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tm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妙手神農 txt-第兩千二百三十一章 意想不到展示-chwfv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夜晚里普通人看周围有没有人,最合适的装备就是红外夜视仪了,这东西可以看到物体散发出来的红外线,而红外线是只要有温度的物体,就会自动散发出来。
在夜里人体的问题,绝对要比周围环境的温度要高,所以人体的红外特征十分的明显,用红外夜视仪看过去,就仿佛太阳一样无法忽略。
东方冷将安装了红外瞄准仪的狙击枪端了起来,然后立马就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一大片的红点。
因为距离远,还未调焦所以看不清楚具体的四肢,不过明显的可以看出来那是一个个活的动物,周围的环境温度明显和人体的温度不同。
“打不打?”
东方冷一看那么多人,迅速转头对余飞问道。
“当然了!”
余飞撇撇嘴。
东方冷只能看到对方的红外特征,知道前面有人,而余飞却不一样,余飞可以清楚的看清楚每一个人的脸,看得清楚每一个人的表情,看的到他们每个人手里的武器等等。
两个人迅速趴在了车顶,说起来东方冷是助手,但是她完全没有当助手的觉悟,所以说要开打的时候,她就拿着自己的狙击枪就去瞄准去了。
车队在不断的向前行驶,所以和远处埋伏的人距离越来越近。
嘭嘭……
余飞和东方冷几乎是同时开了第一枪,两个人的枪声将黑夜彻底打破,整个车队在枪声响起来的时候就开始减速停车了。
余飞和东方冷在货车减速的时候,身体对抗着巨大的惯性,还在继续开枪。
车队的对讲机里面,有人询问枪声来自何处,然后就被陈东给制止了,因为陈东听出来了,这是两把狙击枪在开枪,然后就知道是余飞和东方冷了。
车队距离 那伙埋伏的人还很远,这次属于提前发现了,比白天反而发现的都要早。
那伙埋伏的人懵逼了,突然传来了枪声,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同伙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了,甚至于他们看到车队还有上千米的距离,他们都没有做好开火的准备,竟然被人先远程打击了。
杂牌军和正规军的最大区别就是,正规军有自己的信念,遭遇到了攻击会想着如何反击,首先想的是集体。
可是杂牌军却不同,杂牌军想到的是如何确保自身的安全和利益,集体意识淡薄。
所以明明杂牌军他们那边有武器完全可以打击到车队,可是首先遭遇了攻击,他们就被吓的四散而逃为了。
这真的是神仙打架了,一般的部队都配备不到红外夜视设备,所以他们这只部队提前也没想到,所以没有准备,而远处的非法武装也没有。
然后就是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是听到一声声的枪响,偶尔看到货车的顶部有火光一闪而逝。
到底战果如何,车队里的其他人根本你不知道,不法武装活着的人全都在四处逃命,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队友死了多少人。
余飞和东方冷也不一定要把那些不法武装疯子全都打死,主要是让他们失去对车队的威胁能力就算是达到的目的。
而且只要车队走过去了,以车队这速度,也算是全速赶路了,这些人想要追上来再找麻烦的难度也太高,所以就算是没死的人,也不会再对车队造成什么麻烦了。
远处
隐藏的不法武装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余飞和东方冷给打的四散奔逃了,武器装备被扔了一地。
车队停下来,一些人盯着车顶的余飞和东方冷,看着车顶不断冒出来的火光,还有狙击枪那大口径所带来的轰鸣声。
不法武装被打的跑的差不多了,余飞和东方冷停了下来。
“可以继续前进了!”
余飞按着连接着对讲机的蓝牙耳机说道。
整个车队听到余飞的话,便又开始急速前进了。
轰隆……
可是刚行驶了一分钟多,车队最前端就传来了爆炸声,火光冲天而起,动静十分的巨大。
余飞和东方冷都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冲击波,感觉地面随着爆炸震动了一下,他们身下重量达到了几十吨的货车,竟然都被震的晃了几下。
“不是都跑光了吗!”
东方冷转头惊讶的看着余飞。
“可能是我们考虑的不够全面!”
余飞略微思考了一下就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报告,前锋车队遭遇地雷,有人受伤!”
对讲机里传来了焦急的呼喊声。
果然印证了余飞的猜测,竟然真的是道路上被人埋了地雷,那只藏在山里的不法武装,本来是准备等车队被地雷炸的停下之后在开始攻击,没想到被余飞提前发现和打散了。
所以那些人逃走了,地雷却还在原来的位置,余飞以为危险解除了,没想到还有地雷。
而且余飞知道那不是普通的反步兵地雷,而是反坦克地雷,也只有反坦克地雷,才能将前面的步战车炸的出现问题,连车内的人都保护不住,以至于乘员受伤。
余飞示意东方冷不要动,自己跳下车来到了车队前段。
然后余飞就看到了一辆被炸的滚到了路基下面的步战车,还有一辆被炸的翻到的步战车。
只是翻倒的步战车,看起来扶正就行了,就是那个滚到路基下面的步战车看起来废了,防爆轮胎都被炸飞了几个,轴承都歪了,车顶也在翻滚中变形了。
车里面的人正在被往外面救,虽然弹片未能击穿步战车底部的防护层,可是爆炸之后的可怕震动照样威力巨大。
车内的人被救出来之后,好几个人看起来七窍都在流血,这是被震出来了内伤。
“让我来,我会内功疗伤!”
余飞迅速上去说道,运输队就没有专业的军医,这样的伤势稍微拖的时间一长就有生命危险,因为全都是内伤。
余飞搬出来了自己常用的借口,上去就将一个伤员接到了手里,扶起来对方坐下余飞的手从背后贴在了对方的后背上。
有了内功疗伤这个借口,余飞就可以快速稳住每一个人的伤势,虽然余飞不会将他们彻底治好,但是会让他们没有生命危险,这样这些人就不用死了。
余飞正在救伤员的时候陈东来了,看到余飞正在做的事情,也没有说什么,甚至拦住了试图阻拦的巴方军官。
最大的难题终于要来了,那就是车队还走不走了?万一走的时候,前面还有人偷偷埋设了地雷怎么办?
这黑灯瞎火的视线非常的差,就算是开着车灯都看不远,人家只要将反坦克地雷隐藏的足够好,一般人就根本无法发现。
仿佛他们这会还是在柏油路上行驶,对方应该是用切割机,在道路上切割出来了一片,然后-进反坦克地雷藏在了下面,这样车队行驶过来之后,根本就没看出来这下面有反坦克地雷。
最后真正对车队形成阻碍的不是不法武装疯子手里的其他武器,反而只是一个谁能都埋设的地雷。
余飞救完了伤员,确定所有伤员都没有了生命危险,然后才走过去,站在了正在和其他车队负责人讨论接下来计划的陈东。
车队里面有巴方的人,毕竟巴方有责任护送他们去安全出境,还有陈东带来的保卫人员。
大家讨论的焦点问题就是,前面的道路上要是还有反坦克地雷怎么办?谁开车在前面蹚一条路出来给大家走?
说实话这个问题谁都无法回答,因为谁开车走在前面,就有可能如同余飞刚刚救治的那些人一样,有可能被震死在车内,有可能被炸穿防护钢板,而被弹片杀死。
而车队还得继续损失步战车,这里的步战车可都是巴方的,而巴方经济很不宽裕,每损失一辆步战车内心都会心疼的滴血。
“我一个人驾驶一辆步战车在前面开路吧!”
余飞听了一会,发现这些人也讨论不出来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法,余飞便自告奋勇了。
“不行!”
陈东听完瞬间转头否定了余飞这个提议。
说句实话哪怕是余飞实力超群,可是在陈东的心里,余飞的价值远不止于此,让余飞开着一辆步战车在前面开路,那说明余飞要冒着巨大的风险。
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了,陈东觉得哪怕是不要这车队运输的东西,都挽回不了这损失,在陈东心里余飞的价值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
“放心,我绝对没问题,我绝对可以提前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余飞继续对陈东说道,余飞自认为自己的视力,一旦道路出现了不正常的位置,自己可以提前发现,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和自己比,只有自己可以做到。
而且就算是不小心开到反坦克地雷上,着这种步战车可能被炸毁,但是一般情况弹片不可能穿透防护地盘进入车内,而余飞也不会被震出来内伤。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陈东眼睛瞪着余飞十分的坚决。
陈东考虑的可不是光是地雷,还有来自于各处的各种攻击,车队的头车是最有可能被率先攻击的对象,余飞要面对的危险太多了。
陈东宁可自己开着步战车在前面,给大家蹚出来一条路也不愿意让余飞来做。
因为陈东觉得要是自己死了,其实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人接替自己的职位,一切都会照常进行。
但是余飞出事了的话就不一样了,余飞是不可或缺的资源,余飞的作用和潜力没有人可以替代,失去了余飞那就是组织的重大损失。
“我说可以就是可以,我要是连自己做什么都不能做主了,那我宁可什么都不做!”
余飞瞪着陈东说道,余飞不是那种明明自己可以,却眼睁睁看着别人去送死的人。
在场其他人不知道余飞的身份和价值,所以余飞和陈东继续保持打哑谜,但是他说的话,他相信陈东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陈东要是敢不答应,那以后就别想让自己做任何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