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wqk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零十一章 碰碰運氣 (第一更)-zuxum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吴天民和陶小胜两个人带着一件拥有上万件碎片的青铜器来到了魔都,这件事向南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刻,他还在魔都历史博物馆的小修复室里,神情专注地修复着那件明代夹袄文物。
依照夹袄文物破裂部位面积大小,向南用剪刀将染好色的平纹电力纺布料剪裁出合适的尺寸,充当背衬材料衬于破损部位之下,然后再以铺针将破损处与背衬缝合,并将背衬材料四边与文物缝合固定。
用针线缝合法将夹袄文物背部的破裂部位缝合修复后,向南又依次将两只袖子破损的地方修复,整件夹袄文物到这里就算是修复完毕了。
做完这些的时候,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
向南深呼吸了几下,伸出双手拎着夹袄文物的肩部,将整件夹袄提起来前后左右都看了看,缝合的部位针脚细密、笔直,再加上所用的缝合修复丝线也已经染过了色,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修复的痕迹来。
前后看了几遍,没有再发现什么问题,向南这才将夹袄文物重新平摊在了工作台上。
“修复完了?”
向南将夹袄放下后,正打算收拾一下工作台,身后忽然传来了黄云轩熟悉的声音。
他连忙转过身去,果然看到黄云轩就站在身后不远处,手里端着泡着枸杞的保温杯,一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黄老师,刚刚修复好,您给看看?”
“嗯。”
黄云轩应了一声,将手里的保温杯轻轻搁在工作台一边,然后伸出手来翻看了一下平铺在工作台上的那件夹袄文物。
从里到外细细地看了一遍,黄云轩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
“不错,不错,没想到你第一次上手修复,就已经有了这种成色,比李明宇要好太多了!”
向南听了这话,颇有点哭笑不得。
好嘛,黄老师这是中午受刺激太大了,样样都要拿李明宇来比较一下。
这是有多恨铁不成钢啊?
黄云轩倒是不在意,他拎着这件夹袄文物,朝向南招了招手,又说道,
“向南,趁现在还有点时间,我跟你讲讲,如果这件夹袄文物遭遇了其它病害,应该怎么处理?”
这就是要正经上课,传授经验了。
向南一听,赶紧迎了上去,认真听了起来。
黄云轩呵呵一笑,端起一旁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水,然后便娓娓道来。
这一讲,一直讲到了下班才歇下来。
“明天上午你早点过来,我再给你一件复杂点的纺织品文物修复一下。”
临走时,黄云轩笑眯眯地说道,
“要是你还能将它修复到这件夹袄文物的水准,我就再传授你几招修复手法,这可是我老头子琢磨了几十年才想出来的哟。”
这老爷子,还学会用修复手法来搞激励了!
当然,向南也不会扫他的兴致,他连连点头,笑着说道:“好,黄老师,那咱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等到黄云轩笑呵呵地离开了,向南这才快速将修复室收拾干净,又把刚修复好的这件明代夹袄挂在晾架上晾晒,然后这才拎起背包,离开了小修复室。
当然,小修复室的门必须锁好,里面还有文物呢。
来到一楼大门口,向南这才发现,原本中午时已经停了的雨,现在又开始下了。
才五点半钟,整个天空看上去灰蒙蒙的,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让远处的高楼都仿佛挤入了云层之中。
向南将背包背在胸前,打开雨伞,一步踏入了雨中。
或许是下雨的原因,街上的行人很少,只有来往的车辆在沉默的雨中穿梭,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只在略有积水的地面上,留下一道转瞬即逝的水痕。
向南沿着人行道一路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魔都企业总部办公楼下,然后转个弯,进了大楼。
来到公司时,里面的人还没下班,一个个都在忙碌着。
看到向南来了,正在收拾东西的焦佳连忙站起来说道:“老板,涪城博物馆来了两个修复师,许总正和杜主任正跟他们在青铜器修复室那边呢。”
向南朝她笑了笑,点头道:“哦,好,我一会儿过去看看。”
将雨伞和背包放进办公室里,向南先倒了一杯水喝了,这才抬脚往青铜器修复室走去。
昨天许弋澄才刚刚跟他说起涪城博物馆的人要过来,没想到现在就来了,速度还挺快,也不知道杜晓荣他们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来到青铜器修复室时,向南一眼就看到许弋澄、杜晓荣、尤传勇三个人正跟两个陌生中年人挤在一起,看着工作台上摆放着的一堆满是绿锈的青铜器碎片,一个个眉头直皱。
看到向南来了,许弋澄眼睛一亮,赶紧扔下手里的青铜器碎片,几步迎了上来,一把将向南拉出了门外,低声说道:
“老板,你可回来了,这玩意不好搞啊!”
向南一愣,轻声问道:“嗯?怎么回事?”
“你看到这底下的两个大纸箱子了吗?这里面可装了上万件青铜器碎片!”
许弋澄小脸都皱成一团了,他伸手指了指修复室里面放着的那两个大箱子,咂了咂嘴,小声说道,
“那两位修复师说,这上万件青铜器碎片都是同一件青铜器上的,这也太复杂了,根本没办法拼接。”
“一件青铜器上万件碎片?”
向南眼睛亮了亮,这挑战够大啊,我喜欢!
他又问道,“看出点什么来了吗?”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青铜器修复师!”
许弋澄一脸奇怪地看着向南,我又不是专业修复青铜器的,你怎么能指望我看出点什么来?这是不是太搞笑了?
他回头瞄了一眼,继续说道,
“你也别指望老杜和老尤了,他们才研究了不到一下午,人家涪城博物馆的专家和川蜀博物馆的专家都研究了好久,一样都没看出是什么青铜器!”
顿了顿,他看了看向南,笑了起来,“估计这次来找你,也是想着碰碰运气,兴许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