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8s8b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民國之遠東鉅商 愛下-6魯爾事件背後的事件分享-470vz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韩怀义评价道:“这个比喻不错。”
“是的,所以我想做维护规则者,就得先从基层开始弄清楚规则限制下的生存模式运行模式,以及规则的漏洞,尤其是基层的民心。”
“你继续说。”韩怀义丢给儿子一根雪茄。
托尼道:“所以父亲你不找我,我也想向你申请去见识这些。”
“那你的方向呢?”
“你安排就好,这不是我没主见,而是我的见识决定我的选择未必是最合适的,但你为我做的安排,一定是最合适我的。”
韩怀义大为振奋,我儿子坐牢出来都会舔我了,小宝贝你的舌头累不累?
他立刻道:“好,回头我就和你梅洛叔叔商议一下。让你改头换面低调的进入基层。”
“好的,这次不会再有人暴露我的身份就好。”
“可以在关键时刻暴露,你是我的儿子,托尼,我首先是个父亲,其次才是领袖。”
“好的。对了,妈妈肚子里的孩子会和外公姓?”
“你有意见?”
“没有意见,我只是想,罗杰斯是么办法了,他必须和我一起面对未来的风雨。但是弟弟不一样,我想他隐藏一些。”
“我会考虑的。”韩怀义明白儿子不是在担心什么狗屁储君地位,他是真的希望弟弟和妹妹平安。
托尼是个有家庭责任感的好孩子,他很清楚。
但他没想到,托尼很快就让他火大了。
托尼忽然说:“对了父亲,听说你欺负妈妈了?”
“我?哪有。”
“不,你把她丢在沙滩上,身上还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我必须提醒你,父亲,如果我找到那个小贱人,我会亲手杀了她的。还有,我和罗杰斯都已经长大了,你不可以欺负我们的妈妈。”
韩怀义差点没气死:“你在和我说话?”
“是的父亲。这一点上,我确实是这个态度。”
“。。。。你去问你马尼叔叔,我有没有对不起你母亲!还有,那天我只是和我老婆开玩笑,抱着她然后又去抱你妹妹,这谈何说,是欺负你母亲呢!”
“反正我只是提醒。”
“你滚。”二狗子炸毛的在书房团团转,然后恶狠狠的道:“你们在逼我,在挑衅我是不是?”
“不,父亲。”托尼才不滚呢,他削好雪茄点上,递给他,自己也点了根。
韩怀义找茬:“不许抽烟。”
托尼理他个屁,对他低声说:“假如你有,不要影响家里,可以吗?”
“我没有。”
“我是说假如。”
“我特么没有!”
“好吧。”托尼享受着雪茄,然后说:“父亲,我想如果这次在基层,我能遇到个心仪的女孩,我就和她确定关系吧。因为这种环境下认识的,将是单纯的爱情。”
“你还是处?”
“。。。很丢人吗?”托尼有点火。
韩怀义倒是很严肃的和儿子说:“不,不丢人。但你得保护好自己,也不要伤害别人。至于其他的,你十八岁了,你比我当时都有钱,你有足够的头脑去决定自己的人生。”
“谢谢。”
晚上回房间,韩怀义气呼呼的和老婆一半真一半假的说:“我被托尼警告了。”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鱼儿忙问。
韩怀义郁闷着:“不,你的两个儿子串通起来警告我,不可以欺负你,还说如果我身上有香水味,他们会去做了那个贱人。”
鱼儿顿时骄傲:“咯咯。”
“下蛋呢。”韩怀义白了她一眼:“好日子到头咯,早知道前些年浪一点,让他们觉得人生就该这样,也就好了。可现在呢。”
韩怀义和鱼儿抱怨:“你的长子有钱有权,你的次子有兵有炮。他们都是你的后盾。”
鱼儿大笑:“你也有今天。”
一夜无话,第二天鱼儿撑着给托尼和罗杰斯烧了好多菜奖励儿子。
韩怀义直接没吃,气呼呼的走了。
留下的母子三个还有女儿都无视他,韩怀义最后是在大哥那边吃的饭,他继续抱怨自己的不幸。
这件事传开后,他成了个笑话。
而就在他成为圈子里的笑话时,托尼回避着所有的镜头,去往自贸区靠委内瑞拉那边的一座名叫纽未特的城市开始了自己的市长秘书生涯。
这座城市距离亚马逊雨林500公里,距离瓦坎达1200公里。
距离原巴西东北部的伊拉谢玛200公里。
这是座由印第安人白人华人移民混合成的新城,其实应该叫镇,因为他要成为城市,必须要往亚马逊要地。
&&&&&&啊
这个时候欧洲发生了一件大事。
法国人因为德国要求延期赔付战争款项,竟联合比利时出兵德国的鲁尔工业区。
其实这段时间的德国人的生活相当的水深火热。
法国的这种行为彻底激怒了德国百姓。
于是就在他们出兵的当日,所有德国工厂全部罢工,工人全部归家。
其实法国一直要做欧洲最强,他最大的顾虑不是英国,而是德国。
欧战的胜利让法国人更加的膨胀。
他们一心要瓦解德国,然而无论英国美国都不会允许出现又一个强盛的法兰西帝国。
此事一出,法国人立刻受到英国的谴责。
这里还要说一点,美国当时退出了国联。
所以美国向韩怀义发来照会,希望新罗马能暂停对法国的军工支持。
“你怎么看?”梅洛询问查理的意见。
韩怀义沉默着,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应该是在这一年的冬天发生在德国的啤酒馆暴动事件。
毫无疑问法国人太心急和自大。
德国人忍无可忍值得同情,但是二战里的恶魔却在这个时候开始获得他的声望。
虽然接下来他会被投入监狱,但这反而成为他的资历。
把他干掉?德国的反抗是因为法国和其他国家的逼迫,而不是因为希特勒的鼓吹,虽然他起了一定作用。
也就是说,二战的导火索就在巴黎和会以及后期的各国的压迫。
韩怀义的手指在桌上敲打,他道:“继续和美国保持一致吧,但要提及我们的损失,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作为交换,美国又该付出点什么呢?”
【这个机师挺坏的】已上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