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0b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島田家族的忍界之旅 lifed-第六百七十九章 羽村的祕密鑒賞-b4x6c

島田家族的忍界之旅
小說推薦島田家族的忍界之旅
听到半藏的话,羽村也不以为意,只是道:“你有把握就行,入伙可以的话,尽量还是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母亲毕竟是查克拉的始祖,若是真的被她破开封印,即便是你成功修成了血继网罗,结果也不好说。”
“嗯。”半藏面上点了点头,心中却颇有些不以为意。
大筒木辉夜强归强,可她的实力,其实就是纯粹靠着硬件配置顶起来的,论起战斗技巧,她可是差的远了。
甚至于,在半藏看来,大筒木辉夜根本就没能做到完全熟练的运用自己的全部能力。
若是自己能修成血继网罗,半藏还真不怕大筒木辉夜。
“行了,巨型转生眼你也掌握的差不多了,我这灵体状态不比以前,若是消耗太大,说不得会提前陷入沉睡,到时若是帮不到你可就麻烦了。”见半藏点头应下,羽村就开始挥手赶人了。
不过半藏闻言却没有直接离开,反倒是神色郑重了起来:“羽村,你实话和我说,到时……你到底准备怎么帮我?”
“……”
半藏此言一出,羽村不由沉默了一下,随后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了,别废话了,你赶紧回去吧。”
“这么急着赶我走吗?”半藏淡笑一声,而后道:“……是和仙人之体有关吗?”
“!”
羽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的看向半藏。
而半藏则是继续说道:“查克拉融合到现在,我也发觉这四属性融合的血继,消耗的查克拉实在是有些夸张,再对比起血继淘汰的查克拉,这个增长的幅度实在可怕。
按照这个查克拉消耗的增长幅度,血继网罗……那个消耗又该是什么程度?”
说着,半藏的目光转向了羽村,道:“因此,我猜,查克拉量在血继的融合中,也是很关键的一环。
都说宇智波一族遗传了羽衣的仙人之眼,而千手、漩涡等忍族则遗传了他的仙人之体,相应的,宇智波一族的血继在进化到终极后,就会觉醒轮回眼,至于千手一族和漩涡一族,则有着极其庞大的查克拉量,可见这仙人之体,恐怕对查克拉量有着不小的增益。
连羽衣都是如此,更遑论像你们母亲那样的血继网罗了,在查克拉的融合上,我已经有了明确的方向,我想,你能帮我的,应该就只有查克拉量方面了吧?”
“……”
半藏说罢,羽村却没有立刻出声。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俱是一眼不发,片刻之后,最终还是羽村忍不住摇了摇头,苦笑道:“不愧是能在血继融合这条路上走这么远的人,连这都能被你猜出来……”
“和这没有关系。”半藏说道:“不过是经历多了,见识多了,知道了足够多的秘密,自然就能猜到许多东西,我想……忍界的历史上,应该没有另一个人能和我比经历了吧?”
“确实,穿越时空这种事,这么多年来,也就你一个了。”羽村无奈的说道。
半藏闻言也是淡淡一笑。
忍界历史上不过寥寥几位超越凡人的存在,而这几人的底细,他都十分清楚,包括原时空中的六道斑,六道带土,接受了六道阴之力?阳之力的佐助和鸣人,半藏也有相当的了解。
这么多的情报,足够半藏分析出太多东西了。
像之前的岛田牧阳,虽然也是血继网罗,可毕竟那家伙是靠外挂达到那个层次的,或许实战上比辉夜姬还要强些,可论起对那个层次的认知,兴许还不如大筒木辉夜。
包括他提升到那个层次的查克拉,也是神树果实直接供给的,估计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没想到提醒半藏注意查克拉量方面的问题。
说起来,岛田牧阳那家伙也不知道现在在干些什么。
作为一个有系统的高配穿越者,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那家伙死了,只是回到这个时空这么久也没见过岛田牧阳,半藏猜测,要么那家伙踏上了星辰大海,要么说不定干脆已经到了其他世界了。
就在半藏有些出神的时候,一旁的羽村也同时出声了:“你说的没错,虽然我没有尝试走过这条路,不过就我看来,想要把这条路走通,仙人之体,又或者说足够庞大的查克拉量,是必不可少的。
母亲的查克拉来自神树,我和大哥作为母亲的孩子,体质血脉也有一部分神树的特性,因而也有了巨大的查克拉,别的地方我帮不到你,可是查克拉方面,我却能帮你一把。”
作为大筒木辉夜的次子,羽村如今尽管处于灵体状态,但却不代表他失去了查克拉。
普通人的查克拉是以身体为载体的,可对于羽村这等脱离了凡人层次的人而言,就未必了。
就连因陀罗和阿修罗都能让自己查克拉保持原本的特性不断的轮回转世,千年不止,羽村又怎么可能还比不上自己的两个侄儿呢?
甚至,如果羽村愿意的话,他也可以放弃灵体,以查克拉的方式轮回转世,而且届时,羽村对于自己的转世体的影响,绝对比他的两个侄子要大的多。
只不过羽村没有因陀罗和阿修罗那样的执念,故而没有选择那条路罢了。
心中的各种念头不断闪过,半藏逐渐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然而想清楚后,半藏却忽然眉头一皱:“羽村,要是你把你的查克拉交给我?那你的灵体……”
后半句话,半藏没有说出来,不过他的意思却很明白,失去了查克拉,羽村的灵体必然也无法再在忍界逗留了。
羽村闻言不由一笑,道:“你果然想到了吧?没错,把查克拉交给你后,我的灵体就无法再抵御净土的召唤了。”
一边说着,羽村同时摆了摆手,阻止了看起来有些焦急的半藏,道:“你也不用想太多,我在这世间停留的太久了,就是继续在忍界游荡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相较而言,死亡于我来说,反倒更像是一场新的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