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4gu精华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粗暴手段熱推-fdsu2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沉吟半晌,吕文焕爽快道,“贵使如果想在城中走走,当然是可以的,不过为了贵使的安全,本官会派遣一队军士跟在你们后面,有什么突发事情,也可及时应对。”
“无所谓啦,爱跟就跟吧。”赵敏好像真没什么别的打算,毫不在意的摆摆手,转而带着玄冥二老离开了吕府。
慕容复低声在林朝英耳旁说了句什么,二人悄无声息的退出人群。
“你想干什么?”吕府外,林朝英忍不住说了一句,“杀了他很可能激得铁木真立刻拔营起寨,死攻襄阳城。”
慕容复笑了笑,“原来你也有认怂的时候。”
林朝英还待再说,他摆摆手,“好了,做什么我自有分寸,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街上,赵敏双手负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着,身后玄冥二老亦步亦趋的跟着,更远处还有襄阳城一队守军,街上行人指指点点。
逛了半天,赵敏忽然开口说道,“两位师父,听说前一阵子襄阳城来了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手,连帝师大人也不是对手?”
“啊?”玄冥二老均是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口中如实答道,“说来惭愧,那天晚上我师兄弟二人连此人一招都接不下,没有亲眼看到后面的事情,不过听人说帝师大人确实被此人击退,二人并未过多纠缠,实难判断高下。”
事实上二人心知肚明那人的来历,但根本不敢说出来,不单单是惧怕慕容复的淫威,也有赵敏与慕容复关系不清不楚的原因,他们现在是七王爷府上的人,自然要为主子考虑。
不料赵敏忽然转身,“二位师父既然与他交过手,难道也分辨不出此人的来历么?”
玄冥二老连忙低下头去,“我等惭愧。”
“算了,”赵敏目光微闪,没有继续追问,话锋一转,“听说二位师父投靠七王爷之后,混得可比以前好多了,想想也是,以前我汝阳王府还真怠慢了二位师父。”
二人听得出她话中有刺,脸色有些不自然,嘴中却说道,“郡主哪里话,王爷和郡主赏识知遇之恩,我兄弟二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二位师父言重了……”赵敏淡淡一句,不置可否。
三人正走着,忽然旁边人影闪动,瞬间三道影子朝三人扑来。
玄冥二老眼角急跳,反手一掌拍出,但仓促之间根本运不上力,只觉一股大力袭来,喉咙血气上涌,继而全身穴道被封,一个大黑口袋迎头罩下。
短短两息不到的工夫,几道身影把赵敏三人用黑口袋装起来,转瞬消失在人群中。
周围百姓愣愣望着这一幕,还以为出现了幻觉,襄阳城守军急忙冲上前来,连一根毛也不剩了。
吕府,众人还在争吵,士兵匆匆来报,“大人不好了,不好了,那个使者……使者被人绑架了。”
吕文焕脸色一黑,猛地转头看向郭靖。
郭靖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大人……”
“好了别说了,”吕文焕一摆手,“马上派人把他救回来,我不管是不是你们这些人中哪一个干的,蒙古使者不容有失,希望诸位都能明白。”
众人默然,尽管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尽管大家都知道这么做会激怒铁木真,可终究总会有那么一些不理智的人。
……
襄阳城一间民房中,赵敏被装在一个黑色麻袋中,不停的挣扎,口中略显惶急的说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知不知道绑了我会有什么后果,劝你们不要自误,喂,到底有没有人啊,快放我出来。”
慕容复站在一旁,本想卸掉伪装,但心念微动,索性就保持这副老神仙的模样,伸手将袋子解开。
赵敏探出头来,先是深深的呼了几口气,转头四下看了眼,这才打量起慕容复来,“你就是襄阳城盛传的老神仙。”
慕容复捋了捋长须,微微一笑,“老夫……”
话未说完,赵敏忽然暴起扑到他身前,一把就将他的白胡子扯掉。
“你……”慕容复一下愣在原地。
“你这个死人,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还装神弄鬼,还绑我吓唬我,你怎么不去死!”赵敏一边骂着,一边将他的眉毛也扯掉,最后还拉着他的脸皮死命的扯。
“别,别,这是真的……”慕容复急忙捉住她的小手,随即脸皮一阵扭曲,恢复真容。
赵敏怔怔看了他一眼,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胸口,“我叫你装,我叫你装,我打死你……”
慕容复看她梨花带雨的模样,不禁泛起一丝心疼,赵敏向来以男人自比,几乎不会淌眼泪,这会儿却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可见她这段时间一定受了不少委屈。
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敏敏……”
赵敏渐渐安静下来,拥着他不说话。
好一会儿之后,慕容复松开赵敏,捧着她的脸蛋,温柔的将泪珠抹掉,“是谁欺负我家敏敏了,说给我听,我扒了他的皮。”
赵敏白了他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与他拉开一些距离,“除了你这个大坏蛋,还有谁会欺负我。”
慕容复讪讪一笑,“敏敏,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这有何难?”赵敏眼底闪过一丝鄙夷,“我一听到襄阳城中出了个什么老神仙,第一想到的就是你这个坏胚。”
经过一番发泄,她心情已经好了许多,脸上洋溢着轻松自然的笑容,说不出的娇媚可爱。
慕容复却是不信,笑道,“你不会想说我们两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赵敏神色一黯,“跟你心有灵犀的女人多了去了,反正不会是我。”
慕容复还道她吃醋,避过这个话题,伸手将她拉回怀中,“快说,不然为夫家法伺候,打你屁股。”
赵敏翻了个白眼,“怕了你了,整个中原武林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是帝师大人对手,另外玄冥二位师父的反应也不正常,再有就是你身上那股臭味,我隔着几十里都能闻到,凭此三点,想认不出你都难。”
慕容复听后不禁有些无语,不过他猜多半只有第二条是真的,想必玄冥二老露出什么马脚,被她给识破了。
赵敏默然片刻,幽幽问道,“慕容复,你真想做我的夫君吗?”
慕容复没有回答,他知道赵敏肯定又要给他出难题了。
赵敏见此神色一冷,“你果然是个负心薄幸的大骗子。”
慕容复无奈只得说道,“我自然做梦都想做你夫君,但我知道你肯定要给我出难题。”
“那你还招惹我!”
“好吧好吧,是我的错,你说,想要我做什么?”
赵敏眼珠子一转,“我要你助大汗夺取襄阳城。”
慕容复白了她一眼,“你可真会想,你怎么不助我夺取大都。”
本以为赵敏会发火,不想她幽幽叹了口气,“我倒是想啊,问题你没那实力啊。”
慕容复面色微动,“对了,你潜进城来想干什么?”
赵敏神秘一笑,“还能是什么,你不都知道了,大汉决定派出高手,与中原武林……喂,你干什么?”
话未说完,却被慕容复拦腰抱起,扔到床上。
“慕容复,我警告你,不想娶我就别碰我!”
“我不碰你,我碰你衣服。”
对付赵敏,绝不能听了她的鬼话,必须用粗暴手段,是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搜身。
“啊,你这个大色狼,死色胚,你放开我,喂,那里不能脱啊……”
与此同时,隔壁一间封闭的房间中,鹿杖客被捆在一个十字架上,身前是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人,手中握着蘸了辣椒盐水的牛皮鞭,运足内力一鞭一鞭往他身上抽,更远处坐着一个白衣白发的少女,正翻阅一本秘籍。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掳劫大元使者,你们知道后果吗!”鹿杖客忍着疼痛,叫嚣道。
但屋中两人就好似完全没听到一样,鞭子一鞭比一鞭用力。
鹿杖客身上又疼又痒,火辣辣的,只得服软道,“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就是了,我都说。”
慕容雪无动于衷。
过了一会,鹿杖客坚持不住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抓了我,问也不问就打,有你们这么对待俘虏的么?”
慕容雪终于转头斜睨了他一眼,“你说对了,我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想打人。”
“你……”鹿杖客眼前一黑,几欲晕倒。
他不知道在他隔壁还有一间房,关押着他的师弟鹤笔翁,也是同样的待遇,不审不问,就是打。
“找到了!”终于,慕容复在里衣的衣角处摸到了一层质地不大一样的东西,用力撕开,却是几张写满小字的纸条。
赵敏一下变了脸色,伸手就夺,“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