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ii4小說 原始文明成長記 愛下-第927章 別具一格的客貨兩用車廂看書-09uwq

原始文明成長記
小說推薦原始文明成長記
蒸汽机车向两侧喷吐的白雾,好似怪兽的鼻息,头顶汽笛的鸣响,好似怪兽的怒吼。
呼呼呼呼——
一股股的高压蒸汽推动着活塞来回做功,钢轮滚动,顺利的将火车头驶出车间。
奴隶们都看呆了,他们根本不敢想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怪物。
“这个,难道是辆车吗?”有人傻傻的看着那纯金属结构的火车头问道。
“应该,是吧,你们看这东西,它也有轮子,而且正好和他们铺的那两根铁棍一样宽,所以这路就是专门给这家伙跑的吧?”旁边的同伴也看着正好卡在轨道上的火车轮子说道。
“你们快看这车的后面,那个里面装的不就是咱们挖出来的煤块吗?所以这个车就是专门用来运煤的?”又有人看着面前的火车头推测道。
“为什么你们想的都是这个?难道你们就不好奇这东西没有牛马来拉,也没有人推,那它到底是怎么往前走的吗?”人群中再次发出惊疑之声。
然而周围的人都摇了摇头,这倒不是他们不好奇,不想知道,而是心里自然而然的认为,不管汉部落出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都应该是正常的,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就像汉部落的大帆船,只要挂上一块布,就能被风吹着跑,这他们以前没见过时谁敢相信?
就像当初他们被俘虏的时候,汉部落用的那种可以将铁球打出好几里的武器,这东西要不是他们亲身体会过,谁又会相信?
还有那用风来驱动的风车,又或是眼前这个超大的铁车,谁知道它是靠什么来前进的,但这和他们有关系吗?只要知道这是汉部落弄出来的一种车就好了。
在场的这些奴隶们,或者说汉部落的所有人,他们早就在罗冲带来的科技大爆炸中麻木了,各种神奇的东西不时的就会冒出来,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们只需要知道,这是首领的点子,弄出来的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对他们会有什么影响,知道这些就足够了,至于这东西什么原理?恐怕只有极少数人才会对此产生兴趣。
呼——呼——呼——呼——
当火车喷吐着白烟从他们面前驶过,最后停在两百米开外时,这才有工匠和管教过来招呼他们。
“好了,都别在这愣着了,都跟我去车间,咱们把后面的车厢推出来,然后挂在车头上,剩下的铁轨,你们全都装到这辆车上就好了,就不用你们用肩扛了。”
管教招呼着奴隶们前去车间推车厢,还说要用这辆车来运输钢轨,大家一听顿时就振奋了起来,因为早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今天一共要把两百根钢轨送到工地上去,可是他们干到了现在,也才弄了三十多根,剩下的要是都用肩扛到工地上去,他们可能真的要累死,而且就算累死了也不可能今天完工。
一群人乌泱泱的跟着各屯的管教进了车间,大家进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地面上还铺了好多和外面一样的轨道,并且这里面甚至还有一个圆形的轨道调头用的道岔,那些车厢还有车头,都是可以在这里面任意转动的。
一群人二十人分为一组,每组推着一辆光秃秃的车厢桁架就出了车间,然后一直推到火车头的后面,早有工匠等在这里,手中拎着一个擀面杖粗细的钢制插销,把车厢的挂扣和火车头尾部的挂钩插到了一起,很简单的就连上了一节车厢。
奴隶们看的十分惊讶,原来这东西全是可以挂在车头后面的吗?再想下刚才车间中停放的那么多车厢,莫不是全都要挂在这上面?
额滴个神呐,这要是全都挂在一起,那这辆车岂不是就跟蛇一样长了?!
“这不会是要咱们把刚才那些车全都连在这个上面吧?”有人不敢相信的问道。
“肯定是,刚才管教不是说了吗?让咱们把那铁轨全都装到这上面,你们想想铁轨有多长?我看不挂个十几节,恐怕都装不上铁轨。”又有人肯定的分析道。
“嗯,这么说也对!”众人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忙碌了起来。
一节一节的车厢桁架被挂在车头上,一共挂了八节,每节车厢十二米长,再加上各个车厢中间的空隙,正好一百米长,然后又有工人在车架的两侧插了一些铁棍当作车梆,这样就可以防止钢轨会从从板车的侧面掉下去了。
等那三个负责运输钢轨的屯开始往火车上搬运钢轨的时候,另外那个负责运输枕木的屯也已经把另外八节车厢挂在了后面,他们的这八节车厢都是有车厢壁的,设计的时候是用来装矿石的,但现在拿来装枕木也没问题,于是一群人就开始往上不停的装起材料来。
奴隶们一边往上装着东西,一边的小声讨论着,“我刚才数了下,这车不算那个红色的车头,后面挂的就有十六节,装的不是钢轨就是大木头,这些东西加起来得有多沉啊,这个铁车真的能拉的动?”
“应该能把,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叫咱们来装啊,反正总不能一会儿装好了之后让咱们来推吧?就算咱们愿意,那也不一定能推得动啊。”
“也对,你说的有道理,而且怪不得咱们修的路是铁做的,下面还垫了那么多的木头,这要是直接把这么重的车放在这土路上,恐怕会直接把车轮压的陷下去吧?!”
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车上装着货物,忙活了两个小时之后,等钢轨和枕木都装满了,他们再次被叫到了车间里,然后又推了四节和刚才那都不一样的车厢出来,这就是机车厂按照罗冲的方案,弄来的客货两用车厢。
汉部落目前的车厢只有两种,一种就是专门用来拉矿石的车厢,这种车厢四面有坚固的车厢壁,用角钢做筋和框架,内嵌实木木板,非常的坚固,拿来装整箱的矿石是没问题的。
而且这种车厢的两侧,还有专门用来卸矿石的出料口,只要用一根撬棍把口子用杠杆原理的打开,里面的矿石就会倾泻而下,虽然不是翻斗车,但也算是一种简易的自卸车厢吧。
这种车厢没有顶棚,最多可以加盖一层帆布,甚至帆布都没有,以汉部落目前的情况,最多盖上一层稻草做成的草帘子。
另外这种专门用来拉矿石的车厢,也可以用来运载活的牲畜,比如牛马羊之类的活物,用这种车厢就可以让牲畜直接站在里面,而且本来就是拉煤的车,也不怕脏,弄点屎尿也是可以接受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车厢,那就是奴隶们刚刚推出来的客货两用车厢了。
是的,汉部落压根就没有专用的客运车厢,因为反正也没人到处乱跑,要那么专业的客运车厢干什么?
之所以搞出现在这个版本的客货两用车厢,也是考虑到可能的客运需要,而且还是符合这个时代的客运需求。
正常的客运车厢,座位全是横向排列的,然后中间会留出一个窄窄的过道,轨距一米五左右的火车,车厢可以做到三米三的宽度,也就是最常见的客运火车布局,中间为过道,一边是两个座位,另一边是三个座位,一排就是五个,这是最常规的布局。
轨距一米左右的窄距火车,在日本最为常见,它的车厢宽度要窄上一些,正中间是过道,过道两边一边两个座位,一排就是四个。
像是汉部落这种75厘米轨距的,车厢一米六的宽度,如果还按照常规布局来设计,那一排就只能放下三个座位,中间是过道,然后一边放两个座,另一边是单座,而且过道和座位都十分的狭窄,毕竟才一米六,和家用轿车的宽度差不多,想象一下后排座要坐三个人,然后还要在中间留出一个过道,就知道究竟有多窄了。
而且一旦这样布置,就需要在车厢内塞进去很多座椅,再想装点别的就不可能了,今后就只能用来拉客,但是汉部落究竟有没有那么多人乘坐火车还不知道,卖出去的票都可能塞不满一节车厢,这样的情况下,常规布局的客运专用车厢,只要弄出来,必然亏本。
所以罗冲更改了车厢内的布局,将十二米长,一米六宽的车厢,当作医院的走廊来布置。
去过医院的应该都见过,医院的走廊里面经常会在靠墙的两侧摆放一些长条座椅,供看病的客人临时休息之用。
这种设计就非常适合汉部落目前的情况。
罗冲直接让工匠先打造出一个干净整洁的车厢,然后将车厢当作走廊,在两侧的车厢壁上,安装一排可以折叠收放的木制长椅,如果需要载客的时候,就把两边的长椅从墙壁上放下来,然后车厢两边就可以分别面对面的坐两排客人,中间的空地就当作过道。
要是当天的人很多,也可以像公交车那样,中间的过道上再站一些人,而且木制长椅这样的座位设计,也别想着卖座位了,如果有人买票的话,那就是按人次来买。
木制长椅的好处就是这点,首先造价便宜,而且容易打扫,再有就是乘客数量的亢余量很大,四个人也能坐,八个人也能挤一挤,这就是长椅的好处。
如果当天没有坐火车的客人,而是需要运货的话,那就把两边的长椅全部折叠起来贴在墙上,然后整个车厢瞬间就变成了像是集装箱一样四面平整空旷的车厢了,这样就可以用来装载各种货物。
不过考虑到客货两用车厢随时都有可能用来运载客人,所以这样的车厢运载的货物也是有规定要求的。
比如运载棉花,粮食,器材,器具之类的东西,就可以放在这种车厢,因为这样的货物基本上都很干净,不会把车厢弄得很脏,影响乘客体验。
如果运矿石,圆木,这类的东西,就直接丢到拉矿专用的车厢去,反正木材什么的也不怕脏。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客货两用的车厢,它也不是完全封闭式的,换句话说就是,上面虽然也有车顶,但只是那种用来遮阳的车顶,当然,用来挡雨也没问题,但两侧车厢壁的上半部分是空着的,平时完全打开,也没有镶嵌玻璃窗户,只有一道卷起的竹帘可以手动放下,临时用来遮阳挡雨。
不过只有一道帘子终究作用有限,如果是运客的时候,那就没必要弄其他多余的操作了,如果是用来运货的时候,倒是可以在车顶上覆盖一层油布用来挡雨。
总而言之一句话,罗冲压根就没指望这东西真的能发挥什么客运的价值,更多的设计方面,还是为了运货而准备的,拉不拉客人,他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样的设计却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
等这四节空荡荡的客货两用车厢,也被挂到了火车的后面,管教和工头们就开始招呼奴隶们上车。
“好了,快点都排好队,这四节车厢就是给你们四个屯坐的,一个屯一个车厢,快点上车,看到车厢两边墙上的椅子了没,把那玩意儿放下来就可以坐在上面。
大家拿好自己的工具,互相挤一挤,实在坐不下就坐中间的过道地板上。”
众人一听顿时喜不自胜,忙活了一天了,以前不管到哪都是用两条腿去一步一步的量,没想到今天汉部落居然还给他们车坐,而且还是这种高级的车。
后面的四节车厢里,众人纷纷找好了座位坐下,舒服的倚在身后的车厢壁上,看着同样姿势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大家全都会心一笑,一个屯五十个人,这一节车厢正好坐下。
有人忍不住的感慨道,“我突然很后悔怎么办?”
“后悔什么?”身旁的人好奇的问道。
“后悔当初听了族长的话,非要跟着他们去抢汉部落的城池,要不然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下场。
看看汉部落是什么样的吧!咱们部落连马车都没自己普及的时候,汉部落都已经造出来这种神车了,这一车居然装下了五十人,五十个人呐!而且中间还有空地呢。
这还只是其中一个车厢,在我们的前面,像这样的车厢还有三个,而且这车的车厢看起来还是可以随便加减的,这岂不是说,如果人更多了,直接再挂上几节车厢就可以?
这样神奇的车你们敢想吗?反正我是连想都不敢想,也不知道汉部落的人都是怎么想出来的这些好东西,而且不光想出来了,他们还做出来了。
我们当初居然还把汉部落当作敌人,现在想来真是可笑,恐怕汉部落压根就没正眼瞧过咱们吧,和他们一比,咱们就像刚刚学会种地的猴子。”
周围众人听完全都默不作声,事已至此,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后悔?谁又不会后悔呢?可是后悔又能有什么用?!
就在众人坐在火车车厢内感慨万千的时候,车尾突然又传来Duang的一声,原来是几个工头商量过后,觉得现在已经是傍晚了,这趟出去到了工地之后,晚上肯定也不会再回来了,几个人一商量,干脆又挂了两节餐车上去。
一车用来拉粮食等食材,还有清水,另一节车厢放了几个煤炉子,还有架好的案板,专门用来作饭。
等后面的两节餐车都挂载好了之后,各屯的管教也分别拎着一盏手提的电石灯上了那四节客运车厢。
傍晚时分,客运车厢里本来已经有些昏暗了,一盏电石灯拿上来之后,瞬间将整个车厢照的通明透亮,从车厢头照到车厢尾,也照在了众多奴隶的脸上,他们全都不由自主的朝着那明亮的灯看了过去,就听到管教说道。
“今天大家也忙了一天了,现在天也快黑了,大家先稍微休息一会儿,等一会儿到了工地,咱们就做饭吃饭,然后今天就可以休息了。
等到明天,咱们这个屯就不用来搬钢轨了,这趟车上装的钢轨和枕木应该够用一两天的,到时候你们都去跟着学安装轨道,就是钉钉子那个活儿。
大家都把握好机会,认真的看,好好的学,争取等这条线的工程结束的时候,你们都能学会这铺铁路的技术,到时候拿到汉部落的户籍。
你们的鑫部落,已经是过去式了,睁开眼睛看看以后吧,看看咱们汉部落的这火车和铁路,咱们这火车有多厉害,不用牛马牵引,前面放个火炉子烧水就能走,不光能走,一次还能拉这么多的人和东西。
我也不瞒你们,这就是咱们汉部落刚研究出来的火车,你们修的这条铁路,就是咱汉部落第一条铁路,等把这条路修好了,你们就知道这火车的厉害了,拉的比船都多,跑的比马还快,以后咱汉部落有了这样的东西,这天下再也不会有其他的部落是咱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