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ysy熱門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 ptt-第568章 符器座標鑒賞-spsic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一直在猜测刚刚那位灵裕武者想要潜入通幽陆岛中的目的。
但思来想去不过只有两种,一则是破坏通幽学院隔空牵引陆岛降临幽州的计划,二则是伺机潜入苍宇界,作为灵裕界捕捉并确定苍宇、苍灵两界所在的卧底。
若是前者的话,商夏并不认为对方能够成功。
且不说如今陆岛之上有云菁、商博坐镇,又有阵法守护,根本就没有破坏的可能,况且以如今的形势,陆岛之上哪一位武者不都是提着十二分的警醒,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任何潜入破坏的机会。
更何况此人运气看上去并不太好,甚至连商夏这一关都过不得。
但那灵裕武者的目的若是后者,仅仅只是为了潜入苍宇界的话,虽说只要避开通幽武者的耳目,不与他们产生任何冲突,方圆近两千里的陆岛,通幽一方不过十几位四阶武者,还当真未必能够将他找出来。
但这里面仍有一个关键,那就是他该如何在进入苍宇界之前,避开寇冲雪、姬文龙两位五阶老祖的查探?
又或者此人在潜入通幽陆岛之际,应当还有其他的手段留在他处,如此双管齐下,即便是他被发现并驱逐,灵裕界还能循着他留下的手段重新找回来。
若商夏的猜测成真的话,那么刚刚那一道直奔陆岛深处而去的煞光,就绝不仅仅只是为了引开商夏的注意力那么简单了。
商夏一边抓紧时间恢复体内耗损的四象煞元,一边纵身从陆岛边缘落下,来到了那灵裕武者刚刚藏身之地,发现这里并未留下什么暗记之类。
想来也是因为这陆岛的边缘地带,随时都可能会在长距离的虚空牵引过程当中,因为某次的碰撞意外脱落。
如此说来,最大的可能还是应当落在那一道消失在陆岛深处的煞光了。
商夏刚刚从陆岛下方上来,便见得不远处一道遁光向着他这边落下。
商夏与那灵裕武者的交手动静极大,但实际上时间却是极为短暂,彼此间只在几个回合便已经分出了胜负,以至于陆岛上的其他人在这个时候才赶来查看究竟。
柳青蓝见得商夏无恙便已经先松了一口气,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商夏便将刚刚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然后又将对方可能会在陆岛上留下印记、坐标之类的猜测同柳青蓝讲了。
柳青蓝闻言果然极为重视,当即与他一同朝着那道煞光离开的方向追踪过去。
“你能追踪到那道煞光留下的踪迹?”
柳青蓝有些诧异的问道。
柳青蓝原本以为若商夏的猜测成真的话,那道煞光当真想要留下什么的话,那么它的踪迹以及它最终落向何处恐怕并不容易找到。
然而当她发现商夏在带路的过程当中,并非是只走一条直线,而是中间还两次转换方向之后,她便知道商夏有办法追踪到那一道煞光留下的痕迹。
商夏闻言伸出手指在身前一点,顿时便有一缕冷雾从他的指尖渗出,而两人身周三丈之地却瞬间变得寒冷。
只见商夏随手一指弹掉了那一缕冷雾,笑道:“那灵裕武者一身冰煞寒煞的手段,却在交手当中被我暗中截取了一缕并镇压下来,那一道煞光与这一缕冰雾同源,两者之间必有呼应,如今正巧用来追踪那一道煞光的踪迹。”
商夏说得容易,但柳青蓝却知道这件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一个人的本命灵煞若是能够那么容易被人截取保存,那岂不是相当于主动致命的把柄送到对手手上?
绝大多数情况下,煞元在脱离与武者神意以及丹田本源之间的联系之后,便会自行消散或者降解为天地元气,对手若非事先早有准备,便是想要暂时性的留存一段时间都极难。
然而商夏却做到了,而且看上去对他而言似乎还不算太过困难,这就让人感到心惊了。
“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柳青蓝忍不住问道。
商夏笑着解释道:“我的四象煞元自有四季交替轮回之意,其中‘冰魄寒煞’所演化而成冬之煞,而对方所修炼的四种冰煞、寒煞同样也可以看做寒冬之属,虽不对症,却也暂时可用来鱼目混珠,虽不持久,但用来追踪那一道煞光的落点却也足够了。”
“四象?不是四季吗?”
柳青蓝问道。
商夏随口解释道:“这是我用来指代武煞境四种本命灵煞的一种方式,四象也不单指四季,或许也能指向四方、指向一日中的四时,还能指向……,总之,只是晚辈自己连蒙带猜的一些自以为是的东西罢了。”
倒不是商夏敝帚自珍,不愿给柳青蓝说太多,而是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况且他也无法向柳青蓝解释自己这一套四象理论的来源,只能说是自己胡乱想到的。
柳青蓝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再深究,反而道:“按照你所言,那岂不是说,凡是能够被你归于四季,哦,是四象,中的异种灵煞,你都能够暗中截取?”
商夏并不否认,道:“按理说确然有此可能,但也要因人而异,弟子并不能全然保证,况且这一次也是颇有几分侥幸,而且对方也是大意了。”
柳青蓝轻笑一声,道:“放心,这是你的杀手锏,我可不会胡乱说出去。”
说罢,这位学院的上舍教谕还“咯咯”笑出声来,仿佛已经在思索着该用商夏的这种手段做些什么……
商夏倒不是谦虚,他是真的没什么把握,而且这一次也是他自己施展这种“四季四景轮回功”自带的秘术而已。
接下来,果然没用多长时间,商夏带着柳青蓝便已经来到了一座山谷深处的水潭跟前。
“这里?”
柳青蓝有些的奇怪的看着碧波荡漾的潭水,道:“从你刚刚放出的那一缕冰雾的威力来推算,那灵裕武者的一道煞光落在这里,当将这座水潭化作一座冰潭才对!”
商夏点点头,道:“是啊,谁又能想到这样一潭活水当中,会藏着一团至阴致寒之物?”
说罢,商夏直接以临渊刀斩入了面前的潭水之中。
柳青蓝看着没有丝毫波动的潭水,面色略显怪异道:“你这……是什么刀式?”
“小满!”
商夏淡定的收刀道。
柳青蓝还是不解,正待她又要开口相询之际,目光一扫却忽然发现那水潭中的水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上涨,然后抬高的水位便开始向着不同方位的低洼地带流淌而去。
不多时,原本一潭活水便已经见底,森然的寒气再也压抑不住,水潭四周霎时间仿佛已经陷入寒冬时节。
商夏冷喝一声,突然凌空一掌拍下,那掌势在半空当中骤然轮回变幻,最终四煞之力同归映日煞,他的掌心便如同凝聚了一颗炽热的光球一般,径直将从深坑地步升腾而起的寒气重新压制了回去,并最终化作一团浓重的白气水雾弥漫了整座山谷。
柳青蓝双袖挥舞,顿时在山谷之中刮起一阵狂风,很快便将浓重的雾气驱散殆尽,就见得显露出身形的商夏手中正捏着一张尺许长的一块如同帛布。
“这是……”
商夏随手拿出了一只被撕裂的半截纸船,道:“我觉得这一类东西更像是炼器与制符的结合,姑且可以称之为‘符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