊!
然而世上并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
尤其是当他们不过几个呼吸便被这两只妖怪给放倒后,他们就知道自己完了。。。
彻底的完了。。。
包间内
“霸哥帮我们狠狠的干他们!”哥俩冲着霸哥叮嘱一句后继续靠在沙发上:“没想到,打人也是个力气活。。。”
“我打!”
“唔哈!”
“丢丢丢丢丢!”
。。。。。。
霸哥嘴里一边喊着乱七八糟的话一边朝着黑衣人们踹了过去,顿时房间内便是以内哭爹喊娘的惨叫声。
一个个黑衣人在那身体蜷缩成虾米止不住的颤抖着,他们现在甚至怀念被李佑哥俩打的时候了:俩人顶多十来岁的小孩子,能有多大力气,可是这个妖怪兔子。。。谁特么的教的啊!专门踢人裤裆啊!
你要是来下狠的我也就忍了,运气好还能疼晕过去,可是你特么这个力度把握的是不是太精准了点?
铁臂剑尊 奇异果子
踢的人鱼仙鱼死的还特么踢不坏,这特么疼起来根本没个头啊!
还不如一脚给踹死好呢。。。
此刻那三个被萝卜坐在屁股底下的黑衣人则是心中暗自庆幸:现在感觉能被这只食铁兽当凳子坐简直太他吗幸福了。。。
大陰陽真
之前来赛马场偷东西的那些毛贼此刻正趴在墙角,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
農家婦的重生
“啊!”
“啊!”
“啊!”
。。。。。。
“啊~~舒坦~~”李佑哥俩闭着眼靠在沙发上听着这群黑衣人在那惨叫,感觉简直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这一刻,哥俩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卢国公府
程咬金两口子商量了一番后便由程夫人修书一封,差人找快马朝着程夫人娘家送了去。
娛樂高手之縱意花叢
程夫人出身清河崔家,只不过不是主脉而是旁支,娘家那边亲人现在只剩下爹妈和一个弟弟了。
“夫君,那王寅的话你认为可信么?”程夫人疑惑了一句。
“看陛下的意思应该是真的了。”程咬金点了点头。
“这是这事儿听上去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别说你不信,我他娘的听着都玄乎。。。”程咬金摇了摇头:“不过想来陛下应该不会骗我了。再说了,王寅这小子既然是仙人的话,这样好像也没啥好奇怪的了。。。”
“不说这个了,”程咬金摇了摇头,随即抱怨的看着程夫人:“就说咱们这个好女儿吧,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咱们,要不是今天碰巧遇到了我还被蒙在鼓里呢,真是白疼她了。。。”
“你这老家伙,这是好事啊!”程夫人点了点程咬金的额头:“甭管怎么说,我看咱家凌雪和王寅这事儿是跑不掉了。”
芳年 不言君
“希望如此吧。”程咬金摸了摸下巴:“别说,平时你老说我像木头,我看这王寅才是真的木头,都这么久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回头儿是得找凌雪好好聊一聊了。”程夫人喃喃了一句。
仙人的产业一夜之间被烧成了灰,这事儿直接在长安城给炸了。
如果说之前的‘秘方泄露’和‘绿菜被偷’属于小打小闹的话,现在这情况直接相当于核弹了。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打脸了,这简直是特么要把你连根拔起啊!
“这回仙人总不能再无动于衷了吧?”这一刻,长安城所有的吃瓜如是想到。
仙人会怎么做呢?
吃瓜们一个个打气了十二分的精神,使劲的盯着王寅接下来的动作。
然后。。。
然后就没有了。。。
王寅继续在家做着‘大家闺秀’,仿佛这场大火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似的。。。
吃瓜们跳脚、吃瓜们拍桌子骂娘。。。
长安城的服务业业绩又涨了。。。
王寅仙人的形象彻底崩塌了。。。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崇拜的偶像是个怂包,更何况王寅现在的状况都不能算怂包了,说是窝囊废一点都不为过了。
之前很多对王寅无比尊敬的人现在路过他的产业废墟的时候甚至会停下来骂两句然后吐口口水再走。
人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之前这些人还对王寅奉若神明,现在看到神明崩塌后跑到他产业废墟上骂两句吐吐口水,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