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xnu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塊屬性板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章 走向寂滅閲讀-ybpvq

我有一塊屬性板
小說推薦我有一塊屬性板
异域之中,另一个伟岸的存在出手了,他的手掌伸出,掌中好似有着日月星辰在旋转,一颗颗巨大的星辰,在他掌中生灭。
这种场景无疑是可怕到了极点,明明只是一只手掌而已,但却好似凝聚了世上所有的道,强大到超乎人的想象。
这是异域的另一尊不朽之王,俞陀!
他对安澜施以了援手。
这一刻,帝关之上九天十地的众多高手,心中不禁一凉,而异域的众人,却是尽皆振奋。
刚才他们无敌的古祖安澜被压制,甚至被击伤,着实打击了他们,但现在,俞陀出手,却是让他们以为大局已定。
孟天正就算再强又如何?!
终究不可能敌过两尊不朽之王的联手!
轰隆隆!
三个绝代强者的杀招碰撞在了一起,简直是要粉碎宇宙最根本的规则,使得时空震动,生出无限的波澜。
这样的大战太少见了,特别是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
天渊这个地方,可谓是特殊到了极点,这里是一片寂灭的宇宙,无数的残缺规则凝聚,化作了这里的特殊环境。
时空的门户,因为三个绝代强者杀招的碰撞,被洞开了,岁月长河显现,无数浮光掠影,混混沌沌浩浩荡荡让人看不真切。
然后,在无数人惊讶的目光里,岁月长河之中,竟然有一口青铜古棺浮现。
青铜古棺沧桑而古老,其上好似凝聚了无数的光阴,除此之外,其上还有很多痕迹,有拳印,有兵器的痕迹,好似其经历了无数的惨烈战斗,让人看了都不禁生出一股悲意。
棺材之中不葬活人,究竟是谁,埋葬在里面,就连死了,也有继续以棺材与人征战?!
许多人都不禁生出这样的疑惑。
“终于见面了!”
青铜古棺之中,传出这样的声音。
“你又一次来到了这一个节点,只是这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你虽然找到了我的法,并逆行追溯,但你终究不是我。”
楚明对着那口青铜古棺说。
“我的确不是你,但我却未必不能成为你,终有一日,人人都能是你,都能成为你!”
青铜古棺里,响起了那个声音。
“抓到你了!”
就在这时,岁月长河激荡,掀起无穷劫波,紧接着,一阵幽深而恐怖的声音,从岁月长河的下游逆流而上。
一个恐怖的魔神,出现在了岁月长河之中,他踏着岁月而行,好似要降临这个时代。
面对这尊魔神,所有人都不禁生出了无限的恐惧,这尊魔神实在是太强大了,纵使隔着岁月,也强大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境地。
仙王,就算是最强大的仙王,也决计没有这么恐怖。
魔神探手,向着青铜古棺抓去,但就在这时,另一只手掌也出现了,从岁月长河之中伸出,悍然抓向了魔神。
这时楚明出手了,不过不是这个时代的楚明,而是楚明的现在身。
“是你!!”
伴随着一阵凄厉的余音,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而见证这一切的众人,更是觉得自己恍然是陷入了梦里。
岁月长河依旧,但却陷入了平静,青铜古棺在岁月长河之中沉浮,但却并不做什么,丝毫没有干扰这一段岁月的影响。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节点,为楚明所守护,除非可以战胜楚明的仙帝之身,否则,根本不可能对这一段岁月,造成任何的干扰。
而楚明仙帝境界的楚明有多么强大?!
就算是古往今来所有的仙帝加起来,也不可能与之匹敌,上苍之下,这是真正的无敌!
“抓到你了!”
这一段时空里的楚明再次动手,他一掌摄出,一直巨大的白金手掌凭空抓摄,竟然直接将安澜抓了出来。
安澜挣扎着,但却始终无法逃脱楚明的抓摄。
“是你,你不属于这个时代,为何要显化于这个时代!”
安澜怒喝。
刚才岁月长河之中的短暂交手,被安澜见到,他隔得很近,是以看的无比分明,楚明的真实身份,分明是另一个时代的无敌者。
对方这样干涉岁月,对他出手,这让他极其不甘。
“你干涉岁月,你会因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安澜咆哮。
“不,这里的确是我的时代,你不懂!”
楚明摇头,掌中道火燃起,化作大道烘炉,竟是要直接将安澜炼化。
这样的事情,他在无数的轮回里,做了很多次,是以可谓是驾轻就熟。
安澜死了,俞陀退了,这一战就此落幕,楚明没有追到异域,他到底还不是仙王,若是落入异域诸王的围攻之中,虽然杀不了他,但却极其麻烦。
而随着这一战结束,楚明也消失在了人前,无人知晓他去了何方,事实上,楚明走出了此界,去了界海,他于界海之中演法,演化他化千古之法,欲要让此法度彻底圆满。
岁月匆匆,转眼万年,凭借法度共鸣,楚明他化千古圆满,以此于过去时空登临仙帝之境界,铸就过去无敌身。
也正是在这一时刻,楚明的现在身里,一点灵光飞出,顺流而下,进入了岁月长河的下游,那难以揣度的未来。
那一段岁月,沧海成尘,雷电枯竭,界堤崩塌,彼岸寂灭,界海已经消失,一切的物质,一切的能量,一切的时空浑然聚合,化作了唯一的大界。
这样的大界,很像无数纪元之前,岁月的源头时候的洪荒时代,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界海,也没有什么诸天,只有唯一之真界。
但也仅仅是很像而已,唯一之真界是一切的开始,而这里是一切的终结,开始是由一化万,直至无尽纷繁,而终结却是化万为一,直至一切寂灭。
那葬身古棺之中的生命,便是属于未来,得到了楚明在上一个轮回,留在此间的法度,并见到了其中的可能性,想要从中找到希望,挽救这个绝望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