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8ef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txt-七百一十四章 小友看書-f2lnl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黑风才把许易引进密室,许易便揭开了斗篷的头罩,黑风正要说话,忽地发现龚楚的境界不对。
即便如此,他也没下意识反应人不对。
主要是许易前面的细节做得太好了,此刻,他的气质表情都合得上,最主要一点,是他主动揭开斗篷的。
“你说倒霉不倒霉,大老爷修炼神通,我旁观也会受重伤,害得我连境界都跌落了,却不知这一波亏损,要多久才能补全。”
许易抓起酒杯,满饮而今。
黑风上人笑道,“有大老爷在,龚兄哪里会缺资源?去年上元夜,我随龚兄你去见大老爷时,可是见得分明,大老爷对龚兄简直言听计从啊。”
许易眯了眼睛,“黑风,取出你的三焰枪,点亮给我看。”
黑风怔了怔,摸摸头,哈哈大笑起来,“三哥,我这不是看你境界跌落了,怕有宵小冒充你嘛,你倒是先怀疑起我了。”
荒魅传意念道,“亏得老子现在本事大进,基本能将龚楚的命轮吸收个起码,记忆接收能力,也大大增加,要不然,这一波你就得露,这帮老鬼,还真就没一盏省油的灯。”
许易传意念道,“立功了,立大功了,回头重重有赏。”
黑风上人一直称呼龚楚“三哥”,他去年的确在龚楚的引荐下,见过向家三祖,不过并非是上元夜,而是上巳节。
这样的细节,便是龚楚被拷掠了,也一定问不出来,即便用搜魂之法,也断然搜不到这样无关紧要的细节。
许易一否认,黑风上人便知道自己多虑了,他知道龚楚生性谨慎,还是取出了一把火色长枪,长枪在手,轻易点亮,证明了他的身份。
灵宝是最能证明身份的,因为炼化一件灵宝,要的时间实在太长。
许易道,“细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打上门来了?”
黑风上人将许易追上门之事说了。
许易道,“没想到这个空虚客还真有两下子,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我料他不过是虚言恫吓,再者说,即便他真擒了血河老祖和摩崖鬼皇,又岂能拿到咱们的证据。不过是虚张声势。”
“我就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咱们这事儿做的再稳妥,也难免有人知道风声,查出蛛丝马迹。但只要走官面,有大老爷在,这些都是小意思。总之,不要让人拿到真凭实据,你就任意逍遥。”
黑风上人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怕就怕那姓许的咬住不放,是个麻烦。”
许易道,“这人现在是什么职务?”
黑风上人道,“好像是治玄都的令牌,具体职务我也不清楚。”
“治玄都?我记得玄家的小子好像安排在那里。”
许易道,“按理说,玄家的小子应该深恨许易,说不定这里可以做做文章。”
黑风上人喜动颜色,“如此,再好不过,那小子猖狂得紧,必须给他点教训。”
许易当着黑风上人的面,取出如意珠,联系了两个人,等不过一个时辰,便有人送一枚如意珠来,许易接了,又和黑风上人回到了密室。
当着黑风上人的面,他催开了禁制,还不待说话,那边传来了玄野王的声音,“不知是哪位前辈召唤,野王这厢有礼了。”
玄野王很奇怪,他人在家中坐,有位族中长辈,送了枚如意珠给他,说稍后,会有一位前辈联系他。
他族中的那位长辈很少理会俗务,今日能特意交代,足以证明那位要联系他的前辈来头不小。
“玄小友客气了,劳烦你族中前辈找你,是有一件事想问询玄小友,不知小友座下可有一个叫许易的小吏。”
许易拿腔捏调,是惯熟的本事。
玄野王一惊,以为是许易受了刁难,新近找了人来说情。
在收拾许易的事上,他可是下定了决心,除非是玄家老祖发话,否则谁来也不好使。
玄野王道,“是有这么个人,怎么,他得罪前辈了?正好,此人桀骜不驯,多番辱我,我发誓要教训他。”
免得来人开口讲情,他先拿话顶住。
许易道,“那赶巧了,我也要收拾他,此人实在太过无礼。小友如果能让他在两天之内滚蛋,老夫自有大礼送上。”
玄野王先是一喜,继而惊疑,“却不知那许易如何得罪了前辈。”
许易道,“小友不必多问,我要求的事儿,小友能不能办吧。”
玄野王道,“办,当然能办,两天是不是太急了。”
他给许易五天的要求,都觉得有点不合适了,两天弄翻许易,罗织罪名也来不及啊,却不知这家伙到底又得罪了什么狠人。
念头到此,他恍然大悟,据他掌握的消息,许易早早就出去折腾了,莫非还真让他抓住了尸潮案要犯的痛脚。
他虽也是初来乍到,但掌握的资讯比许易多多了,知道这尸潮案背后,肯定立着个大家伙。
但具体是谁,他并不知道,也不打算知道。
可他万万没想到,许易一冲出去,就抓到了关键,若让这家伙打开局面,立下奇功,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但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他也只是猜想,无法确准,他决定先试探一下。
“小友若是办不了,我就找别人了,打搅了。”
许易继续勾引。
玄野王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前辈是觉得许易抓尸潮案,不太妥当吧。”
黑风上人向许易传意念道,“三哥,姓玄的小子不简单呐,看来这个忙,不能找他忙了,不然,这家伙一个求功心切,就有可能把咱卖了。”
许易传意念道,“放心,我心中有数。”
他要的就是玄野王的警醒,玄野王若想不到这一层,他还有办法继续诱导,现在看来,玄野王不笨,这就再好不过。
便听他道,“我不知道小友在说什么,但琅琊五公子的情分,小友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玄野王一惊,竟然是这几家中的一家,到底是谁呢?
一时没有头绪,但对方肯透露这关键消息,证明是信任他的。
估计是看在他的确有欠其他四公子人情的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