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0ve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 ptt-第一千零一章 微服私訪鑒賞-icxva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就他所知,历史中最强大的一支势力便是成吉思汗带领的蒙古骑兵了,他们不仅占领了中原附近的大部分地区,最远还打到了东欧腹地,也就是今天的奥地利和匈牙利区域,维也纳、多瑙河附近。那已经是如此的惊世骇俗,以至于现在很多地方还是他们的后代和残余势力在统治着。可是现在看杨晨东的理由,似乎比之还要远大,竟然要越过大海而击,这岂非是要占领全世界的节奏吗?
于谦并不知道,他眼中的武南王是后世所来,他见过太多汉民被人歧视的场面,也见过太多的不公道,甚至是无数的抵毁与无中生有的寻衅滋事,但当时他所能做的实在是有限。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改变一切,便是在如何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他要的是看到汉民站在世界之巅的那一刻;他要的是汉人的血脉永远是最为高贵,最为纯正;他要看到的是无论在哪里,汉人代表的就是最最强大与不可侵犯和丝毫的亵渎。
为了这一理想,他可以付出全部包括生命。
杨晨东的摊牌,让于谦心生佩服的同时,也有了更多的底气。“武南王请放心,老臣知道要怎么办了,以后有多少汉人就会接收多少,有压力老臣先抗着,抗不动的时候在求助于武南王。”
“好,如果有人在一方面表现的太过火了,于城主尽可以放手施为,天塌下来本王替你顶着。”杨晨东这一刻笑了起来。有了于谦的支持,接下来手中的汉民百姓定会越来越多,这对于他以后完成自己的计划将会起到十分积极的推进作用。
城主府出来之后,杨晨东又在龙卫的保护之下去了一些重要的工厂,杨系之所以可以顺利的发展到今,这些工厂起了极大的作用。更是因为它们生产出了无数超越了这个时代的产品,才让五星军拥有了更多的银子,有了充足的财政底子,才可以去做更多想做的事情。
每一次回到赤嵌城,只要有时间,杨晨东都会去这些工厂里走一走,给予大家鼓劲的同时也可以帮助大家解决一些问题。专业上的东西他或许不是全懂,但毕竟后世的经验在那里摆着,路应该怎么走,方向应该怎么选,他是最为清楚的。
于谦和杨晨东谈完话之后,便大笔一挥,从财政中又拿出了一百万两银子投入到与南明交界的谅山收容所。要说这些年来,赤嵌城的商品种类繁多,且都是新奇无比,一旦出岛便成为了抢手之货,着实的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也正因为此,他这个城主做的还是蛮顺心的,至少不需要为钱财的事情担心,做起事情来显得气魄无比。
划了银子之后的于谦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这就让人安排,他要去汉民预备营地看一看,真实的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解决一下实际问题的同时,更是给这些汉民打打气。接着杨晨东的说法,这些人以后都将做为种子撒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现在有幸还呆在赤嵌城里,那他就要给对方以温暖,让他们感受到关怀之意。
汉民预备营,指的是那些由外地而来的暂居的汉民。不管以前他们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来到这里便是一视同仁管吃管住,与此同时,他们还要学技术,各种技术,比如说男的学种田、打铁、捕鱼或是去工厂做工、女的学习织布、刺绣或是去工厂做工等等。总之第一个人都要尽可能学一到两种以上的技能,以备到了外面之后可以更好的生活。除此之外,学习文化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这其中如果有谁表现的十分优秀,那是有可能会就此留在赤嵌城。这最后还要看大家的意愿来决定。总之这里就是一个预备营,从四面八方而来,充电之后在安排到四面八方而去。
因为这里的人来人往十分的频繁,所以这个汉民预备营不仅归民政部管辖,同时公安部也有人二十四小时在这里镇守,为的就是防止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同时也是给监督大家,起一种威慑的作用。
于谦来到这个预备营的时候,便看到了不少的公安人员正在附近巡逻。因为已经是接近了傍晚,很多出工的人都已经陆续的回来了,使得这里十分的热闹。
虽然说是预备营,但住的非是简单的帐篷,而是正儿八经的红砖灰瓦盖成的两室一厅或是三室一厅的房屋。所不同的只是这里的主人经常更换而已。
于谦是微服而来,这也是他的一惯作风,去哪里并不喜欢讲排场,很多时候都是悄然的来,悄然的离开,一些问题很快就被解决了。这一次也是一样,于谦来的时候身边只是带了一个助理外加两名杨晨东专门安排给他的警卫,皆是冷锋出身。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于谦赶到的时候,正是大家收了工在吃晚饭之时,他拿着城主府开的预备百姓证件,不引人注意的来到了这里,正看到一户五口之家蹲在门外吃晚饭。
这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五人之家。父母带着三个孩子,其中两男一女。
其中长子已经过了十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是百姓所说的,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当于谦走到这院门口时,正看到这位十五岁的少年将碗中的饭扒拉了一个干净,然后转身向着年岁略长的女人说,“娘,还饿,还要吃。”
“好,娘正好吃不了,这些给你了。”做母亲的总是疼惜儿子的,那一脸慈祥的中年女子便将自己吃剩的半碗饭递到了儿子的面前,引来了少年一阵嘿嘿的憨笑。
这一幕代表的是正是家庭和睦,幸福团圆。不知道多少人看了之后会有感触,但放在于谦的眼中,他的眉头轻轻一蹙,感觉告诉他,这里面有文章,因为他注意到了一旁父亲轻轻摇头的模样,那不是怪女人疼儿子应该有的表情,而有一种疼惜和无奈在其中。
悄然的打了一个手势,自助理的两名警卫留在外面,他一脸笑意的走进了院子里,随后由口袋中就掏出了一盒子大海牌香烟,向着那刚刚放下了碗筷的中年男子走了过去。
院子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自然引来了一家五口人的注意,当看到来人年纪五十多岁,又是一脸的和气之色,甚至人未到,烟先至的时候,做为一家之主的男人马上就站了起来,然后一脸憨笑的先把双手在裤子上面搓了搓,尔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伸手接过了香烟,放到鼻子旁轻轻一闻的说道:“老哥,这就是人们所说香烟吧。”
“你知道这个?”于谦依然是一脸笑意的问着。
“嗯,知道,知道。在工厂学工的时候,看到有人抽过,嘿嘿,我就是来的时间还短,没有尝过呢。”中年男子露着一脸真诚笑容的回答着。
“是吧,那就尝尝嘛。”于谦依然带着笑,从另一个口袋中掏出了一盒由赤嵌城生产的杨家火柴,替着对方点着了香烟。
或许是第一次抽烟,中年男子吸的有些急了,呛了一口,然后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有了香烟做为沟通的桥梁,吞云吐雾之间不善言语的中年男子说出了于谦想要了解的内容。
中年男子名叫程柱,南明广东人氏,在南明与南明王开战的时候,因为地租上涨,原本生活就不易的他从邻里口中知道了谅山收容所的事情,想着老话说人挪活、树挪死,这就举家逃难由广东不远上千里到了谅山,随后就被一路或是双脚赶路、或是座着马车、又或是乘船来到了赤嵌城的汉民预备营。
说起到了谅山收容所的事情之后,程柱是感概万千,用他的话来讲,那就是一辈子没有吃过的饱饭都在这一阵子给吃了回来,一辈子不被人尊重的他终于知道有一个词叫做尊严。他还直夸一路上都被照顾的很好,是那种从未有过的好,便是小时候父母亲大人照顾他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于谦听着这些,也不时满意的点头,偶尔还会插上几句话。直到看着对方似乎是说完了,这才呵呵一笑而道:“程老弟呀,看起来你对现在的生活是很满意了?”
“满意,很满意。”程柱嘿嘿笑着点头,但冷不防,被身边的妻子突然拿手肘轻推了一下,他当即就翻了一个白眼过去,像是在警告着什么。
这点小花样,当然没有逃过于谦的双眼,当下他就是一笑,“怎么了?莫及程老弟还有什么事情是在瞒着老哥不成吗?”说完话,他还把手中那一包大海牌香烟都递了过去。
伸手接过了大半包的香烟,程柱的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感受到于谦似乎很尊重自己,想了一想后他也感觉到在有什么事情隐瞒人家不说那就是自己的不对,当下便道:“其实什么都好,唯一就是粮食给的有些不太够,怕是老哥刚才也看到了,我的大儿子就有些吃不饱呢,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