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z3w有口皆碑的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顧念.QD-第1148章 像你閲讀-wbiaz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爱德加斯汀自然不是不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目前来看,帝国要么就是没太大问题,要么就是问题比联邦严重得多。
当然,联邦现在这种状态也算是非常糟糕了,可是既然浮出水面,那么联邦的有识之士就会迅速行动起来,这已经排除了在一无所知毫无防备的状态下全军覆没这种最坏的情况。
帝国的话,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心中有数为好,还是完全没底更符合现在的状况。
和你一起来的凤小七,当真是可以相信的人?”
他转话题当真是毫无预兆。
“是。她是凤家直系核心成员。”
换句话说,如果凤小七都不值得信任,恐怕凤家整个家族都不值得信任。
他又换了一个问题,“你对那边的情况有多了解?”
凤殊摇了摇头,“严格来说,并不了解,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模糊印象。”
“你消失了这么多年,难道不是一直在那边活动?”
“大部分时间是,但即便是在凤家的那些年,我也都处于昏迷养伤的状态。当初月岚星的那一场爆炸,差不多炸毁了我半边身体。如果不是刚好遇到了那边的人,我可能当场就死了。”
爱德加斯汀挑了挑眉。
她说的是“那边的人”,而不是“凤家的人”,这说明当时救她的人是那边其他家族的人。能够在半边身体都差不多被炸毁的情况下还将她给救下来,并且最终痊愈,说明那边的医疗条件好于这里。到了那边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养伤,说明医疗条件并没有强这边太多。
医学的发展程度是和社会的发展程度息息相关的。以此类推,其他各方面多半也差不多是类似的情况,即便强于这边的情况,也不会强到可以碾压这边的程度。当然,不排除个别情况会强悍到这边的个体无法匹敌的地步。
“你对那边的情况一无所知?”
“可以这么说。”
“即便一无所知你还是要去那里度过余生?”
凤殊眨了眨眼,“我也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说了会去那边?以凤家少族长的身份过去,你一时半会的不可能会回来。如果情况麻烦一点,就有可能一辈子都耗在那边了,我说的对不对?”
“是,很对。”
“可是就像我刚才说的,现在不单只阿里奥斯对你负有责任,我也必须履行照顾你终生的承诺。你跑那边去生活的话,我们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要怎么照顾你?”“为什么要照顾我?照顾我的人太多了,再多几个真的会寸步难行啊。”
爱德加斯汀再次大笑,“寸步难行?我们两个给你这么大的压力?”
凤殊瞥他一眼,没说话。
“看来真的是这样。那边的生活看来会很艰辛啊。你这么害怕别人对你说出要照顾你的话?是不想要同样照顾别人,还是嫌麻烦?”
凤殊很奇怪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揣测。
“我是成年人,单纯觉得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你?”
他挑眉,“要是可以照顾自己的话,凤家应该不会派人到你身边。”
凤殊愣了愣,难道除了凤山之外,现在还有凤家人藏身在暗中?
她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理所当然的并没有看到谁。
“这里有人?”
爱德加斯汀好笑不已,“你不去做演员可惜了。”
“我实力太弱了,还真的没有发现凤家派了谁到我身边。”
“你同伴不少,想来照顾你的确是绰绰有余了。然而并不能因为你身边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你,阿里奥斯和我的承诺就可以作废。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
“大哥,即便是至亲手足,也总有分开的一天。难道谁还能够照顾谁一辈子?父母子女缘分足够深厚了吧?但也未必就是善缘,也有可能是让人痛不欲生的恶缘。只有自己才应该照顾自己一生,别的人对自己都没有任何义务。”
她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
爱德加斯汀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你小时候是不是被人欺负得狠了?”
“我?”
凤殊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想了想,也不能算是吧?以前她也受了家族的庇护,更得到了师傅师兄的疼爱。这一世得到的庇护和疼爱就更加多了,要是抱怨她就真的太不知足了。
“我算得上是一个幸运儿吧。”
“那你为什么一副要和所有人都保持距离的模样?”
凤殊眨了眨眼,“我什么时候这样?”
“不想要任何人照顾你,也不认为任何人有照顾你的义务。既然不接受别人的善意和亲近,自然而然的你也不会认为自己有必要照顾别人,亲近别人。你小时候难道不是和家人和睦相处?难道君临不是真的喜欢你?凤家人对你不好?”
他的表情已经是严肃得像是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讲了。
“大哥你也有想太多的毛病?姐夫难道也像你一样?之前和他聊天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倾向。”
“他负责动手,我负责动口,我们从小就是这么分工合作的。他有动手太过频繁的毛病,我有想太多的毛病。”
“所以大哥你现在应该想少一点,这样就会更加快活。”
“承诺是必须要做到的,做不到就不应该许下。”
“只是心里这么想而已,不是吗?你并没有对我姐亲自说出口。所以这种承诺是不需要真的履行的。”
“自己心里许下的承诺就可以废弃?”
“我是说没必要履行这个承诺。我又不是缺乏照顾我的人,也不是缺乏自我照顾的能力,完全没有必要纠结啊。你和姐夫都有未完的义务,帝国才是你们最重要的责任。”
“孩子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责任。”
“孩子?孩子也是帝国的一部分。”
爱德加斯汀摇了摇头,“她不属于。”
凤殊愣住了,“为什么?”
“她妈妈不是帝国人。”
“不是说是你的孩子?”
爱德加斯汀脸上又有了笑意,“我的孩子就一定要是帝国人?她也可以成为她妈妈那一边的人。”
“该不会是联邦人吧?”
“不是。”
凤殊傻眼了,总不能是来自于混乱星域?
“也不是混乱星域的人。”
“不是这边的?”
“嗯。不是这边的。”
凤殊震惊了,“帝国真的早就和那边有了联系?”
“那倒不是。”
“大哥是怎么确定孩子的妈妈不是这边的人?”
“因为她自己不认为自己是帝国人,也不认为自己是联邦人,更不觉得是混乱星域的人。”
凤殊没有搞明白。
“什么意思?”
“她觉得自己不是这边的人。”
“她觉得?”
“对,她觉得。”
她越来越迷糊了。
“难道一个联邦人认为自己不是联邦人,而是帝国人,她就真的不是联邦人而是帝国人?”
“当然不是。”
“所以大哥你刚才说的话逻辑到底在哪里?不能因为对方认定了自己是哪里人就真的一定会是哪里人吧?”
爱德加斯汀点头微笑。
“的确是不能她说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都快要被你搞糊涂了。”
“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或者说她认为自己是哪里,真实来历到底是来自于哪里,我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
“好吧,你赢了。孩子的确是可以选择跟父亲还是随母亲生活的。只不过你没有想过让孩子能够和父母双方正常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吗?”
“想过,难度太大了。”
“什么意思?”
“她有她的义务要尽,我有我的责任要负。”
“她难道也是哪个家族的小姐?”
凤殊问完才觉得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帝国需要继承人,总不能在普通人里寻找孕育下一代的人。虽然说普通家庭也能够出天赋过人的人才,然而比例相较于世家贵族这些家族来说,还是要低一些的。资源越集中,就越能够通过一代又一代的努力去提高优胜劣汰的几率,从而从一开始就提高先天的素质。
当然,凡事无绝对。
爱德加斯汀显然不准备立刻揭晓谜底,“暂时还是秘密。将来你会知道的。不是亲口告诉你,就是别人告诉你,不需要着急。”
“如果是来自那边的人,希望不是凤家的仇敌,否则联邦和帝国有可能会因为我和凤家的关系而左右为难。”
“放心,不会。和凤家关系应当不错,基本不会有反目成仇的可能。尽管我也不了解,但这种几率应该微乎其微才对。”
“这种话是废话,说了等于没说。”
“人类的交流不都是这样?百分之九十都是废话,毫无意义。”
凤殊沉默了一会儿,终于道,“祝贺你,终于可以成为父亲了。”
“谢谢。希望孩子将来长得像你一样漂亮。”
他来来去去居然又说了同样的一句话。
“大哥。真的能不能不要再说同样的话?别说君临听了会是什么反应,我首先就觉得哪里怪怪的。”
“哪里怪怪的?像你一样漂亮就好了,太过漂亮的话我担心会成为众矢之的,但不如你漂亮的话,我又担心她会被人笑话丑八怪。”
“为什么非要拿我来做衡量标准?皇室难道一直以来都没有女性成员?就算以前的过去太久了,但也可以拿孩子的妈妈来做衡量标准啊。孩子像妈妈一样漂亮不就好了?”
爱德加斯汀似笑非笑,“你是害怕我这么说的话,别人会联想到你身上去?怕君临因为外人说孩子有可能是你和我的孩子而吃醋?你刚才的担心都源于这一点?”
凤殊总不能说不是,于是心一横点了点头,“你这样说话的确很奇怪。”
“怎么会奇怪?我不是说了?阿里奥斯和我都对你负有责任,我们都已经承诺了要照顾你,你已经是我们的皇室成员。我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得像你一样漂亮哪里奇怪了?”
他一副他说话很正常的模样。
“总之,这种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最好不要说出口,流言蜚语往往就是这么来的。有些人就是喜欢捕风捉影,我和两边的关系也比较容易弄出矛盾来,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联邦、帝国起矛盾。”
“为什么你会觉得因为你的关系我们两边会发生矛盾而不是变得更加友好关系更加稳固?”
凤殊被他问得愣了愣。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习惯性地将事情往悲观处想象,尤其是将你自己的作用贬低化。”
见她沉默,爱德加斯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凤殊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应该对自己自信一点,也应该对你身边的人给予更多的信心才对。”
爱德加斯汀收回了手,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视线聚焦到了他的孩子身上。
“我说希望孩子长得像你,是真心的。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
像是经历过绝望的人,从痛苦的深渊里爬了出来,依旧能够用心去享受生活,去拥抱自己。哪怕实力不够好,哪怕在别人眼里你并不漂亮,哪怕家世看起来也很普通,丢到人海里就是默默无闻的类型,可是你不管身边有没有人,你都能够照顾好自己。
你看起来,像是有朝一日在虫域里醒来,也是可以自己一个人生存下去,找到出路的人。”
“大哥过奖了。我并没有这么坚韧。”
“是吗?你只是习惯性小看自己而已。”
“我还真的没有小看自己。”
凤殊哭笑不得,“我从小就非常普通,资质平庸。不像你们,是真正惊才绝艳的人,终我一生,都不可能像大哥你们一样成就非凡。”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悲观?”
爱德加斯汀居然又重新变得严肃起来。
“我看起来很悲观?”
“很矛盾。要说完全悲观,你偶尔说话也还挺乐观的。但要说乐观,你其实更加偏向于悲观。你似乎认定了自己就应该独自承担所有风雨,别人没有义务照顾你,你也不想要多管闲事去插手他人生活。
你害怕这个孩子将来真的长得像你,和你一样行事的话,你就无形之中背负了需要照顾她的责任?”
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问题?
孩子的母亲,难道是凤家人?还是说,未必是凤家人,但却和她有关系?总不能除了四姐凤婉来到这个时代之外,还有别的姐姐也跟了过来找她?
一念至此,凤殊完全傻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