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a3y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死神之攪弄風雲 愛下-第二百九十二章 還能繼續麻煩您,真是太好了分享-eywaw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你肯定已经记不起来了,毕竟初来尸魂界时,你还只是个婴儿。也是因此,绯真一个人带着你根本不能在戌吊区活下去,不得已只好抛下你。这些,都是她在最后才告诉我的。”
白哉说完,缓缓吐出一口气:“这也是绯真最后悔的一件事,我无法说出如果是你,也会做出相同选择之类的话。可要如何看待绯真,希望你能完整听完我接下来的话,再做决定。”
白哉说着,仿佛自己又回到五十年前的初春,那是他最不愿回想,却又一直无法忘却的回忆。在那个早上,于当年第一朵梅花绽放之前,他的妻子朽木绯真永远得离他而去。
绯真的身体一直都不好,也因此,二人仅仅相伴了短短五年的时光,可无论对谁,这都是他们最怀念,如梦一样的经历。
这是白哉永远的遗憾,不单单因为妻子的逝世,更是因为,哪怕以朽木家的力量,都无法让妻子不留遗憾的离去。
“我还有个妹妹,白哉大人……”
当卧病在床的绯真第一次提起露琪亚的存在时,白哉没有半点责怪对方的意思。其实他早就该发现的,自从进入朽木家后,绯真经常会提到想去戌吊区。只是因为朽木家的家规,真正去的次数寥寥无几。
以平民之身进入贵族世家,尤其还是朽木家这样的大贵族,绯真的一言一行都要十分注意,即便是家主夫人,要调动朽木家的力量也是不可能的事。
抱着不给白哉大人添麻烦的想法,绯真只能尽量在私底下寻找露琪亚,直到她自己实在无能为力时,才将这个小小的愿望告诉了白哉。
“一定要找到你,这是绯真最后的愿望。而找到了你,也不要告诉你真相,这是我与绯真的约定。可我想,她还是更想亲自去弥补自己的错误。”
“如果我能更关心绯真一些,你和她应该还能见最后一面。可,因为我的迟钝,找到你时,已经是绯真离开后一年的事了。”
白哉说着,眼神中满是落寞,如果能早一年发现妻子的异常,他就能帮妻子完成至少一件心愿,五年的时间被他白白浪费了。
“之后我马上就把你带进了朽木家,和绯真一样,这势必会遭到家人的反对。为此,我也在父母墓前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坚守规矩的。”
“但,我也不愿让你重复绯真的悲剧,要让你安全更不想看到你在我身边闷闷不乐的样子,十三番队是最好的选择了。可你突然被处以极刑,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露琪亚觉得手背上那只汗淋淋的手抓得又更紧了一些,似乎是在怕她会突然消失了一样。
“我很迷茫,如果把你留在身边你就不用死了,还有,我到底该不该救你,是信守对父母的誓言,还是保护你这个受尽苦难的妹妹。我甚至不敢去见你,怕你像绯真那样恳求我,我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哥吗?他也是这么温柔对待姐姐的吧。露琪亚回想起以往见到白哉时的场景,死气沉沉的屋子里,面对的永远是大哥那高傲的后背。
只是,那时为此而哀伤不满的自己其实没注意到,一直在那间黑沉沉屋子里的大哥,其实是那么的孤单。
“大哥,是,是我……”
“我要向你道歉,露琪亚,对不起。”白哉说着,轻轻拉着露琪亚的手放在自己身边:“不管你觉得是愧疚也好,是与你姐姐的约定也罢,我想做一次兄长该做的事,能请你满足我自私的想法……”
“试着信任我,这个不称职的大哥吗?”
白哉的眼眸真诚而清澈,从里面,露琪亚看到的全是她自己,不是谁的替代品,那里全是专属于她的情感。
“一,一直以来,都让您费心了,往后……”露琪亚低下头,贴着白哉有些冰凉的手背,大声说道:“往后还能继续麻烦您,真是太好了,大哥!”
“往后还请多多指教,露琪亚。”
时间,总会带来各式各样的分歧
有些人迎着历史的风雨,虽然狼狈,却抓住了本会陌路的美好
可有些人,却缩在不知名的山洞中,做着一切都会风平浪静的春秋大梦!
“海燕就算再神经大条,都不可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原谅你。坦率虽然不一定会被原谅,可至少有机会,你说呢,死鱼眼?”
夜一觉得眼前的宏江就是这样的,在四番队里海燕其实已经很克制了,虽然的确是一副恨不得杀了宏江的表情,可终归是没有行动。
当然,这种克制在宏江用这么多年几乎布满志波都全身的鬼道,一瞬间打散其浓缩的灵体,将其置入准备好用作稳定灵体的灵骸时,终于彻底崩溃了。
这几乎是硬生生将志波都变成了一颗义魂丸,当然,区别还是有的,如果像义魂丸那样浓缩,别说靠鬼道,就是研发出义魂丸的浦原喜助都没办法逆转了。
但这种辩解要是说给海燕估计也什么用,所以,宏江压根连解释都没解释,就直接溜了。虽美名其曰“蓝染出逃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等处理完,再去志波家亲自赔罪”,但在夜一来看,这家伙就是还没想好怎么解释!
等安顿好石田这些人后,也已经到晚上了,二人回到双极之丘下的山洞中。即便有很多问题想问,可夜一还是第一时间向宏江建议。
对他们三个来说,利用可以是迫于无奈,但绝对不能是心安理得,就算一护那些小鬼,浦原都保证会有一次诚挚的道歉。更别说与他们关系紧密的志波家了,夜一不想看到宏江变成一具没有感情的灵具。
“你确定要我坦率?”宏江反问了句,以一个非常古怪的表情继续说道:“如果我不这样对待都,你们两个都会死,真的要我这么说吗?”
这就是他的坦率?夜一嘴角一阵抽搐,“你应该先承认对他们的伤害,就算是为了保护崩玉,那也是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