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j8l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起點-887.四大菩薩劫難-6503i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87、四大菩萨劫难
东海,碧游宫,通天带者张楚岚和张灵玉在此落脚,也是他身入混沌之后第一次返回洪荒道场。
“碧游宫?是师祖道场?”
张楚岚至今还以为自己所拜的师尊乃是通天教主弟子,一旁,张灵玉也是如此,听到张楚岚声音,同样将眼神看向通天,惹得通天飒然一笑。
通天没有马上解释,带者二人进入道场深处,直接踏入宫殿之内在云台之上坐好,这才开口解说起来;
“好叫你二人知晓,贫道就是通天!”
张楚岚和张灵玉瞬间就愣住了,双眼瞪起,嘴巴张得老大,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二人从没想过自己还能拜得圣人为师,这份惊喜太大,以至于二人直感觉自己尚在梦中。
良久,二人才反应过来,更知道眼前师尊不可能骗他们,赶紧拜倒在地,口称师尊,心中更是欢喜异常。
“我与刘浩本是莫逆之交,隐瞒身份,也是不想拉开阶层,你二人日后再见他时,休要暴露才好!”
“谨遵师尊之意!”
“如此尚好,今日起,你二人就在此间修炼,贫道本体尚在混沌之内不得临凡,便由这具化身教导尔等,不入大罗,不得出此间道场!”
“是!师尊!”
张楚岚和张灵玉都没有丝毫他意,今日方知机缘之大,哪有其他念想滋生?他们哪里知道大罗金仙可不好修炼,这一下想要外出却不知要多久了。
首阳山,冯宝宝却没有诸多念想,老子也对她没有其他限制,相比于通天,老子更加自信,他相信哪怕冯宝宝四处溜达,也没人敢斩杀之,以他的面子,洪荒当真没人敢不给;同样,他也知道冯宝宝不是四处惹事之人,滚滚红尘至今没有在冯宝宝身死沾染丝毫,也是老子毫不犹豫将之收入门下的最大理由。
“嗯?通天倒是好算计!”
就在冥河老祖出现之际,老子有感,瞬息就明了了其中缘故,对通天的布局也赞扬一声,等到云霄将九曲黄河阵发动,老子更是微笑以对,再看到燃灯几人对应之策,笑容又添加一分。
一旁,冯宝宝歪着脑袋疑惑的看了老子一眼,看到老子没有解释的意思,也没有追问之意,继续着自己刚刚得到了功法参悟起来,这让老子十分满意。
倒不是老子不想让冯宝宝知晓这些,而是对冯宝宝心态的赞扬,一段时间的相处之下,老子对冯宝宝的性格已经摸透,也知道即使自己解释,冯宝宝也多半给一个‘哦’字回应,根本对此没有多一分兴致,相反,倘若他和冯宝宝说起张楚岚,反倒能让对方兴趣十足。
“碧游宫吗?倒也不错!”
老子看冯宝宝沉入参悟功法,也没有多言,测算到张楚岚状况,也是为了日后冯宝宝冷不丁问起之时有个答案,他对此却没有阻挡之意,真若是冯宝宝对外界没有了一丝牵挂,反而不好,那样的化,反而失去了一丝人意,对修道而言反而弊大于利。
从冯宝宝身上收回视线,老子再次看向混沌边缘,和刘浩不同,他却清洗的看到了普贤几人在九曲黄河阵之内的状况,那份恐惧面色同样清晰的展示在他眼中。
“便是能破阵而出,也好损耗不少!”
老子呢喃一声,也知道这一次佛门四大菩萨化身凶多吉少,辛苦破阵而出,外围还有着无当圣母几人随时补刀,便是能逃脱,也要付出众多代价。
“燃灯,却是有了其他念想!大乘佛教、小乘佛教,也不枉我辛苦将多宝化佛!”
老子今日十分满意,特别是看到燃灯表现,才有了自己函谷关化佛之时算计的成果,此前,多宝彻底融入佛门,老子心中虽也算计到了,终归还是有些不爽的,今日燃灯表现,也让他知道虽这份算计没有收到最大效果,但还是在佛门埋下的分裂的种子。
他心中算计着,赶紧以燃灯带者佛门上古七佛这般防守下去,冥河老祖想要破局还真难度不小,再加上弥勒在旁掠阵,冥河想要斩杀之,变得几无可能,等到不周山残脉的如来化身反应过来前来救援,这份埋伏也失了意义。
“二十四诸天,虽不够圆满,但也有了小成之意,莫不如?”
老子心中一动,斩杀不了燃灯一伙,还不如让冥河老祖将燃灯最大的依仗破去,一旦功成,燃灯势必要抓狂,这份和大乘佛教的裂痕也势必要加大许多。
想到之后,老子也没有再等,直接传音入了冥河老祖之耳,而后便不再关注。
混沌边缘,冥河老祖心中也有了烦躁之意,燃灯几人明摆着要和他耗下去,他倒是不怕,反而担心自己手下四个阿修罗王,当真佛门这些准圣本体前来,手下四个阿修罗王能不能挡得住还真是问题。
正在此时,老子声音传来,也让冥河老祖眼前一亮,只见他身体一震,两具三尸化身化作烟尘投入本体之中,两柄宝剑挥舞,朝着防护其中一个点狠狠斩去,这个点,正是燃灯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所化的诸天之一,也是老子提示的最大弱点。
阿鼻元图二剑,乃极品先天灵宝,配合着冥河老祖致命一击,硬生生将一心防护的燃灯打得一个措手不及,一抹血丝从他嘴角溢出,身体更是发麻的厉害,这份僵硬,被冥河看在眼里,手中宝剑紧接着劈砍而下,这一次宝剑之上,更是附带着无边业火,直将燃灯几人看得一个恍惚,差点将他们身上的业力牵引而出。
这下,却是让冥河抓住了最佳机会,第二次劈砍,直接将燃灯散播在外的一颗定海神珠打落周边,不等燃灯收回,宝剑之中的无边业火就覆盖其上熊熊燃起,逼得燃灯不敢再动,慌忙之际,更是诵念经文使命压制自身业力。
从上古至今,燃灯可做了不少坏事,杀人夺宝更是数不胜数,一身业力若非他压制,早就迸发而出,哪怕恶念斩去,依旧无法清除,也是碰到了‘业火红莲’的拥有者冥河,否则以燃灯修为还真不怕他人牵引。
可今日遇到大敌,一个措手不及之下,直接将他压制灵魂深处的业力前引而出,差点让他这具恶念化身崩溃,也是他修为够深,才能在一边防守之下压制,可这般做法,却让他对被冥河斩落的那颗定海神珠失去收回机会,那无边业火之下,直接将那颗定海神珠之内的元神之力燃烧殆尽,被冥河老祖收入囊中。
等到燃灯好不容易恢复之时,这才发觉自己二十四诸天丧失其一,心中怒火万丈,正要搏命之时,又看到冥河手中两柄极品先天灵宝继续朝着其他定海神珠劈砍而来,这下让他亡魂大冒起来,再不敢拼命,只想着如何逃离才是正经。
“轰!”
燃灯心中在滴血,他知道如果继续被冥河老祖这么劈砍下去,很可能剩下的二十三诸天也保不住几个,他哪里还敢让对方继续下去,可他又没有其他办法,只得高呼弥勒帮忙。
“弥勒,你再不出手,吾等今日就要交代这里了!”
弥勒岂能不知?不过是乐得看到燃灯吃瘪罢了,燃灯高呼之下,他也顾不得许多,只得将隐藏的底牌掀开,只见一道降魔杵出现他手心之内,其上金光闪闪,散发着一丝丝圣意,分明是圣人之物,也是他做为接引准提嫡系弟子的最大底牌。
“哼!”
冥河老祖一看到弥勒手中降魔杵,就知道今日事不可为,原本他还想着抵挡片刻,哪知道弥勒根本没有将之朝着自己打来,而是操控其覆盖防守,这让冥河一震疑惑,很快,他也明白了对方深意,转头朝着截教四人方向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心中直感叹佛门到底不是铁板一块,其内这般龌龊,今日合该由此一劫。
冥河在感叹,混沌之中的接引准提却是面带悲伤,哪不知道弥勒算计?分明是想着趁机给如来一系一份重创,只不过知晓归知晓,二圣也没有告知如来之意,说到底,弥勒才是他们真正的嫡系,更知道告知了如来,反而会加深佛门的内耗,还不如装作不知为好。
“师兄,八宝功德池尚有不少功德,几个菩萨失了化身,也能再次凝聚,如此也好,至少截教今后没有了针对佛门的借口!”
准提这话,却是在劝解接引,或者说,他同样在劝说自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好,今日之后,通天也不能再言其他,哪三千红尘客与截教的因果却是完全断了!也算不行之中的大幸!”
二圣也只能这般自我安慰了。
他们却没有发现燃灯的不对劲,在他们看来,这本就是燃灯的性格,自私自利,在殷商封神之时,便是这般,为了破十绝阵,硬生生将诸多阐教弟子拿去祭阵,如此自保,反而更贴合燃灯性格,当真让燃灯大无畏放弃自身利益去救助几个菩萨化身,二圣反而要怀疑了。
此时的燃灯,尚且不知他隐藏的很好,他也没有心思去管这些,心中算计着该如何将被冥河老祖夺取的定海神珠取回,硬取,燃灯还真没有丝毫把握;
血海不灭,冥河不死可不是开玩笑的,便是圣人,也不敢让血海蒸干,换言之,冥河在洪荒在不死不灭的圣人也没有什么差别,以燃灯实力,想要从冥河手中夺取宝贝,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来硬的,直接被燃灯放弃了,软的,他也没有答案,他想不出拿什么换取,更想不到冥河如何才能答应将之返还。
“且日后到血海拜访一番才行!”
燃灯想不到答案,只能等哪日本体回归再一起去血海拜访,他心中也想着是否要将自己对佛门态度掰开了和冥河分说,他知道这样的话拿回定海神珠的可能性会增大许多,只不过,他也不敢保证冥河是否会将之泄露出来,以冥河老祖对佛门的憎恨,必定巴不得佛门多一个敌人吧?
“阿弥陀佛……”
一声悲鸣打断了燃灯的思考,抬头看去,只见远方文殊菩萨化身正在开始消散,而后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西方射去,这让燃灯心中一紧,唯恐截教四人将这道流光拦下,当真如此,便是佛门有了八宝功德池也无法凝聚准圣化身了。
“还好,还好!截教还没有和佛门不死不休之意!”
燃灯心中松了口气,也是他以己度人,以为截教到了这个时刻,定会落井下石,斩草除根。
他哪知道,截教几人到此不过是为了出一口恶气,根本没有彻底斩杀对方准圣化身的想法。
倒不是截教四人怕了,而是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
一方面,斩杀一个区区准圣化身,到底不是真正斩杀敌人,反而让敌人因为失去一具三尸化身而破罐破摔,彻底疯狂,与算计不符;
也是因为截教四个准圣根本没有阻挡舍利流光,使得普贤三人彻底松了口气,感觉被对方斩杀一次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份想法一出,三人反而彻底放开了,对截教四人的恨意也消失得一干二净,相反,这份恨意却朝着燃灯几人开始积累,他们哪里不知燃灯一伙根本就没有真正拼命,岂能不知对方如何念想?
过不多久,普贤、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化身一一步入文殊后尘,留下的舍利也一一化作流光朝着西天而去,这一路有着接引准提的照拂,也无人敢于出手,今日混沌边缘的准圣大战,也算到了尾声。
另一旁,冥河老祖见此,也开始收敛出剑速度,这一幕落在燃灯、弥勒眼中,也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几人哪里还敢多留,有着降魔杵的守护,拼着被劈砍震荡几下,生生破开一道缺口,朝着不周山残脉逃去;
冥河见此,也没有追击之意,他冷笑一声,朝着无当圣母几人微微点头,便带者四大阿修罗王朝着‘玄武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