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ea8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醫品至尊 起點-2561 鳳家老祖的算盤相伴-n1m8y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三日后,栖霞山凤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风家老祖身穿喜庆的红色长袍带着凤霓儿这个新家主,一扫往日颓态,脸色红润的站在门前笑着迎接八方来客。
随着天泽宗如同彗星般崛起,一夜之间就威名远播,坐实了俗世第一宗门的名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跟天泽宗交好却不得门而入。
所以,在得知天泽宗主将亲临凤家迎娶凤翩舞时,之前那些还等着看凤家的笑话甚至是帮着龙家打压他们的古武门派或家族立刻腆着脸赶来贺喜,想要借机修复和凤家的关系。
要是按照风家老祖以往的脾气,绝不会给这些墙头草任何好脸色看,但他经历过家族的生死危机后,深知凤家能有今天全都拜丁宁所赐,再也不敢妄自尊大,给人摆脸色看,对任何前来贺喜的宾客都是笑脸相迎。
毕竟他心里很清楚,丁宁很不喜欢他,这次也是看在凤翩舞的面子上才出手拉了凤家一把,以后最多是保凤家不灭罢了,绝不会什么事情都过问,全力帮助凤家发展壮大。
所以,凤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借着丁宁争取来的时间努力发展壮大,最起码也要拥有着能和龙家抗衡的实力才行。
这就让他一改往日的脾性,尽力维护好和各个古武门派之间的关系,不求他们以后能伸手拉一把,在关键时候不落井下石就行了。
反倒是凤霓儿年轻气盛,看到那些之前还帮着龙家来打压他们的古武者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根本不给他们好脸色看。
这些古武门派也自知理亏,虽然心里不爽,但脸色却不显露分毫,硬是厚着脸皮热脸贴冷屁股,还为了表达和解的诚意大出血的送上极其珍贵的贺礼。
他们是真怕啊,龙家是厉害,但跟天泽宗比起来,连个屁都算不上,人家随便出动一个护法,都能轻松的灭了龙家满门,他们这些连龙家都比不上的势力又算得了什么?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老江湖了,消息灵通着呢,知道凤家老祖不受丁宁待见,把讨好的心思都放在了凤霓儿这个新家主的身上,她的态度很关键,若是不能获得她的谅解,哪天要是在凤翩舞跟前吹吹耳边风,他们这些门派家族就等着倒霉吧。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赔着笑脸而来,一个劲儿的赔不是,还送上大笔的贺礼,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凤家前段时间的损失。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凤霓儿看在这些贺礼的份儿上才露出点笑脸,让这些势力都长长的松了口气,知道这一劫算是过去了。
但光是和解没用啊,得想办法抱上凤家的大腿才行啊,要不然龙家要是脑子抽了找他们算账,他们哪里吃的消啊。
于是,这些家伙都赖在原地不走,开出最优惠的条件和凤家加深合作。
虽然不齿这些人的为人,但凤霓儿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性无知的小女孩了,知道凤家要发展,就必须要和更多的势力达成深入合作,当即也笑脸相迎,和他们谈起了合作。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很快,凤霓儿就以几乎是白捡的条件和这些势力达成了合作意向。
最终双方都很满意,凤家是满意经过这些合作,之前的损失不但全回来了而且还大赚了一笔,那些墙头草则是满意虽然亏大了,但却抱上了凤家的大腿,说不定以后还能攀上天泽宗的关系呢,这点亏吃的值。
龙家老祖龙飞绝自从三天前收到丁宁要亲赴凤家迎娶凤翩舞后,暴跳如雷的把他一向最喜爱的景泰蓝茶具摔的粉碎,大骂三声简直是欺人太甚,就口吐鲜血一头晕倒在地。
弄的龙家上下是一阵鸡飞狗跳,代家主龙飞扬毙命,少家主龙啸天立志报仇去游历天下寻找机缘不知所踪,现在龙飞绝又气的吐血昏迷,整个龙家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个个人心惶惶有种大厦将倾的危机感。
好在,龙飞绝很快就苏醒了过来,醒来后第一个命令就是,暂时终止针对凤家的一切打击行动。
龙家上下都暗自松了口气,甚至不少人都喜形于色,说心里话,他们还真怕龙飞绝执迷不悟,硬要鸡蛋碰石头,那可真就是自寻死路了。
更重要的是,龙凤两家历来交好,每一代都有人联姻,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少龙家人体内同样流淌着凤家的血液,根本不愿意为了一个嚣张跋扈的龙飞扬而跟凤家撕破脸皮刀兵相见。
只是碍于家主的命令才不得不对凤家出手,但也大多数都是阳奉阴违,出工不出力,不然以龙家的实力,凤家哪里能够撑得到现在。
看着族人们全都欢天喜地的离去后,故作威严的龙飞绝仿佛瞬间衰老了几十岁似的瘫坐在椅子上,目光毫无焦距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低声的呢喃道:“难道我做错了吗?族人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跟凤家为敌,我却一意孤行,非要为飞扬报仇。”
可一提到龙飞扬,龙家飞绝眼底的目光又重新变的坚定起来,用力握紧了拳头,脸上露出狰狞的恨意:“飞扬,你放心,爹是绝不会让你白死的,就算是龙家灭族,爹也一定要帮你报这个仇。”
若是这句话被龙家人听到,必然会大惊失色,要知道,龙飞扬可是龙飞绝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啊,可现在听来却成了他的儿子,其中的猫腻不问可知,一旦传扬出去的话,绝对能成为龙家有史以来的最大丑闻。
但这其实并不难理解,龙家毕竟是流淌着龙族血脉的家族,龙性本淫嘛。
而且连龙家人恐怕都不知道,龙家真正的第一高手其实根本不是龙飞绝而是他的母亲胡倩华。
只是数十年前,已经是半神境的胡倩华就离开了龙家四处寻找突破的契机,就从此杳无踪迹,就连龙家老祖都不知道她现在是死还是活。
尽管龙飞绝发誓要为自己不伦之恋的儿子报仇,但他也不是无脑之辈,绝不会傻乎乎的去拿鸡蛋碰石头,而是把仇恨埋在心底,慢慢的等待着报仇的机会。
所以凤家的婚礼举办的很风光,不光是各大古武宗门都派人来贺喜,就连除了天机阁以外的其他六大圣门以及国士府也派来了代表送上厚礼祝贺。
甚至,就连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国外地下势力也纷纷派出代表前来奉上厚礼进行恭贺。
尽管所有人都清楚,这些势力不是奔着凤家而是冲着丁宁的面子来的,但依然不耽误凤家人引以为豪,个个扬眉吐气的昂首挺胸,就连脚步都变的轻快了不少。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外如是。
“凤家生了个好女儿啊。”
不少门派家族代表都羡慕嫉妒恨的说道。
可再嫉妒羡慕也没用,谁家能没个漂亮姑娘啊,但能长成凤翩舞这样倾国倾城的可还真没有,所以也只能望洋兴叹,不指望走联姻路线攀上丁宁这根粗大腿了。
“吉时快要到了,五姨奶夫怎么还没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凤霓儿脸上的肌肉这会儿都快笑僵硬了,见来宾都已经各就各位,坐在了凤家准备好的酒宴之上,却始终没看到丁宁迎亲的队伍,不由担心的道。
凤家老祖一听,心里也有些暗自打鼓,若是丁宁突然反悔不来迎亲,那凤家可就要沦为整个古武界的笑柄了,可想了想又摇头道:“应该不会不,毕竟这话是他说的,而且翩舞还在凤家等着他呢,要是他说来娶你可能会反悔我还信,可是娶翩舞绝不会的。”
凤霓儿被这个为老不尊的爷爷弄的是满脸晕红,娇嗔的道:“爷爷你瞎说什么呢?他可是我五姨奶夫,怎么可能会来娶我?”
风家老祖却不以为意的嘿嘿一笑,意味深长的道:“这有什么,江湖女儿不拘小节,更何况虽然翩舞是我堂妹,但却早就出了五服,不存在什么违背伦理纲常,最多就是被人说两句闲话罢了,只要翩舞没意见,我也没意见。”
这老狐狸打的一手好算盘,凤家和龙家现在已经是水火不容,凤霓儿和龙啸天的婚事已经没有了可能,而凤家独自应对龙家很困难,唯有借助丁宁的力量才能让凤家立于不败之地,甚至恢复昔日八大古武家族时的辉煌。
所以哪怕凤翩舞已经嫁给了丁宁,但他仍然觉得不保险,毕竟当初他那样对待翩舞,再加上翩舞的性格清冷,对凤家的归属感并不强,若是凤霓儿也能嫁给丁宁,凤家才能算是真正的高枕无忧。
“爷爷,你净胡说八道,再说人家不理你了。”
凤霓儿红着脸跺着脚不依的说道,只是心却如同揣了只小兔子似的砰砰直跳,露出不胜娇羞之色。
风家老祖没有再多说什么,但对孙女儿的想法已经是心知肚明,露出一抹老谋深算的狡黠笑容。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龙啸天确实很优秀,但那也要看跟谁比,和一般的同龄人相比他确实很出众,可跟丁宁比起来嘛,那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了。
之前凤霓儿觉得自己喜欢龙啸天,那也是因为他们从小就有婚约,两人又是青梅竹马,凤霓儿才认定了他。
说白了,那其实不是爱,只是一种类似于心理暗示般的懵懂感情,再加上凤霓儿认识的同龄异性当中,龙啸天这个未婚夫是最出色的,她自然而然就认为他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可在认识了丁宁后,龙啸天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不是那么稳固了,特别是龙凤两家交恶,让他们的婚约已经失效,凤霓儿移情别恋那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至于丁宁会不会接受凤霓儿,凤家老祖才不会担心呢,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纱,更何况丁宁的风流可是出了名的。
所以,只要凤霓儿心里是喜欢丁宁的,若能主动一点,再说服翩舞吹吹枕边风,那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