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2c9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道紀 線上看-第701章 百敗與萬勝!鑒賞-336qk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万龙狂舞,大日横空!
拳印横空而出的刹那,千万道神光自元独秀身躯之中透体而出,加持于这一拳之上。
无穷微粒犹如千万火山同时喷发,强绝无敌的血气推动之下,成就霸绝一拳!
轰隆!
一拳击出,虚空狂抖,无所不在的灵机都在沸腾,炸裂,一切有形无形之物都在颤抖。
天地都好似承受不住这一拳之上蕴含的力量,发出不堪忍受的呻吟之声。
万顷烟尘排空,层层扩散,天空好似变成了海洋,陨石撞击其中,掀起恐怖惊天巨浪。
真正的拳倾万里!
这一刻,齐仓的身躯不可阻挡的后退着,狂飙的罡风撕裂虚空,吹的他衣衫狂舞,面皮狂抖。
“大日元气炮?!”
齐仓心中震惊无比。
元独秀这一拳,分明已经有着前世之中他持之以横行天下,登临绝巅的盖世绝学大日元气炮的几分雏形了!
可传说之中,他真正迎战星海七雄之时,这大日元气炮都还不曾彻底的开辟出来。
这是足足提前了数千年?!
齐仓心中震惊难言,直面这霸绝一拳的帝弥陀也是微微有着动容:“大日圣体,果然名不虚传。”
她轻轻一弹,横推的手掌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那原本好似横坐长天的佛陀,好似猛然立了起来。
在越发强烈的佛光之中,发出禅唱之音,加持那横推一掌。
她身侧的两个金刚僧更是神色狂变,大叫不好。
他们狂吼着,想要出手,但哪里来得及?
几乎是看到那拳芒的刹那,恐怖绝伦的碰撞,已然发生了。
拳掌相交!
如同日月相交,无可形容的恐怖气息瞬间已经撕裂了虚空!
以至于,这一撞之下,竟无人能听到丝毫声音,看到任何景象。
好似天地皆空,一切都毁灭了!
轰!
似是刹那,又好似良久之后,才有一声巨响炸开!
随即,被那拳印排空而出的万顷气浪倒卷而回,席卷着数万里云流罡风,被两人碰撞所产生的虚空裂缝所吞下。
呼呼~
罡风如刀,割裂一切。
齐仓恍然回神,元独秀已然收拳挺立,狂风逆流,吹的他衣衫,长发尽皆后仰,显现出其那鬼斧神工般阳刚身躯。
其身后,是一道被狂风撕裂,绵延不知几千里的气痕。
咔嚓~
漫天罡风都掩不住的一声碎裂音响起。
在两个金刚僧色变的眼神之中,伟岸佛影突然间开裂,继而化作无尽金光消散在长空之中。
佛子,败了?
两个金刚僧抬头看去。
帝弥陀也刚自收回象牙般晶莹手掌,略微带着一缕凝重开口:“拳不差,人也不差。”
“彼此,彼此。”
元独秀眸光炙热依旧,刀削斧劈般棱角分明的脸上却很是平静,甚至可以说漠然:
“佛子还要出手吗?”
他的气息强盛依旧,甚至不断攀升,周身细微之处无穷无尽的‘微粒’都在颤动着。
“再出手,就要分胜负了。”
帝弥陀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元独秀,似乎并没有收到半点影响:“元道友认为贫僧这一式手印修的如何?”
“你比我强,手印极好。”
元独秀立于长空,气息激荡难复,神色却极为平静:
“可不及我拳!”
一人神情自若,一人气息平静,似乎高下立判。
两个金刚僧微微松了口气。
“此拳自然是极好极好的,可它不是你的拳。”
帝弥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虽然你懂这个道理,可惜,你还未走出拳法缔造者的阴影。”
“自己的拳……”
元独秀眸光一凝。
“元道友倒有资格留下这个人,只是此人比你想象的还要‘宝贵’的多,你要好自为之。”
帝弥陀却没有指点他的意思,转而看了一眼齐仓。
齐仓遥望帝弥陀,眸光冷冽。
“宝贵?”
元独秀眸光动了动,这个词,似乎不是用来形容人的。
这帝弥陀话中有话……
“日后或有再见之日,元道友,就此别过。”
帝弥陀微微一笑。
其身后的佛光一个鼓荡,裹挟着两个金刚僧消失在虚空之中。
其速对于寻常人来说可谓极快,可对于掌握了‘化虹之术’的元独秀而言,还是有着阻拦的机会。
只是他微一犹豫,还是不曾出手。
“她到底在我心里看到了什么…….”
遥望远去的佛光,齐仓心头悸动,他心中的秘密太多,也太大了。
那帝弥陀必然是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果决的追杀自己。
可是,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还是说,全都看到了?
他心中念头电转,最后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看向神情平静却有极大威慑的元独秀,神情复杂:
“你的进步超乎我的想象……”
没有人知晓齐仓心中的复杂,甚至他自己,都无法说出自己此时的心情。
酸涩,不甘,后悔,担忧…….
种种情绪不一而足,在他心头翻滚,难以彻底平复。
谁能想到,自己的恶意成为了对方的福报。
这位前世历诸劫方才崛起的大日天子,在自己插手的情况之下,不但不曾有过衰弱,反而被抹去了劫数苦难,直接崛起。
“或许,也是拜你所赐。”
元独秀凝视了一眼齐仓,神情也有些复杂,虽然此人对自己下了手,但自己千年里气运勃发或许也是因为此人。
“随我来。”
元独秀丢下一句话,转身踏空,似根本不怕齐仓逃跑。
而事实上,他的遁术大成,打不过他的人,根本跑不掉。
更何况,他也不认为此人会逃走。
“你要去何处?”
齐仓微微犹豫,还是开口唤了一声。
“取回我的命格!”
听着远处传来的声音,齐仓一愣,心头遁走的心思顿时被打消,踏步就跟了上去。
你的命格,我早就不想要了啊……
……
竹林幽幽,一派清幽。
元独秀席地而坐,不远处齐仓静静而立。
“咳咳。”
临泉湖畔,赊刀人轻咳一声,打断了元独秀的话,越发苍老的脸上浮现一抹古怪:
“真个是气运与共,命格相连……”
看着一坐一立的两人,饶是赊刀人见多识广,也有些不可思议。
“天生万物皆有定数,同气连枝者尚有听说,可命格共享,老夫也是头一次见……”
赊刀人喃喃自语,不住打量两人。
元独秀说的很详细,齐仓也没有隐瞒自己这些年的凄惨经历,自然而然,就让他品味出些东西。
气运共享,命格相连,绝不至于一人承担全部的恶果,一次次险死还生,。
另一个则气运勃发,灵宝认主,资质蜕变,接连突破……
这,不会是巧合。
“前辈可有手段为我取回完整命格?”
元独秀发问。
“如你两人所言不差,那么,你们两人各自分担的命格,应当是百败与万胜。。”
赊刀人黑黝黝的眼眶中泛起一抹光芒:“这是传说之中的命格,古往今来三千万年的岁月之中,有过此命格的不在少数……”
百败,方有万胜!
赊刀人也没隐瞒,将自己所知悉数将来。
元独秀听着,神色有些微妙,齐仓本来就不好的脸色更是黑如锅底。
“气运是宇宙的脉络,命格是天地的节点。一切皆是天道!身怀百败命格者,必会遇到一个个自己绝不能胜的敌人。
而万胜,则反过来,绝不会遇到自己无法战胜的敌人,至少,不会遇到必然无法战胜的敌人……
元小友身怀两大命格却有着分割的机缘,那么,这位越是败的惨淡,你所得也就越大。”
赊刀人神色很是微妙,也没理脸色铁青的齐仓,向元独秀建议:
“既然如此,又何必取回另一半注定遭劫的命格呢?”
“这老妖!”
齐仓只觉牙根有些痒痒。
元独秀却没有犹豫,只是摇头,态度坚定:“哪怕是劫数,那也是我的劫数。”
“我通晓命格法理,可两位修为高深,老夫也无法撼动两人命格。”
见他态度坚决,赊刀人也不多劝,指了指东方:“若小友真要收回命格,当今东洲,或许只有那一位可以做到了……”
“元阳王?!”
齐仓心头一震,顿时感受到了来自天地间深深的恶意。
他明知元阳王所在,将是风云汇聚之地,危险异常,根本不想前去。
可他一次次想要逃离,可一次又一次的被拖入其中。
这,真的是巧合吗?
…….
大始山巍峨无尽,其山脉雄奇已极,东洲少有可比。
天变之后,三大圣地跌落神坛,没有了往日之超然,但底蕴仍厚,没人敢于轻视,尤其是大始山,更是与天鼎国并列成为东洲两大‘禁地’。
千年来风云变幻,强者层出不穷,离天,冥月两大圣地都曾有敌,却无人敢犯大始山。
呼呼~
此时凌冬刚至,大始山外大雪漫天,刺骨寒风刮过地皮,掀起一阵阵草浪。
这是大始圣地的灵田,长青不败,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风形烈负手立于灵田之前,遥望群山起伏,心中却再无一丝波澜。
千年之前,自己从此而退。
此次,就从此开始,再走千年之前不曾走尽的路吧!
呼~
心念转动间,风形烈前踏一步,积雪翻滚,漫天漂白的隆冬之间,如有大日骤降。
汹涌血气推动一道长啸拔高至天际:
“镇龙关风形烈,求见元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