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41cj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御鬼者傳奇 起點-第7753章 清理通道(第三更)看書-zf5ii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杀!”
“唰唰唰!”
下个瞬间,金螫王猛然震动薄翼,无数淡金细芒疾窜飙行,好似骤雨般落向前方十余只石甲尸怪,对方甚至都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都被狠狠钉在了地面上。
“爆!”
“嘭嘭嘭!”
“乒乒乓乓!”
“啪啪啪!”
尸怪们的身躯一个个应声化为齑粉飞灰,就此飘散消失,不留半点痕迹。
“仔细搜找附近,若是发现残余的敌人,格杀勿论。”
“好啊!”
听到这话以后,金螫王招呼着掠影黑螫和自己朝前方掠去,果然不出所料,这沿途又遇到了不少石甲尸怪,只不过对方的实力和体型都有所增长,对方远比之前遇到的尸怪要强大。
“这些应该是尸怪之中的‘精锐’吧?”
听到清理完残敌的虫母它们回报之后,关横想了想,说道:“既然白瞳妖狳将把精锐尸怪布置在此处,就说明它肯定也在附近,哼,找了半晌,总算是有点线索了。”
“轰隆隆——轰隆隆——”骤忽间,前面传来了阵阵巨响,像是什么地方塌方一样,扬尘滚滚已经朝着这边席卷过来。
“糟了,该不会是隧道坍塌了吧?”若桃叫道:“谁去确认一下?”
“我去吧。”疯毒蚁后说完,已经振翅朝着前方急掠而去。
仅仅过了数息,它就再次飞了回来,对关横和大家说道:“前面共有三条岔路,此刻已经全部坍塌了,都是石甲尸怪搞的鬼,我过去的时候正好瞧见对方逃走,所以顺手全都杀了。”
“这群家伙真该死,为了阻止咱们继续前行,竟然把隧道也弄塌了。”若桃沉着脸骂道。“不要紧,等到……”
关横刚说到这里,后面不远处就响起了魔魈它们的声音:“关爷,这边怎么传来如此大的动静?”
“你们回来了?”关横扭项回头说道:“正好,有件事要让土宫蟾、石晶卫一起忙活一下。”
“什么事?”
“前面的道路塌方了,你和石晶卫得把它们重新开辟出来,顺便找找三个岔路哪一条能够通往白瞳妖狳所在的区域。”
关横随口道:“关于那个家伙的气息体味,你们应该已经很熟悉了,对吧?”
“嗯,邪狼兄弟和豁耳黄狸说的都很清楚。”土宫蟾扭头看了一眼石晶卫,说道:“咱们走吧。”石晶卫还是老样子,对着它点了点头,而后便闷声不响的跟在大蛤蟆身后,向坍塌区域走去。
“轰隆隆——哗啦啦——”数息之后,土宫蟾、石晶卫同时释放灵气,将最后一部分堵住隧道通路的石头碾压成粉,大家终于可以走过去了。
“咦?”
就在此刻,大蛤蟆觉得前方十余丈外有黑影晃动,对方霎时间消失在了左上角的岔路中,于是它扬声道:“关爷,有个家伙在前方窥伺咱们,但是它不像是普通的石甲尸怪,我觉得有可能是白瞳妖狳!”
“那还等什么?赶紧追过去呀!”若桃跺跺脚,说道:“咱们在地道内走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抓住那个家伙们,伙计们,给我上啊!”
“好好,大姐头发话了,冲!”听到她发话,魔魈、甲貅王它们亢奋的不得了,拔腿就往前冲,关横道:“记住,千万别让对方跑了!”
“关爷放心,就算把这家伙的四肢都掰折扯下来,咱们也不会任由它逃走!”独角冰蛟这话一出口,自己已经拔身似电,掠空疾行而去。
就这样,群兽争先恐后的追到前方,但是那个家伙的家伙已经消失无踪了,不过大家并没有因此气馁,毕竟群兽中嗅觉敏锐之辈实在是太多了,很容易就可以捕捉白瞳妖狳的气息流动。
“左侧不远处。”“没错,那里到处蔓延着妖狳的臭味,就是那边没错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冲过去宰了那家伙。”
“笨蛋,你糊涂了?没听到关爷说要生擒对方吗?”
“对对,不能杀,掰断手脚就成了。”
“哈哈哈,稍微动点刑也可以,给妖狳留口气,这已经算是很便宜它了,对吧?”
“赞成,就这么干!”
群兽们兴高采烈的议论着,故意用最大嗓门说着这些话,瞬息间就传出去老远,它们这么做,无非就是让躲在暗处的白瞳妖狳听听,叫这家伙知道躲藏是没用的,早晚都是一个死!
“呼呼呼——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家聊天前行的时候,前方隧道内骤忽飘来一股淡黄的恶臭气息。
“小心,很可能有毒!”魔魈大吼一声,提醒同伴们注意,紧接着,旁边的白眉老猴霍地往前一蹿,猛力挥动自己手里的金属盾牌。
“唰唰唰!”盾牌带起来的强风瞬间“绞碎”了那股气雾,霎时间,群兽便看到十余丈外再次出现了一道影子。
“就是它,杀!”魔魈说话的时候手里瞬间汇聚出一根冰锥,而后猛力朝着对方所在位置掷去:“纳命来!”
“你是不是出手太狠了?”
“万一弄死那家伙怎么办?咱们都得和你一起挨骂!”听到同伴们的指责,魔魈忙不迭说道:“没事没事,我根本就没有使尽全力。”
“砰!”它们说话磨牙的时候,冰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在了对方身影所在的位置。
“呃啊啊啊——”转瞬间,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传来,看样子对方是受伤了。“嘿嘿嘿,瞧见没有,魈爷的攻击可是例无虚发呀。”
“少在那里吹牛了,赶紧追吧!”甲貅王哼了一声,立刻撒腿疾奔,它可不想错过第一个活捉敌人的机会。
“喂,胖胖,等等我们!”说着,魔魈、老猴它们也在后面紧紧追赶,就只是数息工夫,大家便已经奔到岩壁上戳着半截锋利冰锥的地方。
“咦?怎么只有血迹……那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奇怪,脚印就往前走了丈余远,竟然就此消失了?”见到这一切,魔魈它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就好像猎物凭空失踪了一般。
晃了晃脑袋,土宫蟾有些恼怒的低吼道:“真是邪门,眼睁睁的看着那家伙就此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