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9if超棒的言情小說 明王首輔 起點-第1306章 閒王無兵讀書-bib30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即使是皇帝也不例外。这大半年时间以来,嘉靖这小子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了,国内风调雨顺,国力蒸蒸日上;边境捷报频传,版图一扩再扩,眼看就要过大年兼娶老婆了,而且还是“自由恋爱”泡到手的老婆,就别提多高兴了。
然而,正当嘉靖人生得意时,糟心的事却接踵而至了。首先是老丈人吴德友的案子,虽然发回给大理寺重审,张璁也重新判了让嘉靖满意的结果,可这案子就是结不了,为啥?胡世宁那头犟驴不肯签字结案啊!
原来按照规矩,所有人命官司最后结案都必须得经过刑部一把手,也就是刑部尚书签署盖印的,最后再交给皇上打勾执行。
正好吴家犯的是人命官司,尽管张璁已经判了吴家的管家偿命,吴府大公子吴昊徒刑两年,但是胡世宁却以有失公允为由拒绝签字结案,估计这位也有跟嘉靖斗气的成份,毕竟嘉靖耍了小聪明,把案子发回给大理寺重审,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其中的小九九了,胡世宁又岂会不明白?
于是乎这位胡尚书便决定充分发挥屎坑石头的本色,誓要把耍小聪明的嘉靖恶心到底,好让他明白什么叫邪不胜正,须知刚正不阿的大臣是绝不能糊弄的。
就这样,虽然案子一早已经审完了,却一直结不了案,为了此事,大理寺卿张璁和刑部尚书胡世宁已经吵翻了朝堂,后者甚至直斥张璁为了讨好皇上而断案不公,公然亵渎大明律法,人人得而诛之。
这下嘉靖也被惹毛了,虽然治国需要能臣、诤臣、谏臣,但顶心顶肺的诤臣也不是谁都能忍的,所以嘉靖便对不懂变通,爱认死理的胡世宁产生了厌恶之情,对“体恤”上意的张璁则越发的喜爱了。
嘉靖所遇到第二件糟心的事却是来自西边,腊月二十那天,他收到了俞大猷的加急奏本,是关于叶尔羌汗国发生政变的事,亲吐鲁番的宰桑哈斯木政变夺权,软禁了叶尔羌大汗萨亦德,并将台吉和明国使者黄大灿等人围困在叶城。
此事非同小同,倘若处理不慎,弄不好会搞乱大明在西域的整个布局,甚至会危及已经收复的关西七卫,一旦关外的明军两面受敌,说不定瓦剌和鞑靼也会有变数,真正的牵一发动全身。
于是嘉靖立即召来一众朝臣商议对策,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必须再派出一名使者出使叶尔羌与宰桑哈斯木谈判,同时命俞大猷派出一支劲族,以大军压境之势威慑叶尔羌,逼使哈斯木不敢轻举妄动。
腊月二十二日,廷议完毕,嘉靖便命人火速赶往哈密向俞大猷传旨,结果圣旨发出后,嘉靖便有点后悔了,后悔没有先征求徐晋的意见,毕竟这事牵涉太大了。
而这也恰恰反映出嘉靖目前的矛盾心态,一方面很想证明自己,即使没有徐晋的辅助,自己也能把事情办好办妥,另一方面却是一直以来对徐晋过度依赖而产生的一种不自信,生恐自己把事情办砸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嘉靖和徐晋君臣之间产生了嫌隙,纯粹是嘉靖想证明自己而已,就好比学生想在老师面前尽力表现,以获得老师的表扬和赞赏一般。
一旦嘉靖在徐晋那获得了充分的肯定和自信,那他就算出师了,再也不需要徐晋这个掌舵人了,说得好听点叫艺成出山,说得不好听叫鸟尽弓藏,这是一个少年皇帝成长的必然过程,最高权力注定是不能分享的,要不然也不能叫“御极”了!
其实鸟尽弓藏也没什么,最怕就是兔死狗烹,前者只是雪藏,后者连最后的价值(肉)都被利用尽了,所以对徐晋来说,能鸟尽弓藏也是很好的结果,功成身退,当个安安稳稳的富贵闲人他不香吗?
嘉靖六年腊月二十五日,马上就要过年了,芝儿小姐大年初一入宫,所以整个北靖王府忙得不可开交,徐晋这个一家之主更是连轴转,差点没累成狗,答应给永福公主画像的事自然也抛诸脑后了,估计也得压到年后才有时间顾上这事。
幸好永福公主兰心慧质,善解人意,显然也知道徐晋这段时间很忙,所以并没派人催他。
腊月二十六日上午,徐晋刚刚和宫里来的司礼监太监商议完关于芝儿初一入宫的步骤细节,管家大宝便表情古怪地进来禀报道:“王爷,外面来了奇怪的人,说要求见大帅,小的问他是谁又不肯说。”
“大帅?”徐晋心中一动,只有军中的人才会叫自己大帅,于是便问对方长什么样。
大宝便答道:“那人长得十分高大,嗯,有亲家公谢老爷子那般高大,黑头发,但眼睛却是淡蓝色的,会不会是四夫人家里的亲戚?”
徐晋心里咯噔一下,猛然想到一个人,急忙道:“快带他进来。”
大宝见徐晋神情激动,只以为真是四夫人薛冰馨的亲戚,当下不敢怠慢,立即跑了出去把人请进来。
很快,一名铁塔般的大汉被带了进来,只是此人身上脏兮兮的,满脸的风霜,一双蓝色的大眼布满了血丝,见到徐晋后立即跪倒行礼:“宋大眼给老爷请安!”
原来此人不是别个,赫然正是宋大眼!!
话说冬月二十五日那天,宋大眼和郭黑子抵达敦煌,向守将仇鸾报告了叶尔羌的情况,然后仇鸾便把他们留在敦煌,一方面派人前往哈密报告俞大猷。
宋大眼担心王翠翘的安危,毕竟保护王翠翘是当初徐晋交给他的任务,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没把王翠翘安全带回京城交给徐晋之前,他的任务便还不算完成。
所以宋大眼在敦煌逗留了五天,便决定赶回京找徐晋,向他禀报王翠翘的情况,毕竟那平西大将军俞大猷可不管这种私事。
由于宋大眼并不是官方的人,所以他要离开,仇鸾也不好阻拦,就这样,宋大眼告别了郭黑子,离开敦煌,骑马从嘉峪关入关,一路往京城赶去。
从敦煌到京城近六千多里路,再加上眼下正是严冬,道路难走,所以宋大眼花了二十多天,途中冻毙了三匹马,这才赶到了京城,不可谓不辛苦。
宋大眼未曾到过京城,又没有路引,好不容易才混进了城中,接下来便好办了,以徐晋的名气,一打听便找到了住处所在。
此时看着跪倒在跟前的邋遢大汉,徐晋既惊喜又激动,连忙上前扶起道:“大眼,原来真的是你,翘儿呢?”
“对不起老爷,小的未能保护好夫人!”宋大眼沉声道。
徐晋的一颗心瞬间沉到的谷底,急忙问怎么回事!
宋大眼便将这些年游历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徐晋听闻王翠翘只是被困在叶尔羌的叶城,倒是暗松了口气,还好,至少人还活着,唉,这败家娘们还真不让人省心,胆子也太肥了,竟然最远跑到了波斯的首都大不里士,等平安回来后非胖揍一顿屁股不可。
“老爷,如今夫人被困在叶城,城中只有两万守军,怕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宜早出兵救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宋大眼道。
徐晋不由剑眉一挑,淡道:“如今已然入冬,当地滴水成冰,如果城中粮食充足的话,两万守军坚持到明年开春是没有问题的。”
宋大眼点了点头道:“叶城是叶尔羌台吉拉希德经营的,城高墙厚,储备还算充足,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徐晋摆了摆手道:“出兵救援之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需细作计较,大宝,先带大眼下去安顿。”
于是大宝便把宋大眼带了下去梳洗吃饭,在此不再赘述了。
此刻,徐晋却是犯难了,现在的他虽然位高名重,实则却是富贵闲人一个,手里没有兵权,在朝中也没话事权,除非他有撒豆成兵的本事,否则带兵救援叶城就是个笑话,所以此事还得嘉靖首肯啊!
徐晋在厅内踱来踱去,眉头越皱越深,既然宋大眼都已经赶到京城了,那么嘉靖从官方途径肯定也得知了叶尔羌汗国内所发生的变故,为何这段时间不见他找自己商量对策呢,抑或他已经作出了应对?可是此事非同小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愿他不要作出错误的应对才好,否则西域地区的一手好牌将会变成烂牌。
徐晋坐立不安地踱了半小时,很想入宫问一问嘉靖,最终还是按奈住了,既然决定了要放手让嘉靖干,在对方没有主动找自己之前,实在不宜出面干涉,更何况还有几天芝儿就要入宫了,还是等办完这件事再作计较吧,反正相隔万里,急也急不来,但愿翘儿和少云兄吉人自有天相吧!
一转眼便是嘉靖七年的大年初一了,这一日,北靖王的义妹贺芝儿被册立为贤妃,全城张灯结彩,举国同庆,比之前谢三枪和依萨娜郡主成亲还要热闹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