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ew0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蘭若仙緣討論-第四零二章 冥使法鈴 半道劍意展示-2hvp4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查到是谁指使那炼蛊之人来这里了?”
“查到了江宁城的丁府。”无生将自己此行下山之后的经历简明扼要的和空虚和尚说了一遍。
“丁府,东海王?”
“师父,这两处势力和我们兰若寺有什么过节吗?”
“没有,一点也没有。”空虚和尚仔细想了想然后摇摇头。
“这百十年来,知道兰若寺的人寥寥无几,金华城中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千里之外的江宁城,无论是丁府还是东海王,和我们兰若寺并无任何之瓜葛,否则兰若寺说不定早就没了。”这话他说的十分的肯定。
“可是我看的很清楚,那人却是进了丁府之中。我是这样想的师父,我这次在江宁城那边多带些日子,将这事情彻底的查清楚。”
“也好。”空虚点点头。
“寺里呢,有我们在,你也不必太过担心。”
“知道。”
“无生啊。”
“师父,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山下的女人,你要小心,越漂亮的就越危险。”空虚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什么意思,师父,你是不是被女人伤过啊?”无生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一个了不得大秘密。
“说来听听。”他抱着椅子背,眨着大眼睛。
“你赶紧回江宁吧,免得再出什么差池。”空虚和尚不出意外的转移话题,催促他赶紧办正事。
“一定有故事,我走了。”
和空空师伯、无恼师兄打了声招呼,吃了点东西之后,无生又马不停蹄的赶回江宁。
一天时间,上千里路来回。
古城犹在,风雪未住。
夜里的时候,无生又去了一趟黑市,来到了那处神秘的店铺之中,那个蒙面的女子仍在,黑纱着不住曼妙身材。
“客官你好,请问想要些什么?”
“上次不是说好的吗,剑圣的剑法啊,拿出来看看!”
那女子盯着无生。
“客官要见剑圣的剑法,得拿出来价格相等的物品来。”
嗯?无生摸着下巴,这个事情他还真想什东西合适,其实最合适的是那两幅画,上面都有非凡的剑意,而且其中一幅乃是剑圣亲手所画,可是若对方耍诈,拿出来的是假的,那他可就赔大了。
“你看这个怎么样?”无生拿出来一个铃铛。
这铃铛不是凡物,乃是那在江上摆渡亡魂的冥使给他的,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摇动这个可以换来“冥使”,幽冥的摆渡人。
“这是?”那女子想要拿那个铃铛,手一碰,一股刺骨的阴寒。
她盯着那铃铛仔细看了看,然后脸色大变。
“这是冥使的法铃?!”
“呀,知道的不少啊,你看这个行吗?”
女子抬头望着无生的眼神变了,仿佛要看清他面具之后的容貌。
“你且稍等。”那女子离开,店铺里空荡荡的,貌似是一个人也没有,但是无生能够感觉得到,暗处还有两个人,修为不弱,应该是这个店铺的护卫。
没过多久,那个女子带着另外一个人出来,那人向无生行礼之后便仔细看了看那法铃。
“不错,乃是幽冥冥使的法铃,不知为何在这位道友手中?”
这乃是幽冥摆渡人的法宝,进出人间和幽冥的凭证,据说持此法铃可唤来幽冥的冥使。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就说这件宝物行不行,够不够格?”
“行,够了,请道友随我来。”
那人沿着无生上了而来,那女子就跟在后面,无生瞥了她一眼,心想她不用在下面招呼客人吗,换的却是白眼。
这是什么人啊!
上了二楼的一处雅间之中,那男子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副卷轴,然后在无生面前慢慢的打开,却只展开了一小半,上面显露是一道墨迹,看上去很锋利,如同一把剑。
无生盯着仔细看了看。
他感觉到了其中透露出来的剑意,十分的锋利,有些刺眼,不敢直视,但是感觉差了那么点味道,和那道“横断”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和那道天河也差着老远。
“假的!”无生一挥手,收起了法铃。
“什么!?”那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凭什么说这是假的?”那女子很是气愤。
“因为剑圣的剑我见过,这道剑根本没法与之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无生直言道。
“你真是大言不惭,剑圣已经几十年不下山,传闻在蜀山闭关,连蜀山弟子都无缘见他出剑,你在哪里见过剑圣的剑法?”
“你管我,反正这是假的,我不要!”无生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站住!”
那女子一步拦在无生身前,波涛起伏不定。
“你要干嘛,强买强卖啊!?”
“道友说这幅画是假的?”那男子缓缓地收起卷轴。
“嗯,这剑不错,但是比剑圣的剑差得远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客官手中的法铃可愿交换。”
“不换,这幅画不值。”
“也罢,有朝一日,若是客官改变了想法,欢迎客官来江宁。”
“好,告辞。”无生一拱手。
“你不许走!”那女子还拦在无生身前。
“叔父,不能让他这么走了,他已经看过那幅画了,看到了那道剑,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就是骗子!”
“那画我只看了一点,但那没用啊,时间这么短,有没看全篇,谁也无法领悟其中的意境,真是胸大无脑,脾气还不好!”最后一句话无生说的声音很小,但依旧被那女子听得一清二楚。
“你,你登徒子,你无耻!”女子深吸了几口气,波涛起伏的更厉害了。
这怎么就无耻了呢?真是莫名其妙的女人!
“且慢,这位客官说见过剑圣的剑法?”那男子道。
“见过,干嘛?”
“久闻剑圣之名,能否让在下一见?”那男子拱手道。
“我是见过,但又没说我会,蜀山剑法应该是不外传的。”
“我们不要见了冥使的法铃吗,至于学,他只是看了一点,如此就能领悟其中的剑意,那在剑道上的天赋可以追得上剑圣了,我乐意成人之美。而且这幅画我觉得也未必是真的,上面的剑意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那男子看着手中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