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40q好文筆的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三百零五章 巔峯仙道展示-j5gtt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仙道彰,御幸一也,白州健二郎,小凑春市,泽村荣纯,降谷晓以及仓持洋一,哪怕明年的新队伍,也具备着相当的即战力啊!
这个西东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样的队伍居然一直进不去甲子园,就算运气差也太……。”场边的落合捏着自己的小胡子,对西东京这个战区的魔鬼程度有些无语。
没想到这么精彩的比赛,居然只是地区预选的决赛,甲子园决赛都没有这么夸张的啊!
作为秋天才会入职的教练,落合自然要优先关心秋天时期的战力。
他发现马上能够使用的选手都有这么多。
这一世落合由于看了这场夏季比赛,提前认可了泽村的实力。
而不是因为没有看夏季比赛,一上来就看到拉胯的他。
落合这个人理性,但是却不能说他是刻意打压谁。
……
场内,
在哲队归来的时候,板凳席大多数人都冲了出去,这群人紧紧的互相拥抱,击掌,哭哭笑笑的。
“阿哲!为什么你要跑那么快啊!明明是本垒打啊!”
“你也一样啊!纯!”哲队说的是仙道上一个本垒打,狼嚎般完成冲刺跑垒的伊佐敷。
而至少哲队的吼声中气十足。
他们都需要发泄,裁判也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
仙道到达本垒的时候,前辈们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还是一样的味道,伊佐敷用胳膊狠狠的勒住了仙道的脖子。
“今天的你也太神了!你想把球打出神宫球场嘛?
砸到球场外的人怎么办啊?混蛋!”伊佐敷前辈夸张道。
“再怎么说,打出神宫球场也……”仙道想纠正一下。
“砸到会死的!”哲队一本正经的打断了仙道。
“就算砸到车子也不好!”布丁前辈也插嘴。
这几个前辈算是放松了,拿仙道开涮呢!
其他人也或是哈哈大笑或者跟着插嘴开玩笑,一时间其乐融融。
随后被前辈们放过,回到板凳席的仙道才有时间回味之前的打席。
仙道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那么美好的感觉。
事情要从成宫鸣变速球进入好球带的那球说起。
那一球仙道的反应明显愣了一下,并不是因为变速球的影响,而是因为那个时候,他的状态才真正打到顶峰,说白了那一球是他的外挂到账后的第一球。
那时,仙道的动态视力完整的捕捉到了,高速挥臂下成宫鸣的握球手势,这突然出现的视觉效果让他一愣神。
不止如此,随后仙道就感受到了,自己的感知明显提升,好像全身的细胞都在掌控之内,并且球棒也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可以随意调动一般。
那种感觉,简直爽到了让人难以形容。
当时的仙道,心情愉悦的犹如享受全身按摩。
而且,仙道之后的打击就明显的改编了方针。
在高度集中的状态下,自己的动态视力居然达到了如此程度,身体更加敏锐也就代表着,身体的本能反应也会更快。
如果不好好利用,就不是仙道了,自然要瞄准一个能打好的球路,变速球就直接成了仙道锁定的名单。
那个时候原田的配球也不难猜,明显就是其他的球扰乱自己,用变速球决胜负。
变速球以外的球,没有什么好打的球路,所以就干脆打成坏球。
他也知道,稻城实业不可能再保送自己了。
他们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达到了什么程度,按照正常思维就绝对不可能进行保送。
变速球在放球的时候就被分辨出球种,仙道自认为能够调动身体全部机能的自己没有理由打不到。
哪怕这颗球的变化量如此大也没用,它的球速决定了这一切。
所以才会出现这惊天一击!
这种高度集中的状态,随着球被打出去的瞬间,便开始迅速消退。
仙道却有一种好像抓到了什么,却什么都没记住的感觉。
另一边,回过神来的原因,因为没有了守备暂停,所以叫了投捕暂停。
“鸣!”
原田看着依然僵直在那里看着天空的背影,轻声喊道。
这一声,反而使同样在发愣的野手们率先醒了过来。
所有人都用担心的表情看着那道身影。
终于,
成宫鸣缓缓的放下了头,好像听到的原田的呼喊,转过身来。
“雅桑!”
转过身的成宫鸣,让原田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成宫鸣的双眼,好像没有了丝毫的感情与色彩,甚至连生气都不复存在。
转过身的瞬间,眼泪就已经顺着,睁着的眼睛里直接淌了下来。
正常哭泣的人都会闭着眼睛,用眼皮挤下泪水的,这一幕说明成宫鸣的眼睛已经麻木了。
(参考黑子的篮球,黑子小时候的玩伴,被奇迹世代打崩的时候,那个回身的一幕。
从眼神看就像死了一般。)
就如之前峰富士夫所说,因为一个爆投以及前辈们错误的安慰话语,就能把自己逼到极限关在房间里十天不见人的成宫鸣。
被打出去的上一秒,感觉自己是神,并且无所不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般。
而下一秒自己感觉如同“神”一般都实力,就好像如同蝼蚁般被轻易击溃。
这种打击根本就是毁灭性的,碰到极端性格,成宫鸣就此消失在棒球的世界,都没人会觉得奇怪。
成宫鸣感觉自己,所有的努力,骄傲,自信,梦想都被打的粉碎变成了随风飘扬的面粉。
明明三天前就在心中对樱泽的选手说过同样的话,但是没想到仅仅三天就发现,自己实际上也是如此的卑微。
当仙道打出去的瞬间,成宫鸣就知道,这一瞬间,他们两个根本就不在一个次元上。
当球落到如此之远,犹如伊佐敷所说的那样,按照在球场中的他们的视角,那个球好像马上就要飞出神宫球场了一般。
就好像打篮球,在中国高中生们中大杀四方的家伙,信心满满的想要挑战NBA,结果就被真正具备高中就进入NBA实力的家伙,扇飞了篮球梦一样。
虽然比喻有些夸张,但是意思就是这样,这个时候被打击中的成宫鸣,也把自己看的太低了点。
“鸣!不要在意!那家伙的状态太好了而已。
绝对不是你弱,只是那家伙不是人类!”原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的话,说着将将球放到了成宫鸣的手套里。
不过这句话,还是有一点作用的。
让成宫鸣的眼神稍微恢复了一丝神采。
成宫鸣缓缓的抬起左手,拿出了那颗白球,就在原田送了一口气的时候,棒球从成宫鸣颤抖的手中滑落。
球落地的时候,原田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跟着落地了。
眼泪!无穷无尽的眼泪从成宫鸣的眼中涌出。
如果说有什么好的改变的话,那就是成宫鸣的眼皮终于恢复了机能,他哭的已经睁不开眼了。
(和原著青道输掉比赛在巴士上哭的泽村以及稻实获胜时,列队时成宫鸣的哭像,这俩人真的很像啊!)
“之后就交给我们吧!”原田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睁开眼后,轻轻的拍了拍鸣的肩膀,低声说道。
他知道,当球落地的时候,他们的教练不会坐视不理的。
果然,国友教练已经做出了反应。
……
“稻城实业更换选手的通知!
投手成宫君交换,井口君!
五棒!投手,井口君!
以上!”
广播一出,场外一片哗然!
随后,青道一方的观众,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反之稻城实业一方,如坠冰窖!
一些女生担心的看着成宫鸣,表情都快哭了!
……
“之后就拜托你了!井口桑!”对着井口说完,成宫鸣走下了投手丘。
刚刚走了两步,就再也忍不住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哭着走完了后半程。
“鸣!”井口神色复杂的看着那道落寞的背影。
“啪啪啪啪!”稻城实业板凳席上方的声援席爆发出了剧烈的掌声。
“不要哭啊!成宫!”
“你已经投的很好了!”
“鸣君!”
“之后就交给他们吧!”
观众给予了自家王牌,最大的鼓励与支持。
“成宫被打下去了……”
“实在是太强了!青道打线!”学霸队的几人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是……”二宫也有些震惊,说不出话。
“啊!做梦都没想到他会被打爆啊!
那个家伙真正的怪物啊!
这下毫无疑问,局势已经完全导向了青道。
成宫刚刚被打崩的压力,面对的将是士气达到顶峰的青道强力打线。
顶不住的话,比赛就会在这一局结束了。
虽说井口是三年级,正常情况什么状况都能发挥出原本的实力。
但是,现在的这个压力,可不是一般情况啊!
而且成宫不仅仅是王牌,而且还是中心打线,今天有着全队最好的打击成绩,仅次于原田的打者。
他的下场,也就代表着下半局稻城实业的四棒开局,变得没有那么可怕了。”说完,杨看着场中的目光更加集中了。
“六棒!三垒手,增子君!”
……
“乒!”
“啪!”
瞄准首球的增子,打中了外角的坏球,不幸的被吉泽用一个非常夸张的扑救救到了,球直接弹到了手套里。
但是并没有改变井口有些僵硬的事实。
“滑球!”御幸对着仙道打了一个暗号。
这是两个人想到的,两个人一起猜球然后用暗号对一下答案。
仙道回复了同样的答案。
“乒!”
于是在这两个腹黑小子的合作下……
“进去了!!!
左外野看台,一分本垒打!
十一比八!
三分差!!!”
“打~到了……!”降谷震惊的说道。
“明明没有跑者的……!”旁边的泽村接口喊道。
然后两人满脸震惊的对视了一眼……
两人的样子把仙道逗乐了。
当这一局勉强结束的时候,计分板上那个大大的“4”,几乎宣判了稻城实业的死刑。
白州的二垒打以及短打小王子的送垒,最后仓持用出其不意的安全触击拿到一分。
小春再次打出一击二垒打,然后纯桑一个外野飞球被卡尔罗斯神仙表现救场。
青道打线整整轮了一圈。
不要说那四分了,就算追平了,下一局……。
稻城实业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这一局必须连拿五分拿下比赛,不然井口下一轮大概率也会被打爆。
想想仙道的两发本垒打,本身状态就不佳的井口就感觉发毛,而他的前一位打者还是哲队。
后一位打者也是一个扫垒级别的打者,在后面就是从自己手上拿到本垒打的御幸,以及稳健的白州。
在后面那个家伙,短打好像也有点牛批的样子……
“咻!”面对这神仙打线,井口想平静也平静不下来啊!
……
“荣纯!”第十二局下半开局前,仙道把泽村喊了过来。
就连因为好奇过去偷听的御幸也只是勉强听清几个关键词。
“这可是关键时刻啊!能不能稳住别浪啊!”御幸心中对仙道的行为疯狂吐槽。
他从未想过他没资格说这话,而且御幸脸上的表情,居然是跃跃欲试……。
果然浪货二人组!
“吸——呼!”从仙道那回来的泽村在板凳席前,手脚并用的坐着深呼吸。
“再做一次!”他身后的御幸说完就跑开了。
“吸——呼!”做完深呼吸的泽村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斗志。
今天状态爆表的,可不止成宫鸣和仙道两个人啊!
不过,成宫鸣那个可怜的孩纸已经凉了,所以还是剩两个……
“泽村!好好集中精神哦!”纯桑笑着说道。
“分差足够,先拿下一个出局数吧!”哲队接口道。
“不要慌了啊!呀哈哈!”
“泽村酱!冷静的投吧!
我们可是有四分是分差哦!”
“四分差!要好好的守住!
到最后之前,都不要忘了进攻的斗志!!!”片冈教练大声吼道。
“嗨!!!”
“饿啊!!!”
“在这一局……,让比赛结束吧!”最后,片冈教练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足够响亮。
他等了六年,今年已经是第七年了!
“我们上!!!”哲队用自己浑厚的声音,盖住了片冈教练的情绪失控。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