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o4p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 線上看-第七百八十三章 合縱與連橫(九)分享-bigbg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华少晟拿了一张拜帖,说是池州刺史王忠拜访,李勋连忙出门迎接。
王忠有些意外,以李勋今时今日的地位,自己前来拜访,他竟然是亲子出来迎接,这可是相当给面子。
李勋见到王忠,哈哈笑道:“几年不见,王兄风采依旧啊!”
王忠拱手笑道:“李兄也是如此啊!”
李勋见到王忠,确实非常高兴,两人是老相识了,当初李勋虽然经常出入皇宫,与许多人有照面,但那些人全部都是对他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有王忠经常主动与李勋打招呼,面对李勋的问东问西,也是非常耐心的回答,当然,这有可能是王忠的性格使然,但不管怎么说,这份曾经的热络,李勋终归是记在了心里。
“听说你来了,我让人泡了好茶,快些随我去书房品尝一二。”
李勋哈哈一笑,非常亲热的拉着王忠进府。
王忠苦笑道:“李勋,还有几位同僚随我一起来的。”
王忠身后还站在三个男子,岁数都不大,李勋看了他们一眼,其中有一人他有些印象,好像叫做王少群,前段时间曾经数次拜访自己,但没有被接见。
“既然跟着你来的,那都是朋友,一同进府喝茶。”
李勋不在多说什么,拉着王忠到了书房。
吃饭不语,喝茶同样如此,众人默默品尝着茶水,待把茶水喝完之后,自有下人把茶杯倒满水,然后退下,关上房门。
“李勋,这茶叶好像并不是中原之物。”
王忠有两大嗜好,喝茶与做饭,喝茶好说,但是做饭这个嗜好,就是有些奇怪了,但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李勋曾经吃过王忠做过的饭菜,那味道,确实不错,当时李勋就想着,王忠要是不当官,以他做饭的水平,开个饭店,恐怕也是不愁吃喝的。
王忠什么样的茶叶没有喝过,但现在喝的这杯茶水,味道却是非常奇怪,是他以前从未喝过的,这才出声询问茶叶的出处。
“先不说茶叶出处,我只问你味道如何?”
“当属上佳,但不是最好的。”
李勋笑道:“这茶叶是楼兰国太子带来的,你若是喜欢,我送你一些。”
王忠高兴道:“那感情好,你待会儿可别不要忘记了。”
李勋哈哈一笑,指着王忠说道:“我李勋可从来不小气,尤其对你王忠,更不会如此。”
左右那几个跟着王忠来的人,见到两人如此有说有笑,关系好像极为亲密,脸上都是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王少群对着王忠笑道:“王兄,李侍郎什么身份,岂能言而无信,你可不能说这样的话。”
李勋看了他一眼,随后对着王忠说道:“王主事我倒是认识,另外两位却是第一次见面,你不妨介绍一二。”
“都是我朋友。”
王忠随即介绍另外两人的身份。
王少群是兵部掌管人事档案的主事,另外两人一个叫做薛成松,一个叫做黄悾,薛成松是兵部文书朗,黄悾则是兵部掌控库存的郎中,连同王少群在内,他们三人全部都是兵部的属官。
李勋现在已经有些明白,前段时间,很多人前来拜访,自己一律闭门不见,他们恐怕打听到了王忠与自己有些交情,于是借着王忠,结伴而来。
王少群等三人确实有这个心思,但他们最开始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王忠对他们所说,他与李勋也就是有些交情,不算太深,大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跟着王忠前来拜访李勋,谁成想,对于王忠的到来,李勋显得非常热情与高兴,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李勋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这几个人。
薛成松轻声笑道:“李侍郎若是去兵部,下官可以作为向导。”
李勋摆了摆手:“我现在可是无官一身轻,什么侍郎不侍郎的,你可不要乱叫。”
薛成松呵呵一笑,连忙说道:“是下官失言,还请李大人见谅。”
李勋笑道:“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不要这么客气。”
王少群等人从李勋的话中听出了什么,于是他们三人连忙起身拱手道:“李大人若有差遣,我等定然全力以赴。”
李勋笑着摆了摆手,示意王少群等人坐下。
随后,李勋看向王忠:“王兄,现在可不是回京述职的时间,你此次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皇上早前发下圣旨,各地刺史一级的官员,若有特殊事情,可以回京当面禀报,我母亲最近身体不是太好,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回来,探望母亲大人。”
王忠说话的神情有些犹豫,显然这番话只是表面文章。
“原来是这样,找个时间,我当登门拜访,看望伯母,当年我在你家中吃饭,伯母拉着我说了许多话,临走时更是送了我一条她亲手织的围巾,此事我始终难忘。”
李勋知道王忠没有说实话,王忠母亲的情况自己知道,病秧子一个,身体欠佳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了,也就那个样,倒也不至于出现什么大问题,王忠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急匆匆的回返丰京。
王忠看着李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一直没有说话的黄悾此时说道:“王兄,李大人当你是之交好友,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何必隐瞒。”
听闻此言,李勋看向王忠。
王忠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赵赫发动政变,许多人被牵连进来,如此一来,许多官职便是空缺出来,我在地方也有好几年了,自问政绩不错,此番皇上下达诏书,让各地刺史一级的官员,若有特殊事宜,可以回京当面禀报,我这不就动了心思,想要活动活动,看看是否有机会往上升一升。”
说完,王忠再次叹气一声:“李勋,你知道我王忠的性格,不是那等攀附权贵之辈,我五天前便是回到了丰京,一直没有找你,就是怕你以为我有其他心思,让你看轻了我。”
李勋脸上有了笑容,对着王忠非常真诚的说道:“王忠,你能说出这番话,证明你还把我李勋当做朋友,我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