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bqg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起點-第四十五章 心事重重的顧佳閲讀-kjazs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看着顾佳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钟晓芹总觉得对方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好似看透了她的内心一般。
“吃饭!吃饭!饿死我了!”
钟晓芹拿起筷子给顾佳夹了几个菜,借此掩饰自己的内心的尴尬。
“好,好,吃饭,吃饭。”
顾佳拨弄了一下头发,呵呵一笑,顺着钟晓芹的话说了下去,这种时候看破不说破就好,没必要‘穷追猛打’。
事实究竟如何,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
一时间,餐厅内只剩下筷子与碗碰撞的叮叮声。
过了一会,钟晓芹觉得氛围有点沉默,趴了一口饭之后,主动打开话匣子。
“顾顾,你上次说的茶厂的事,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茶厂’两个字,顾佳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了片刻,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反应过来的顾佳立马恢复了笑意。
然而,不论怎么看,她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许多。
最近这几天,茶厂转让资金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她。
她们家是做烟花公司的,顾佳常常戏称,她们家就是坐在火药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飘来一片火星。
然后,砰地一声!
就炸了!
沈杰就是她们家的前车之鉴,原本一个蒸蒸日上,每年盈利超过五百万的企业,仅仅因为一次疏忽,厂区炸了。
这一炸,不仅把公司炸的烟消云散,就连沈杰自己也搭进去了。
虽然沈杰只被判了三年多一点,但是等他出狱后,面对的是什么景象?
公司没了,老婆也带着孩子跑路,这种生活,她想都不敢想。
自打沈杰公司出了意外之后,顾佳夜里被惊醒好几次,每次做的都是同一个噩梦。
烟花厂炸了,她们家不仅变得一无所有,就连许幻山也进去了。
以前的顾佳因为要照顾孩子,一直没有时间重新开始工作,现在儿子许子言入学了,她的空闲时间一下子变得多了起来。
恰好,最近李太太要转让一家茶厂。
顾佳得知这个消息,立马觉得机会来了,她为了打入太太圈,又是买包,又是出谋划策,又是开甜品店,又是伏低做小,可谓是费尽心思。
为的是这么?
可不就是为了想要从这些太太手上得到些什么吗,这群太太的身家可不是她们家能比的,别人买一个限量版的爱马仕就跟吃饭喝水似得。
而她呢?
又是托人找关系,又是爆刷信用卡,手段齐出才拿到一款限量版的包包。
(通常这类限量版的包包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限量,限量,自然是限制了名额,只有那些长期购买的客户才有这种名额。比如你要买一个十几二十万的限量款,之前的前置可能会是上百万,消费不到一定的级别,是拿不到这个名额的。)
这就是差距,赤裸裸的差距,说一句不好听的,别人手指缝里随便漏点什么,就能把她们家喂得饱饱的。
所以,顾佳心里一直计划做点什么,给她们家留条后路。
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单纯只靠烟花公司,太不稳定,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对她们这个小家来说就是万劫不复。
这个茶厂就是她准备的后路之一,虽然顾佳从来没有做过茶叶生意,但是她相信李太太这个人。
李太太家里的资产非常雄厚,她们家的富贵已经绵延三代,祖上是华夏人,后来出国去了,直到国家改革开放,她们家才重新回到大陆。
别人随手拎得一个包就价值两百多万,更别说她们家能够住在魔都市中心的历史建筑里。
那栋房子顾佳有幸去过,据顶楼的王太太(顾佳打入太太圈的引路人)介绍,那一片房子全都列入了历史建筑保护名录,是不允许私人持有的。
李太太家里之所以能私人持有,一来是因为那栋房子在建国前就属于李太太她们家的祖上,是她们家的祖产,二来呢,当时官方为了招商引资,吸引李太太她们家回大陆投资,特批将这栋房子物归原主。
像这样的顶级富豪,手里的资产又怎么会差呢?
据李太太介绍,这家茶厂的茶园、生产线、销售渠道一应俱全,只要接手,立马就能赚钱,根本不要费什么心思,李太太之所以要转让这样的优质资产,完全是因为看不上这点小生意。
一年几十万上百万的利润,富太太看不上,顾佳看得上啊!
经过数次谈判,人家李太太好不容易答应把茶厂转让给她,不过顾佳需要为这笔交易额外付三百万的转让费。
结果,丈夫许幻山不同意出这笔钱,在他眼里,这笔交易太过冒险,毕竟她们家从来没做过类似的生意,许幻山的解释是,贸然涉足一个陌生的行业,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何况三百万的转让费对她们家来说,太多了,除非把公司账上的流动资金抽掉大半才能凑齐。
另外,严格意义上这笔钱虽然在他们公司账上,但是这些钱是客户的预付款,其中大部分都要用到生产上,倘若把这些钱抽调出来,万一客户取消后续订单,到时候他们可就坐蜡了。
许幻山说的这些理由,顾佳都懂,但是在她眼里,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那些单子都是于太太她们家的,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取消?
想想也不可能,所以,许幻山的那些顾虑全都不成立。
“怎么了?顾顾?”钟晓芹伸手在顾佳眼前晃了晃,关心道:“你没事吧?是茶厂的事情出了什么问题吗?”
顾佳听到钟晓芹的呼声,方才回过神来,看着钟晓芹担忧的眼神,勉强的笑了笑。
“没,没事,能有什么事,这茶厂我一定要拿下,不仅要拿下,我还要把它做大做强!”
虽然顾佳表现上笑意盈盈,但是心里却是一叹。
‘要不晚上回家去问问陈屿?让他帮我分析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