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1jq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笔趣-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二合一】今日無題展示-hper8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啊不,其实也不能怎么说,怎么说呢,我……创造了一个在圣痕空间当中虚拟的出现的我?”
许研武想了想之后,这样形容着自己。
“什么意思?”
德莉莎问着许研武:“圣痕空间当中虚拟的你?那不还是你吗?你自己难道就不能直接进来吗?”
“那不一样。”
许研武否认了德莉莎说的那些话:“现在小樱的圣痕空间主要的权限还是在绯狱丸的手上,只是随着你们的探索,还有小樱的反抗,逐渐的让权限能够被我抢走而已。”
“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对这个圣痕空间做出太大的干涉。”
“只不过……原本就存在的我就不一样了。”
“为此我甚至多分裂出了一个圣痕空间,在那个空间里面没有八重樱,也没有绯狱丸。”
“但是在那个圣痕空间里面,这个【许研武】却能够做到我一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许研武简单的向着德莉莎解释了一下这件事情。
他在那个圣痕空间当中,让那个由圣痕空间映射出来的自己,和那些怨念的一部分混合在了一起,然后就成为了现在出现在了德丽莎和八重樱面前的这个【自己】。
当年的许研武,对八重村带着怨念和憎恨吗?
这个问题,只有许研武最清楚。
当然有。
许研武当初甚至于,恨不得毁掉了八重村的是自己。
而现在这个时机,就是给了许研武一个能够解放这些怨恨的机会。
那些怨恨,单独放在一个圣痕空间当中,慢慢的发泄去。
八重村的村民们遇到了那些天灾人祸,都会将那些事情冠名为【神明的怒火】,然后将所有的事情都推脱在许研武的头上,用祭祀来妄图平息原本根本就不存在的怒火……
这些村民们……从始至终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来自于神明的怒火。
那个圣痕空间当中,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根本不在许研武的考虑当中。
许研武只是想要将那些愤怒,发泄出来。
…………………………………………………………
“许研武!”绯狱丸看到了拦在八重樱面前的那个男人的身形。
口中的牙齿,都快要被绯狱丸给咬碎了。
为什么无论在哪里,许研武都要跑出来打断自己的计划?
难道阻止自己对许研武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明明八重樱对于许研武来说只是一个沉睡当中的小村子的巫女……为什么许研武会对八重樱那么重视?
人类明明是为了保全自己而会去损害其他的生命……为什么许研武回去帮助八重樱?
因为愧疚吗?
因为这种……假惺惺的感情?
当年的那些人类将自己害死的时候,心里有过愧疚这种感情吗?愧疚又有什么用?
绯狱丸看着眼前的一切,怒不可竭。
恨不得直接将面前的三个身影撕碎。
可是那个黑色的许研武的身影,却又让绯狱丸感觉到害怕。
许研武从始至终给予了绯狱丸的感受就是无法战胜。
从五万年前,自己的大量能量被许研武吸收导致自己被封印。
再到八重村当中,哪怕那样虚弱,也能够将自己打败。
还有在如今……绯狱丸无论如何也摸不到许研武实力的边界。
越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许研武就好像是越发的强大一样,让绯狱丸对于反抗许研武的这件事情,越发的绝望。
八重樱看着将自己保护起来的黑色许研武,先是愣神,随后是疑惑,最后……则是愤怒。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害死了自己的妹妹的邪神,为什么会出现,并且不伤害自己反而是一副想要保护自己的样子。
但是……为什么?
因为自己是巫女吗?
因为自己曾经亲手将那么多的祭品,奉献给了这个八重村的神明吗?
“八重樱。”
德莉莎拉住了黑影身后的八重樱,对着她说着:“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吧。”
“可是!”
八重樱原本还想要留下,然而却被德莉莎给拉开了。
而八重樱的远去,并没有引起黑影的多余的动作。
黑影则是把那把由黑雾组成的……献祭所用的灵刀重新化作了黑雾吸收到了身体当中,然后用自己的身躯拦住了绯狱丸。
但是……从黑雾当中,有着一部分,从黑影的脚上脱离开来,朝着德莉莎和八重樱离开的方向上追逐而去了。
“绯……狱……丸。”
黑影的声音沙哑,而且还带着断续的对着祭坛前的绯狱丸说着:“我不想……伤你。”
黑影的话语,反而是让绯狱丸的愤怒压过了理性,朝着黑影所在的方向上扑了过去。
下一刻,原本只有常人大小的黑影,突然间就膨胀变大了起来,变成了和绯狱丸一样巨大的庞然大物,用两只手接住了绯狱丸的两只前爪。
“你也……受到过伤害,我不想……伤到你。”
黑影对着绯狱丸这样说着,反而被绯狱丸直接一口咬住了肩膀。
滚滚的黑雾从绯狱丸咬住的地方冒出,将绯狱丸的皮肉都腐蚀的吱吱作响,迫使着绯狱丸放开了咬住黑影的嘴。
“你在这装什么好人!”
绯狱丸对着黑影吼着:“你既然知道那些事情……那你为什么没有改变它们!”
“你看着那所有的事情发生了之后现在才来说挽回的事情吗?”
黑影沉默了。
连带着在圣痕空间外的许研武也沉默了。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反驳,不如说许研武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反驳都是无力的。
他甚至没有想到,自己的黑影,居然会不对绯狱丸出手。
“如果当年我真的能够改变那些就好了。”
许研武有一些无奈,也有一些悲伤。
“可惜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再来的办法的……”
许研武这样说着,然后,亲自控制了黑影。
那些怨恨当中存在着的内容,又一次的被许研武所体会到了。
那些临死之前的绝望与诅咒。
许研武松开了绯狱丸的爪子,然后……掐住了绯狱丸的脖子,让绯狱丸也是说不出来话了。
“绯狱丸,如果你真的忘不了过去的话……那就只能让我来帮你了。”
许研武对着绯狱丸这样说着:“也许对你来说,忘掉过去的那些事情,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虽然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能够接触到和你的姐姐相似的小樱的话,对你来说也许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才对。”
……………………………………………………………………………………
在制服绯狱丸的过程当中,许研武依旧在和德莉莎相互交流着。
“德莉莎,等我这边制服了绯狱丸之后……我们也应该去见见那些怨念了。”
许研武对德莉莎说的这些话的言下之意,就是德莉莎也是时候离开这个圣痕空间了。
“你……现在已经在制服绯狱丸了?你打算将她怎么办?”
“不怎么办,不做太多事情……”许研武回答着德莉莎:“我正在尝试着让绯狱丸变好……但是很难操作,她的精神早就已经混乱了。”
“那……我这边的八重樱应该怎么办?”
“……”许研武沉默了下来,过了很久之后许研武才说着:“告诉小樱实情吧……小樱应该会听你说的那些话的。”
“许研武,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在许研武的声音即将消失的那一刻,德莉莎喊住了许研武,对着许研武说着。
“什么事情?”
许研武停下了,声音依然清晰。
“为什么……八重樱对于我的反应……那么大的样子?”
德莉莎终于是将自己内心当中的疑问询问了出来。
不仅仅是在圣痕空间当中,就算是在外面……自己也能感觉到八重樱对于自己的态度有一些些许的不一样。
“是因为……我的这个样子吗?”
关于这个问题,德莉莎之前也思考了好久。
一直到德莉莎想到了自己的来历。
一个用【古老的女武神】的细胞,而诞生出来的实验品。
因为一些经历,而被自己的爷爷……奥托阿波卡利斯给了一个姓名,给了他的姓氏,成为了他的孙女。
而对于自己的基因的来源……德莉莎所知道的却是有些空白。
自己的爷爷从来不让自己知道有关于这些的事情。
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形,能让德莉莎想到联系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是因为……我的样子和八重樱之前认识的一个人认识吗?”
德莉莎尝试性的询问着。
“……”许研武沉默了。
“你察觉到了这一点啊……”
许研武吐了一口气:“你的样貌,的确是和小樱当年说认识的一个人极为相似,正因为如此,小樱才会这样对待你……也许小樱会救你也是因为这个。”
“不对,与其说你们的相貌相似,倒不如说……说因为德莉莎你只能成长到十二岁的外貌,因为这样才会和她的样貌有些许的差异,仅此而已。”
许研武对着德莉莎说着:“那个人是小樱的恋人,是天命曾经最强的女武神,你现在所使用的【犹大的誓约】曾经的主人——卡莲-卡斯兰娜。”
许研武说了那些话,让德莉莎的内心当中充满了惊讶。
“卡莲……卡斯兰娜?”
德莉莎重复着这个名字:“八重樱的……恋人?!”
“嗯,的确是恋人没错……她也是当年将八重樱从苦痛当中暂时脱离的人,帮助小樱从被控制的状态当中恢复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许研武这样说着:“正因为如此,小樱对于卡莲的记忆才会极为深刻,就算是现在在这个圣痕空间当中也没有彻底忘掉。”
“德莉莎,关于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向外说出去……对于小樱本人也不要多说。”
许研武想了想之后,犹豫了一下对着德莉莎说着:“尤其是有关于卡莲的事情,你也不要多说……你应该也清楚,谈论关于这个的事情对于你……对于整个圣芙蕾雅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明白了。”
德莉莎想到了奥托,给了许研武肯定的回复:“我不会向外说出去的。”
“你明白就好了。”许研武再接下来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专心的做起了自己这边的事情。
而德莉莎看向了八重樱的神色也有了一些复杂。
“八重樱,不要再跑了。”德莉莎对着八重樱说着。
然后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你说什么呢,我们不离开村子的话,那两个……神明会追上来的。”
八重樱这样说着。
“不,八重樱,我们现在其实是在……”
德莉莎比划着手脚想要向八重樱形容她们现在所处的处境,但是解释了半天也没有怎么解释清楚。
最后德莉莎还是说着:“总而言之……我们是来到这里救你的,所以说……就算是我死了也没用什么大不了的,我不会有真正的危险的。”
德莉莎这样对着八重樱说着。
这一堆话听的八重樱有一些愣神。
“我……现在和你们是同伴,所以你们是来到这里救我……的?”
八重樱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有一些头痛。
脑海当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些许的印象。
“可是那个神明……他真的存在,就是他害死了凛……不对,还有那些村子里的人,他们也害死了凛……”
八重樱有些痛苦的捂着自己的两边太阳穴,脑海当中的记忆挣扎着。
“八重樱!”
德莉莎见状,跳起来抓住了八重樱的手,对着八重樱说着:“许研武说过了,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妹妹,还有绯狱丸……所有的人都能给得救,不要再这样痛苦下去了。”
“许研武……那是谁?”
八重樱的两只耳朵低垂着:“我的妹妹……她明明已经死去了好几年了,怎么可能会得救……”
“八重村的那个神,他让村子里面出现了那么多的献祭……”
“他……”
八重樱这样说着,想要返回去向神明复仇,但是却被德莉莎给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