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4zv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唯我正邪之路 ptt-第八百九十二章 地府存在的意義(爲宗師心悅寧加更4/6)展示-s3qu2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对于地府,林陌现在是越来越搞不懂。
每个势力的存在其本身肯定是有一定的意义,或是为了势力之主的野心,或是为了传承的延续。
而像是地府这种看似松散,却又以利益为诱,聚集了江湖上一众有名有姓的高手,其背后肯定也有一定的目的。
一开始加入地府时,根据自己的了解,地府是为了守护封印之地而存在的。
作为其对立面的天庭,则是为了提前破坏封印,让武道大世界尽早与万界接触。
两者说不上谁对谁错,天庭不外乎是觉得天外之人的威胁论有些夸大,想要尽快破封后,化被动为主动。
地府则是认为时机未到,需要更多的准备。
但是一切随着第一道封印破开之后,两者却都停了下来,天庭也不开始继续破坏,地府也不再去阻止天庭的行动,整个武道大世界对于封印的事情都抱着一种不作为的心态。
好似就是在静静的等待封印失效,我们不会加快封印的破解,也不会去阻止。
那么现在看来,地府和天庭之间的冲突是不是就这么平息了?
但根据林陌在地府的所见所闻,地府的成员对天庭的成员还是抱着强烈的敌意,其根本还是因为过去的这些年中,有天庭成员死在地府成员手中,反之亦然。
照这么看来,地府存在下去的意义就变成继续和天庭相爱相杀吗?
再加上阴天子的不闻不问,明知道东方鬼帝和西方鬼帝两个老家伙私下里小动作不断,却都一直视而不见,这让林陌更加不解。
在林陌看来,如今的地府就好像阴天子手中一个玩腻的玩具,它已经不具备继续让主人快乐的因素,但或许是因为长久的陪伴,才没让其直接消失。
或许地府还有其他存在的意义,是林陌未曾知晓的,总之现在的林陌,也只是单纯的将地府当成一只可以不断薅羊毛的绵羊罢了。
因此对于自己手中的这个名额,是由谁去加入地府,林陌并不怎么在意。
李仙雪看到林陌陷入沉默,以为是对由自己加入地府而心存疑虑,于是解释道:
“首先排除四护法和阴不觉,龙王和阿修罗是天庭的人,而地府和天庭据说一直不对付,想要脚踩两只船的话,恐怕会出现超出预估的风险。
紧那罗本就是地府的阎罗王,那么剩下的这个名额,只能从我、乾达婆和迦楼罗中挑选。
乾达婆不知为何对加入地府十分抗拒,而迦楼罗因为和天庭之间有不死不休的仇恨,即使地府和天庭也是死敌,但对两者的印象都不怎么好。
最后也只剩下我了。
此外紧那罗·王天云说过,我用了这个名额后,加入地府中,恐怕就会被划分到你那一方。
所以使用这个名额的人,最好是和你的关系比较亲密,这样才不会引起那位阴天子的一些联想。
之前你我之间在江湖上的一些流言蜚语,加上我是一个女人,这就成为了最合适的理由。”
林陌微微愣神后,解释道:“我对你加入地府没什么意见,关于地府的事情,你也不用想的过于复杂。
只是之前听到你提到地府后,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
既如此,明天你便和我回地府,顺便叫上阴不觉。
我和人界会的关系因为圣医盟的事情,已被江湖人知晓。
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坦然一些,这样别人也只会认为我这位唯我道宫少教主和人界会的关系比较友善,而不会想到我就是帝释天。”
李仙雪点了点头,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后,就要离开,不过走到房门前,却停下了脚步,语气有些意味不明的问道:
“之前你的万相领域中,所出现的那个女子……
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
飘然离开的倩影,以及那最后留下的半句未完之语,给林陌带来一脸的问号。
但没多久第二个上门之人到来,也让林陌放下了那点疑惑。
看着扇不离手的欧阳赤离,林陌换了一套崭新的茶具。
欧阳赤离倒是很直接,一屁股坐在客座上后,一言不发的欣赏着林陌那行云流水的冲茶动作。
随后接过茶杯,轻抿一口,赞叹道:“天王大人的茶道也是一绝,佛能洗心,茶能涤性。苦中有甜,甜中是苦,先苦后甘,人生亦如是。”
林陌眼角微微颤动,打断了欧阳赤离接下来的话:“你有这拍马屁的功夫,还是说说那个冥域的高手,如今是什么情况。”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自从上次林陌以元神之力想要直接搜寻周明典的记忆,从而引动了对方提前布置下的防御手段,使得周明典原地爆炸后。
林陌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冥域的活口,还是真武境的活口,自然不能这么浪费掉,于是就将其交给同修术法的欧阳赤离,让他好好检查一下对方有没有被布置上什么说错话就爆炸的后手。
欧阳赤离放下茶杯,神情严肃道:“我把他扔在了人界会总部的一处监牢中,由一些信的过得暗堂成员亲自看守,此外我也吩咐了他们不要与其正面接触。
毕竟术法师的手段防不胜防,还有天王大人猜测的没错,那位术法高手确实被一种誓约所束,我们要想从其口中得到确切的情报很难。
即使用出一些邪道的搜魂手法,也可能引发不可预估的风险。”
听到誓约二字后,林陌心里一阵腻歪,这让他想到了那极不靠谱的武道之誓。
或许是看出了林陌的想法,欧阳赤离解释道:“术法师的誓约手段极其高明,且对人的束缚力度很强,除非是同一境界的术法高手,否则很难破除。”
林陌微微皱眉道:“这么说此人如今就是个鸡肋咯,得不到情报的话,解决掉吧。”
欧阳赤离摇头道:“此人再怎么说也是真武境高手,并且冥域内应该也是分几个派系,我们可以利用他为饵,引出他那个派系中的人。
从而将其连根拔起,阳光下的老鼠不足为虑,况且就这么宰了的话,未免有些可惜。”
林陌点点头,看向欧阳赤离的目光中多了一抹赞赏,果然玩脑子的十个有九个是狠人,最后一个是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