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s5w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第一村 ptt-第九四四章:拙作一首熱推-1c60d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文征阁,诗会正如火如荼的继续着。
韦狌牲抄下来的那首《丽人行》还高高挂在第一排。
从第二名到第十名的诗作,短短一个时辰换了好几轮,此时小厮将一首新诗作挂在第三的位置,立时引来在座众人的注目礼。
还不待他们品评,另一边又有一首不错的诗作被挂了上去,放生诗会渐入高潮。
便在这时,楼梯口处一道身影出现。
不知道是哪个青楼的迷妹先发现了,当先尖叫了起来。
叫声惊动了在座所有人,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崔晟不知道何时换了一身打扮站在那里。
骚包如他,特意梳洗打扮了一番,月白色的儒袍,乌黑发亮的长发用幞头套在发髻上,模样甚是俊俏,站在那里便给人感觉仪表不凡的样子,就是嘴唇太薄了一些。
崔晟抹了胭脂的嘴角微微扬起,神情尽显淡然,其实心中激动得一逼。
拿着卷轴的手心都渗出了汗水,但装逼还是要装到位,闲庭信步走下楼梯。
崔晟在大厅中央站定,朝台上的几位评委拱手一礼,朗声道:“学生苦思冥想之后,总算不辜负几位恩师重望,拙作一首,请几位恩师教诲!”
话说得虽然谦逊,但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王八蛋,得意个什么劲儿。”韦狌牲撇嘴啐了一声。
高台上,崔氏的那位宿老朝一旁的随从招了招手,那随从会意,缓步走下台阶,接过崔晟手中的卷轴。
这一刻,全场寂静无声,今日的放生诗会,终究是到了一决高下的时候了吗?
那崔氏宿老重重看了一眼崔晟,见崔晟虽然一脸淡定,但神情里掩饰不住的激动,一看就是稳操胜券的模样。
只是,看了一眼挂在第一排的那首《丽人行》,崔氏宿老还是隐隐有些担忧的。
那随从去而复返,手中的卷轴轻轻放在主评委姚思廉的桌子上。
姚思廉没有第一时间摊开卷轴,而是意有所指的看向崔氏宿老。
后者见崔晟那般自信,微微颔首,与姚思廉拱手道:“还请简之兄品评一二。”
姚思廉会意,也不含糊,伸手解开系成蝴蝶结的红绳,卷轴慢慢展开。
可映入眼帘的,却不是诗作,而是一副画。
画里一位女子坐在窗台后,窗帘随风而动,女子神情哀思,柔夷拈着素帕正抹着眼泪。
姚思廉愣了愣,抬眼看向台下的崔晟,此子还真是哗众取宠啊,继续将卷轴展开。
画作右上角,一首短短二十字的五绝吸引了他的注意。
与画作不同,这首诗的笔墨还带着一点润色,一看就是刚刚写上去的。
姚思廉扫了一眼,原本古井无波的神色瞬间有了变化。
在座之人都在关注着这位老学士的一举一动,此时有变,所有人都将视线转向崔晟。
崔晟朝众人拱了拱手,激动和兴奋的情绪几乎掩盖不住了,脸颊都是潮红了几分。
高台上,几个评委已经起身站在姚思廉身后。
短短二十个字,其实扫一眼已经足够他们默记下来。
可是,这一首诗再搭配上那凭栏而泣的佳人,实在是太让人身入其境了。
姚思廉忍不住吟咏道:“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此作当为今日最佳了!”
“了得,了得,崔氏又出一麒麟儿啊!”
“大善!”
“……”
···
···
“两百金币?!”
玲珑阁的画舫上,老鸨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桌子上的一盒金币。
崔晟安排来的那个管事神情倨傲的点了点头:“不错,告诉怜花仙子,那首诗我家公子买了,从此与她再无半点干系,记住,这不是买卖,而是通知你们!”
“……我,这……”老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面前的盒子里,可是整整两百枚金币啊,李渊庄严肃穆的头像印得栩栩如生,仿佛在告诉她……劳资很值钱!
收不收?
此时此刻,不是老鸨考虑的问题了。
因为,清河崔氏这样的庞然大物,纵然是教坊司出身的她都不敢反抗。
老鸨现在满心里想着的,是赶紧再去怜花的闺房里看看,没准还有什么价值几百金币的东西。
管事见她已经被金钱迷了眼睛,嗤笑一声,再次提醒道:“记住我方才说的话,若是拿了钱再出来诋毁我家公子,哼哼,小心你项上人头不保。”
说完边走,留下老鸨对着一盒子金币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鸨渐渐缓过神来,伸手抓起一把金灿灿的金币直接就塞进自己的怀里,想想还能放点儿,又数了十几枚填充了进去,胸脯子一下膨胀了不少。
卖诗的钱终究不属于自己,为了堵住怜花的嘴,老鸨打算软硬兼施,胸口的金币就当做自己不辞辛苦的劳务费了……
···
···
玲珑阁三楼的包厢里。
怜花仙子正与一位张姓公子听琴对弈,男子出身一般,却有个好义父。
凭借不错的外表,再加上一定的才学,以及足智多谋的手段,在长安也混出了名堂。
类似教坊司这样的朝廷机构,在他手中也不过是晋升和敛财的工具而已。
所以,尽管怜花仙子再怎么不想接客,也不能拒绝他。
“听闻你方才去见了席家二郎?”张公子眼睛看着棋盘,没来由的开口问道。
怜花仙子捏着棋子的小手顿了顿,而后将棋子落在棋盘上,笑着点了点头。
张公子又问道:“是个妙人?!”
怜花仙子露出思忖表情,接着摇了摇头:“是个有才学的怪人!”
“哦!”张公子抬眼看她:“何解?”
怜花仙子将发生在鸣新坊的那一幕说了出来,还将受了伤的手指递给他看。
张公子伸手接住怜花仙子的柔夷,眉心微蹙,说道:“你是说,他不假思索便吟赋出了此等佳作?”
怜花仙子任由他握着自己的小手,面露崇敬之色,回忆道:“也非不假思索,他当时望向窗外那些陪着笑脸的可怜人儿,奴从他眼里看到了理解和无奈。”
说到这里,怜花仙子的眼眸不由得染上一层雾气,依偎到张公子怀里,轻声呢喃道:“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张郎,这样的日子,对奴来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