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ik1優秀都市异能 武俠江湖大冒險 起點-323 括蒼山,天機宮看書-f335g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青山,翠树,绿水。
春光正好,鸟语花香。
山舞笼罩间,却是峰峦叠嶂,横亘东西。
只说那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势中,一条青石山阶蜿蜒而下,许是日子久了,受了风雨,变得斑驳陆离,满是岁月的痕迹。
晨风荡起,立见山雾似如云海,浩浩荡荡,缥缈非凡。
山阶上,一个唇红齿白的布衣少年正垂头丧气的蹲坐在那,嘴里嚼着一截草梗,嘴里喃喃道:“啥时候才能解开天机十算下山啊,该死的,竟敢小瞧我,我非得解开来不可——”
山风稍凉,少年穿的又有些单薄,坐的旧了不免有些冷,下意识缩了缩肩膀。
可他不经意的一瞥,一双眸子却忽的一顿,而后瞪大。
只见那下去六七十步的山阶上不知何时多了青袍人,长发披散及腰,迎风而立,背后背着一柄狭长怪剑,居然还会发光,衣飘发扬,再被山雾一掩简直犹如鬼魅。
正瞧的愣神。
不想等那山雾飘过,他心头豁然一惊,就见前一刻还在眼皮子底下的那人,此时竟然已经不见了,只似凭空消失了一样。
少年心里忐忑,后背发寒心中只道该不会真的遇到鬼了吧,这大白天的。
念头一过,再瞧去,他一张小脸都白了。
那人居然又出现了。
只是先前还在六七十步开外,这会已离他三四十步,一晃眼的功夫,竟然挨得这么近了。
正心惊肉跳的瞧着,他眼神忽又一呆,却是看见山阶下又多了几个人,正拾阶而上,不由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人,同时他心中暗暗吃惊,只将那人如鬼似魅的身法与自己的师公比了比,不由皱了皱眉头,竟是觉得自家师公那九九归元步竟然隐隐不如这人。
只等那人走的近了。
少年眼珠子一转,一拍屁股,语气不善的道:“好啊,你竟敢装鬼吓我!”
“诶,是你!”
可等他瞧见来人的脸,却是蓦然一怔,盖因这人他见过啊,当年姑苏城外那枯松岭下此人独战几大高手可是让他好一阵艳羡,风头都出尽了。
旋即他便明白了什么,小脸一绷。“我知道了你是来寻仇的对不对?”
“你是公羊羽的徒孙?”
清寒奇异的嗓音响起。
来人眼神似有晃动,也是认出了这少年。
“梁萧?”
苏青心中暗叹,时日太久了。
“你认得我?”
少年一扬下巴,满脸警惕的神情。
苏青也不作答,只是说道:“让公羊羽出来吧,不然,今天这天机宫怕是要遭劫了!”
梁萧闻言却是呸的啐了口唾沫,冷笑道:“就凭你?手下败将,当年还不是被人追的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还敢回来叫嚣!”
苏青淡淡瞥了他一眼。
像是被刀子刮过,梁萧下意识退出数步,可等反应过来,脸色立时涨的通红,而后眼睛一剜。“好啊,我记起来了,你一定就是那个苏青吧?就是你害的我娘这些日子里时常流泪,恨的咬牙切齿的人?”
苏青听的不明所以。
“不知所谓!”
他也懒得和一个娃娃计较,正要继续上山,不料梁萧却一个箭步拦在他身前,厉声道:“还想狡辩,你灭的那黑水一脉便是我娘的师门,还杀了我娘的师父与师兄,还说无仇?”
苏青本来随意的神情蓦然一凝,旋即蹙了蹙眉。
“我杀的,是蒙古人,你可知那黑水一脉杀了多少汉人,伯颜更是统帅南征大军,一声令下立有铁骑攻城拔寨,践踏中原!”
梁萧少年心性,却是如何懂得这些,只骂道:“我呸,你这个忘恩负义之辈,得了人家的天物刃不说,到头来还把人家赶尽杀绝,简直猪狗……”
他正要再说,苏青眸子一凝一瞪,眼泊里寒芒乍现,杀气登时狂飙而出,那梁萧这下只觉得浑身如坠冰窟,一屁股坐地上。
正自这时。
山路上,乍见两道人影来势如风,飞掠而来,只在四五步外已是推掌摊手袭来,澎湃罡风登时呼啦掀开山雾,朝苏青胸膛落来。
苏青也没动作,闪也没闪,只见那隔空而来的掌劲落在苏青身前三尺,只似撞到一层无形墙壁,“噗噗”湮灭无形。
而那二人则是趁机携起梁萧,退出老远。
“报上名来!”
掸了掸衣裳,苏青轻声道。
“你来我天机宫不知道我是谁吗?”
当中一妇人沉声冷喝,满脸沉凝。
苏青一抬眼。
“花无媸?公羊羽呢?让他出来!”
那宫装妇人柳眉倒竖,回道:“你找公羊羽来我天机宫作甚?”
苏青听的轻笑道:“找到你们自然和找到他一样!”
花无媸眼神冷冽,似有锋芒。“我也不和你废话,识相的速速退出括苍山,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一先一后,他们先下来,山阶上已是跟着下来一群人,步伐矫健灵活,各有功夫在身。
苏青道:“办不到!”
闻言,花无媸已是唤道:“清渊!”
那一直立在她身旁的人立时点点头。
二人双双拔剑出鞘,脚下已站出个玄奥阵势,其余人更是纷纷拔出兵器,场面一时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苏青眼睛一亮,但旋即又摇摇头。“太乙分光阵?可惜,公羊羽使出来才有些看头,至于你们,还是让开吧……今日我只是上去坐坐,等见到公羊羽,自然会走,何必自讨苦吃!”
“哼,哪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来天机宫生事,让我先来试试你的斤两!”
忽见一汉子闪身而出。
此人身着紫缎,容貌英朗,貌有三旬,一身气机勃发,只将那山雾逼迫的浩荡卷开。
“在下明三秋!”
苏青上下瞟了他一眼。
“本座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废话少说,找打就上来!”
那人神情一僵,旋即眼神一沉,已是欺身而来。
这天机宫算得上是迥异于一般江湖门派的势力,乃是前朝术数大家所建,为得是保护历朝历代所遗传下来的文化遗产,宫内典籍无所不包,可谓浩如烟海,贯穿古今,主事者有八家,当代是以花家为宫主。
眼前的花无媸便是那公羊羽的妻子,事实上,苏青也是想要见见那浩如烟海的典籍,用以完善自身,沉淀所学。
却说那明三秋眼见苏青不闪不避,双拳一使,已是天机宫的诸般绝学,身形只在苏青周身腾挪辗转,一会是掌法,一会又是拳法,接着是腿脚,而后又是指法,所学所会五花八门,然却是样样使得浑圆如一,出神入化。
可惜啊,只见他围着苏青辗转数圈,攻出四五十招,一张脸竟是越来越惨然苍白,而后冷汗涔涔,但见面前人莫说反击还手了,竟然是动都没动,只站那让他打。
只是诸般手段落下,每到对方一尺距离的时候,竟然是再难寸进,只似打在了空气上,缕缕寒雾在其周身弥漫,仿似一层有形壁障。
竟是一招都没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