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2eo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討論-487路遇鑒賞-3xlq5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毕真真二女落脚武当山下,整日里寻幽探密,夜里栖宿林泉古洞,端得逍遥自在,却因为武当山深林幽静,罕有人住,也没有遮掩每日里起落的剑光,倒是让山野樵夫偶有所见,一来二去,这武当山就有仙缘临世的传说出现,不仅愈传愈烈,而且还有鼻子有眼,说是某日山谷间宝光冲天,隐有仙乐奏响,天女舞蹈,甚至还被毕真真二女也知道了。
厮时武当山原本属于樗散子等人的道场,早已经太元散人和樗散子之手,赠给了另一位道友(此见前文),长眉真人任寿也因此移居峨眉凝碧崖,而那位此前并未明说的道友,就是一武当山成道的三丰真人张邋遢,只是这位本是北极玄天真武大帝临凡,所以修道虽比长眉真人晚上百年,成道飞升却还是在长眉真人之前。
不过张真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所留人间道统固然是玄门正宗,但门下弟子却良莠不齐,飞升前有没有留有遗命,嘱意哪位弟子出掌武当仙门大权,所以众弟子借机反目,偌大武当山除了灵灵子一脉之外,其余弟子纷纷带人出走——武当山分为内外,内门属于仙门,外门属于凡俗,不过反倒是凡俗中武当山门有掌教应世,规矩道统一丝不乱。
虽然内门的仙门分裂,但张真人依旧留有后手,武当本就持开放态度,所以心明神尼与灵灵子才以真人所遗仙剑为凭,请了昆仑派中素有威名的半边老尼出掌了武当仙门,而半边老尼可是素来以秉持戒律著称的。半边老尼前往武当山之后,灵灵子这才得以与师姐心明神尼合炼九柄太乙分光剑,将两位作恶多端的师兄弟林莽和李琴生斩杀,算是清理了武当门户。至于剩余的一位武当五大长老之一的郝行健,却是在北海斩蛟之时,命丧渔人彭格之手,这渔人彭格日后也有武当、峨眉另有牵扯不提。
换而言之,此时的武当山,唯有半边老尼的弟子还是比较活跃的,至于灵灵子门下因为主要是男弟子,又尊灵灵子之命,依旧以隐忍为上,反倒没有行走江湖创下名号之人。而武当仅存的除了灵灵子一脉之外,当年的心明神尼是孤家寡人,也没有留下弟子,如今更是早已在清理了武当门户之后,就已经飞升。所以,偌大的武当山,也不过就是所谓的武当七女为外人所知了。
毕真真二女在武当山逡巡,其实就是因为几番搜寻,也没有找到当年翠屏山庄的故址,倒也不怪二女执拗,实则是当年封印翠屏山庄的时候,申无垢的道行已经是天仙巅峰,比诸现如今在世的佛道两门的高人不差丝毫,以那些高人的所为,自然不会出手将申无垢的旧居强行破开,除此之外,别人自然没有将封印破坏的可能了。所以,二女找不到,才是正确的。
只是二女滞留之处,距离如今的武当山仙门所在并不遥远,要是偶尔有剑仙来去,武当山这几位女仙倒也不甚在意,毕竟如今的武当弟子稀少,仅仅能防护柱山门,对于山门之外可就无力限制了。但两女这一不走不要紧,还带出来了所谓的仙缘启封的传说,可就引来了不少的旁门左道之辈前来觊觎。
这是毕真真二女来到武当山的第五天,这五天里倒是第一天、第二天两女还在当年韩仙子讲过的翠屏山庄旧址附近寻找过,可是从第三天开始两女就实际上已经放弃了,游山玩水却放到了第一位,反正武当山地域广大,景色优美的地方实在是很多——当然了放弃寻找翠屏山庄,不代表二女就不在惦记,就如同凡夫俗子一样,两女也有撞仙缘的想法。
只是眼前的一幕,还是令两女有些惊讶。原本两女从山间樵夫嘴里也听说了所谓山间宝光的说法,一直也没有在意,哪里想到竟然吸引来了不少的旁门散仙的到来,甚至还与武当派的女仙斗了起来。
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别的,而是武当派中女仙们所用仙剑的剑光往往是青白色的,而眼前,就在两女确定的翠屏山庄旧址上空,那两道正在激烈交锋的剑光中的一道,就是典型的青白色剑光,而另一道暗红色的剑光,明显不是出自正道修士之手。
毕真真和花奇也是修道数百年的老手了,虽然因为心性的问题,始终没有勘破关键一环,没有能修成婴儿,成就地仙,可也是散仙中最顶尖的那种,眼力自然没有问题,一眼就看出那道暗红色的剑光,乃是如今横行关中的华山派所炼的剑光。那华山派开派祖师烈火祖师自炼有一套都天烈火阵旗,能布下都天烈火大阵,焚山煮海不在话下,护山守洞更是难破,与峨眉派的两仪微尘大阵相比,用起来倒是简单了许多,虽然没有化微尘为两界的威力,但漫天的烈焰一样难以对付。
只是华山派除了这一套都天烈火大阵之外,别的法术神通可就不在毕真真两女眼里了——这可是当年祖师点评天下正邪诸派时,对华山派给予的评价。当然了,以祖师的道行,给什么样的评价都不为过,可是两女却不敢真的这样认为,仅仅眼前的情形,就很说明问题了。虽说不知道青白剑光的主人是武当众仙中的哪一位,可是暗红色剑光的主人能与之争斗这么久,剑光色泽依然明亮不减,就说明二人的实力相差无几。
以毕真真二女对于现在武当山众仙的了解,此时出现在山门之外的,就只有半边老尼的女弟子,而老尼为首的几个弟子,能有这种剑术水平的只有两人,就是老尼首徒照胆碧张锦雯,与次徒摩云翼孔凌霄了。
对于照胆碧张锦雯和摩云翼孔凌霄,毕真真二女还是略有所知的,这两女据说都是豪爽大方的脾性,只要对了胃口,结成好友,日后有事,绝对是召之即来,为朋友愿出全力的。毕真真与花奇别看也是打入门就在一起修炼,可是有一节,就是二女如今交往的能称得上朋友的,可着实没有几个,此时见到山间剑光纵横,而且青白剑光有些落在下风,不由得起了相助之意。
毕真真二女其实猜的基本上没有错误,只是忽略了一点,就是斗剑的双方都不止一人,武当派现身于此的的确是日后并称武当七女中的四人,而华山派来此也不是一个。而且除了华山派的凶徒之外,还有别的妖邪在场。正在斗剑的武当派女仙之所以落在下风,也并不是剑术不够,而是被下方观阵的凶徒的污言秽语扰乱了心神。
而与斗剑女仙站在同一阵营的另外三人,此时的状况也不是太好,尽管看不出来有身负重伤的,可也不是气息粗壮,就是身上带有血丝血点,身上的衣服也有破损之处;至于对面站着的旁门散仙,人数不仅比武当这方多出了三人,而且有男有女之外,倒也没有一个是完好的,多多少少也是身上有伤,最惨的两个,竟然还折了胳膊瘸着腿。
虽说看场面来说,武当四女这边还占着上风,但双方其实都只有正在斗剑的两人还有余力,其他人都是丧失了战斗之力,只要这两人分出胜负,就是大局抵定。可惜的是,经毕真真二女仔细观察之下,却发现正在斗剑的双方,其实实力并不均衡。主要是武当那位女仙手段比较单一,此时又被乱了心神,而华山派妖人手里往往不止手中飞剑,更多的还是各种阴毒法宝。此时华山派妖人占据了上风,就有十足的时间将其他手段用了出来,而一旦这些阴毒手段使用出来,就是那位武当女落败的时候到了。
毕真真二女这样想着,也就暗中来到双方侧方躲了起来,两女打的主意很是简单,要是正常的斗剑,两女就不会直接插手,但若是武当女仙败了,两人也会出手防止华山妖人赶尽杀绝;要是华山妖人半道使用法宝暗算,说不得两女就会及时出手,到时候可就不是做双方斗剑结果的见证了——虽然也没有人请毕真真二女前来见证。
果然,就在二女刚刚藏好,那个华山派的妖人手中就飞出了一道昏黄宝光,对着武当女仙砸了过去。此时的武当女仙手中的飞剑正在与华山妖人的飞剑纠缠在一起,那道昏黄宝光有飞行快速,即使武当女仙的飞剑能即使拜托对方的纠缠,再行回防也有些来不及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用护身法术硬抗。
可是除了少数佛道两门最顶尖的护身法术或者炼体之法之外,蜀山世界还没有那种护身法术能挡得住法宝仙剑的锋锐,一时间在旁边观看的三女眼珠子都红了,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嘶声大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两道青光后发先至,一道直接将飞来的昏黄宝光撞飞,另一道直接飞临华山妖人的头顶,只围着妖人脖颈一转,“锵”的一声大响,那妖人身上斜斜掉落了一件被青光分为两半的黄铜法宝,随即妖人浑身一震之后,手中突然多了一杆三角大旗,上面发出无量烈火,这才挡住了青光的第二次斩杀。至于那两片黄铜法宝落到地上,再次发出叮当之声后,众人才看清原来是一具类似于明光铠护颈的法宝。
华山妖人不顾法宝被毁,也顾不得在操控天上的飞剑,只是大喊道:“哪里来的小贼,竟敢出手暗算你家沈爷爷!”
“原来是华山派烈火老道的恶徒三影神君沈通,怪不得占了上风还要施展暗算手段。要是你只是斗剑斗败了武当派的姐姐,姑奶奶也不会将你等怎样,不过,既然你不讲究,就别怪姑奶奶手辣!”毕真真一边说话,一边手指着围绕沈通飞舞盘旋的飞剑,不断地对着沈通扛着的大旗冲击、切割。
原来刚才的确是毕真真和花奇同时出手,只不过花奇出手去解救武当派女仙,而毕真真不仅要解救了武当女仙,还打算将华山妖人一举斩杀,只不过没想到沈通前些年无意中得了一件唐人的明光铠,其中的头盔和护颈还是完好的,而且灵性十足,于是将这两个部件炼成了法宝,只是头盔被其师兄飞天夜叉秦朗见猎心喜之下,用一件法宝从沈通手里换走了,而今天,仅余的护颈又在毕真真飞剑之下损毁,不过倒也同时救了沈通一命,要不然就被毕真真一剑枭首了。
至于随后沈通扛出来的那杆大旗,倒是有些非凡之处,乃是烈火祖师让华山众弟子炼制的都天烈火神旗中的一杆,是为了布置华山派的护山大阵的,甚得老烈火的重视,所以能挡住毕真真手中的飞剑,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当然这也是毕真真如今依旧在散仙中打转的缘故,林晓门下弟子得到的飞剑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持剑之人道行越高,飞剑就会越发的厉害。要是毕真真此时稍有破丹成婴的迹象,那么沈通祭炼的护颈法宝绝对挡不住毕真真飞剑的一击,那时候就不仅是护颈断成了两片,就连沈通的脖子也会被割断大半。
听到沈通大喊大叫,毕真真与花奇站在了武当四女身前,两人虽然一丑一妍,但表情却非常一致,都是眯着双眼,一脸的鄙视:“丑人多作怪,姑奶奶就是看不过你暗中算计,这里也不是你华山派的地盘,还不赶紧滚!”
毕真真这话说的十分不客气,可是眼前敌众我寡,沈通还看了一眼身边众同党,一个个都是神色仓皇,加上刚才护身的法宝被毕真真一剑斩断,知道身上其他法宝品质还不如那件,只能十分憋屈的向后退走。
眼看着华山妖人飞走,毕真真二女这才有时间仔细看看武当四女的情况,这一看之下,才发现武当四女其实伤势并不重,只是大都是真气耗尽,就连最后一个与沈通斗剑的女仙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沈通一行七人,可是与武当四女来了一个车轮大战,对方人多,道行又相差不远,故而才落地如此地步。不过也说明即使单个的武当四女,任一人也要比华山妖人三影神君沈通不差,只是江湖经验不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