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xu人氣玄幻小說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愛下-第八五七章 合影展示-hhhmp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哆啦A梦带着牛因斯坦和羊迪生来到了蛋蛋屋内,这里除了孵化间之外,还有另一个房间。
他将手放在房门上,这里设有指纹锁,只有通过验证的人才能打开这扇门。“带他们进来吧,虽然房间有点小。”
哆啦A梦带头走了进去:“这里面是清除复制蛋专用的机器,所以很危险。”
身后的玩偶们点了点头,他们都是复制镜制造出来的,这个东西对他们来说十分致命。
“把这些人带过来吧。”哆啦A梦走过去将机器打开:“想办法将这些人全部都塞进去。”
玩偶们看了一眼这个大概有八米高,四米宽的巨型蛋壳,都有些为难,这个蛋壳小了点吧?
虽然蛋壳确实相对于他们来说挺大,但是想要塞下二十多个人,还是太勉强了。
哆啦A梦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尽力塞吧,我也没想到他会把自己复制了这么多。”
“这东西最好还是一次性清除干净,这样才能保证清除之后不会出现留下两个的情况。”
“那也没办法了。”牛因斯坦和羊迪生只好指挥玩偶,将这些被绳子捆好的熊虎鬼五郎放进这个巨蛋内。
好不容易才将最后一个熊虎鬼五郎放进了里面,哆啦A梦操纵机器,让裂开的蛋壳重新聚合。
“那么我要开始了。”哆啦A梦皱着眉头:“希望这次清除复制品会顺利吧。”
如果清除之后一个也没剩下或者多了几个人,那么问题就麻烦了,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再起波澜。
哆啦A梦按下了按钮,半空中落下一道闪电,复制蛋内闪烁着强光,代表它正在工作中。
哆啦A梦光滑的头上不断地流淌着汗水,只要这次清除不出错误,他们的暑假就可以完美落幕!
漫长的等待之后,复制蛋清除机内部的强光终于停了下来,哆啦A梦再次开始操作机械。
不一会儿,复制蛋的蛋壳从裂纹处代开,里面只有一个戴着帽子的鬼五郎还站着。
而其他的熊虎鬼五郎都已经不见了踪影,被这个机器清除变成了空气,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嗯?怎么是我留下来了?我还以为是社长呢。”戴帽子的鬼五郎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敢相信。
而静香则是看到了对方嘴角熟悉的黑痣,先是犹豫了一会儿,随后才问:“你是黑痣?”
“对,是我。”熊虎鬼五郎的声音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刚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柔和感。
他缓缓从复制蛋内爬了出来,朝静香走去:“真是神奇啊,我感觉自己仿佛重获新生了一样。”
“喂,不要靠近她!”哆啦A梦和玩偶们连忙挡在了他面前,谁知道这个鬼五郎在打什么主意。
静香却选择了相信他,主动走了过去:“太好了鬼五郎先生,你没有被那个机器杀死!”
“是啊,谢谢你信任我。”带着黑子的鬼五郎过去,拉住静香的手,他才知道被人信任的感觉是这样的。
“不用担心,我会回去自首的。”鬼五郎认真的看着静香:“等我为之前的行为赎罪之后,我会重新做人的。”
“嗯!我相信你!”静香用力的点了点头,从他没有将自己绑住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相信黑痣不是坏人了。
哆啦A梦在身后看着这一幕:“真是奇怪啊,清除机居然会整合性格吗?”
在他工作的这些年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现象,但是他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觉得这部机器该修了。
试想一下,要是有人利用这部机器恶意修改别人的性格,那么会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这个功能看似有不小的好处,但是这种会改变别人思维的东西,最好还是清除比较好。
送走了熊虎鬼五郎之后,静香也松了一口气,至少解决了她的一个心结,他不希望黑痣死掉。
哆啦A梦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可以感受到他没有说谎,他是可以信任的。”
“嗯!”静香重重的点了点头。现在这边的事情已经完美解决,她也可以去找大雄他们玩了。
反正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他们的作业也写得差不多了,在这个时候多玩一玩,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了,你先去玩吧。”哆啦A梦指着他身后的玩偶们:“我还要处理一些其他事。”
他要将这部机器的权限交给玩偶,毕竟他肯定是用不到了,而且他也不会使用这部机器。
等他回去之后就会重新配一套新的复制蛋套装,绝对不能让这部机器留在他们手中。
大多数玩偶还比较单纯,留给他们的话估计除了罪大恶极的玩偶之外,他们也不会启用这个东西。
到时候被清除的是分身,本体不会进去,自然也就不会存在什么本体的性格被篡改的情况。
静香离开之后,哆啦A梦走到机器边,开始手把手教导牛因斯坦和羊迪生机器的操作方法。
之后他还要在这个房间里录入他们的掌纹,让这个房间变得要它们的掌纹共同启动。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没有人能够动用私刑,而且也可以保证那个玩偶死得其所。
在所有的事情交割完毕,哆啦A梦才出门去游乐场找大雄他们,现在他们正在里面玩得不亦乐乎。
“呼,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挺不错的呢。”哆啦A梦躺在了地上,尽情的欣赏着天空中的阳光。
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很快就已经夕阳西下,冶源大治走过去推了推呼呼大睡的蓝胖子。
“哆啦A梦,你怎么还在地上躺着啊?都要回去了。”冶源大治将地上的哆啦A梦抬了起来。
其他人也围过来:“是啊,没想到你居然也这么贪睡,真是和主人一个样子呢。”
哆啦A梦打了个哈欠,他不想和孩子们争论这些,毕竟口头之争,输赢其实都没有任何意义。
“要回去了吗?”哆啦A梦还有些不舍:“真是可惜呢,我们以后估计也没有机会过来了吧?”
“说得对,不如拍张照吧。”冶源大治从自己的斗篷里拿出一个照相机:“来,大家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