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eab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升維之旅討論-第0595章 關於替身射程的實驗與集體失憶看書-6z5ma

升維之旅
小說推薦升維之旅
“…这样啊,‘我’教出来的‘学生’们,或者说‘我’搞人体实验培养出来的那些小白鼠,和这个梦境世界的构筑过程有着很深的联系…”
夜幕下的戈壁滩,熊熊燃烧的篝火旁,手持枯枝的程斌在从绿色法皇那听闻了这个世界“自己”的点滴“丰功伟绩”后,低叹之间却全无意外的神色。
瞥了眼在火光映照下体表流转着幽绿荧光的人形替身,程斌却没法从那张如同硬塑制品的非人凝固脸庞上看出什么情绪来。
不过,绿色法皇谈论此事的语气虽然平静,但其真实心情的恶劣却完全可以想象——
虽然早在对阵迪奥的时候,作为人类的他就已经败亡陷入了噩梦之中,没有亲身经历后来人类文明整体沦陷、坠入梦境的事件,梦境世界成型、作为替身完全苏醒后,他对于现实曾发生的各种事情也一知半解。
但是,残留的人类观念和梦境中的猎物立场,让他天然反感这个虚假的世界,所以他才和那些不甘于梦境沉沦的反抗者们一拍即合。
反抗军的成员,多数属于原本人类社会的精英阶层,比起被梦境基于神明信仰的另类平等与美好之处俘获心灵的大部分普通人,在文明沉沦过程中损失了大量利益权利地位的他们,反抗心理更为强烈。
即便是在缺乏维生需求、没有正常资源分配过程的散漫梦境羊圈中,反抗军依然能靠残留的人性与文明惯性,用基于当前环境与理念改造出的社会科学维持住一定的组织度。
与此同时,在一系列内部变化后成了反抗军主要支柱之一的各类研究人员,也开始从空间、物质、心理、权限反馈等所有能够接触的视角,揣摩解析梦境世界的运转规律。
反抗军的动作虽然尽量低调,但起步时的混乱与显眼的规模,注定其存在没可能瞒过主宰梦境世界的死神13,但不知道出于何因,站在神使这一层面的生命并不在意羔羊们的举动,连特意的关注都近乎没有。
几番试探后,反抗军也就稍稍放开手脚,开始在梦境世界各个角落活动了起来,梦境世界的秘密探索、现实沉沦前后的情报挖掘汇总、与特殊替身生命的接触…
被死神13肆意玩弄般追猎的绿色法皇,也是在这一阶段和反抗军搭上线的,关于他“死后”现实里发生的事情,关于“程斌”的各种情报,也是由此逐渐知晓的。
对程斌这个传说中的始作俑者,绿色法皇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哪怕当面的这个程斌只是始作俑者的平行个体。
交流些许情报后,程斌理解对方隐约表露出的迁怒,对此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触。
因为这些迁移过来的恶感,半点都没有冤枉他——
“死神13…说到这种关于替身能力影响范围的实验,我那边还真的也试过。”
盯着篝火的程斌若有所思,似乎对于当前世界自己的各种实验很有些兴趣。
“你知道的,替身力量的使用过程相当主观,举例而言,有些替身的能力限定了只能在自己身体上释放,但这个‘自己的身体’的概念相当模糊,在具体的实验过程中,某个实验者一开始是基于痛觉的模糊感知,来鉴别确定‘自己身体’与‘外界’的界线。”
抬头看向绿色法皇,程斌打量着对方难以辨认的面色,斟酌着自己的说词:“实验者无法将能力延伸到没有痛觉的表皮与毛发上,但当我给他改造了一下身体,让他长出带有神系末梢和毛细血管的新头发、并通过剪…咳,心理学手段调整了一下他关于流血头发的认知后…”
在篝火对面传来的若有若无的敌意笼罩下,程斌无奈的摊了摊手:“别这样,这是科学研究、探索替身秘密的必经之路嘛——后面的事情你也可以想象吧?当实验者从身体到心灵都认同了毛发与外界之间的新界限后,他就可以将能力作用在头发上了,只要无限延伸头发的长度,就可以无限延伸其替身能力的射程。”
话锋一转,程斌将交流内容转移回了当前的世界:“死神13的相关资料,我在我那边的世界里也有看到过,据我所知,其梦境支配的能力限制很多,除了无法主动催眠目标入睡外,其能力影响范围也很小很小,以躯体为中心,可能还扩展不到一间房屋的大小。”
描述了一下另一个世界里死神13的情报,并向反抗军代表绿色法皇进行确认后,程斌微微点了点头:“这样的死神13,想要将所有人类拉入梦境、构筑出目前这种规模的梦境世界,是绝无可能的…
“如果是我的改造实验促成了梦境世界的诞生,那么这个过程必然要解决几个核心问题,包括如何通过改造扩大死神13的能力影响范围、如何维持入梦个体现实躯体的生存、如何令所有人时刻维持住睡梦的大脑状态…”
——如此想来,死神13的现实载体,想必已经被改造成了类似触手怪的庞大扭曲生命体吧,要将神经末梢延伸到以亿计数的躯体终端上,这造型怎么都乐观不起来啊…
基于现有情报理顺脉络后,程斌对于当前世界的现状和反抗军找上自己的原因就心中有底了,于是他向绿色法皇确认道:“之前的程斌从未陷入梦境,那么假定现实世界里维护这个庞大维生体系的意志确实是‘我’,你们反抗军准备怎么做呢?”
“现今的关键,并不是我们准备怎么做,如果能通过你颠覆梦境世界的现实基础,那自然很好,但是…”绿色法皇摇了摇头,“…情报是一切行动的基础,之前的结论有很多猜测的成分,其实我们现在最想做的,是从你这里获知现实世界的状况——我之前之所以没有给你说清楚文明沦陷的细节,是因为反抗军内部也对此一无所知…你知道么?反抗军内有些人甚至想抓住你去找死神13领赏,希望对方兑现承诺回归现实去看看。”
关于死神13、关于程斌的一系列情报,源于反抗军的探索与汇总分析,但人类文明从正常运行到陷入梦境,非常非常的突兀,所有人都没有这个过程的记忆,仿佛这段时间被直接删除,所有人从日常无缝穿越到了梦境。
只有混乱之初所有人突兀变化的衣冠与状态,那些潜藏在细节深处的不协调痕迹,才让反抗军意识到了这一段时间,或者说这一段记忆的整体缺失。
“集体失忆啊…”听闻此事,程斌沉吟了一会儿,却也无法在这种情报稀缺的情况下猜到真正的原因。
严格来说,程斌本身也经历了类似的失忆过程,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失忆和这个世界其他人的失忆不是一回事。
程斌目前只能确定造成当前他这个状况的主要因素,在于替身与灵魂体系的力量来源切换过程,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程斌”到底是个什么经历状况,自然无从得知根本不具备做梦功能的黑猫载体是怎么入梦的。
继续和绿色法皇交流了一会儿情报,程斌从是否有新生儿、现有人口总数变化、神使晋升体系等方面间接获知了一部分梦境与现实运转体系的关键侧写。
反抗军内部得出决议后,得到通知的绿色法皇也有了更多可交流的信息可以和程斌谈。
但这种层次的交流未能完整的收尾——简单的眼珠转动与眼皮一眨间,一个显眼的异常现象顿时吸引了程斌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