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jop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本官以德服人討論-第二百四十五:頓悟很難麼?熱推-6rp1o

本官以德服人
小說推薦本官以德服人
第二天,日上三竿。
疤叔第四次来到李陵所在的院子,站门口问:“绿儿,少爷可起了?”
小丫鬟脸蛋上沾着一点泡沫,小手用力揉搓着床单。
“没呢。”
“要不你再去叫一下?”
小丫鬟熟练的将床单一截一截拧干放到旁边的一个盆子里,然后抬起胳膊用袖子在脸上抹了抹。
“刚才敲了门,不过没反应,许是还在休息呢,奴婢也不敢再打扰。”
“唉,这可如何是好啊!”
疤叔急的直揪头发:“少爷怎么还不起,老爷都陪玉真子道长和他的几位徒弟喝了三壶茶了,往日的这个时候,少爷都打完好几套拳了。”
就在他着急上火的时候,房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李陵哈欠连天的走出来,顶着两个黑眼圈,一副无欲无求的圣贤模样。
占有欲这个东西,通常情况下都是不讲道理的,昨夜两人出现了一点点信任危机,他忙了整整一晚上,累的腰酸背痛双腿发软,总算是解释清楚了。
到现在为止,他休息了还不到一个时辰,实在是提不起精神。
“疤叔,什么事啊?”
“少爷,玉真子道长和他的几位徒弟已经来了有一会了,老爷正在客厅陪着呢,您还是赶快过去吧。”
李陵一拍脑门:“哎呀,差点把这个忘了,我这就过去。”
早在两日前他就接到了徐振的传讯纸鹤,知道玉真子会在今日上门拜访,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赶到一块了。
没走出几步却被疤叔拦住:“我的大少爷啊,咱们可不能就这么过去,怎么也得收拾一下吧?”
“放心吧,我已经洗漱过了。”
御水的能力就是方便,洗个脸刷个牙什么的十几个呼吸就能搞定。
疤叔指了指:“不是这个,脖子!”
“脖……”
李陵歪着头摸了摸,然后又凝出冰镜一照,赫然发现两颗小草莓种在脖子一侧,绕是他皮厚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咳,这几日天气有些湿热,一不小心起了痱子。”
作为过来人的疤叔:“……”
小草莓根本算不得伤,法力气血都消不下去,李陵也没什么法子,只能把衣服往起拽拽,自欺欺人的遮掩一番。
会客厅,李继业正陪着玉真子和他的四个弟子说话,坐了这么半天,茶水喝了不少,膀胱的压力有些大,又不好把人晾在这,就只能暂且忍着了。
见到李陵后,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陵儿,这位是玉真子道长,这位是道长的首徒……”
李陵一一颔首示意。
玉真身着鹤氅手持拂尘,红润的面庞上没有一丝皱纹,花白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在头顶拢成道髻以木簪固定,看上去颇为的仙风道骨。
不过李陵却感觉他有些阴沉。
大师兄叫孙鹏,是一个古板中年,不言苟笑,端坐的模样颇有威严。
玉真子的第二个弟子叫江卓,膝上横着一把法剑,目光犀利,似乎在剑术上有着不错的建树。
李陵熟悉的徐振是老三。
最后一个则是名女冠,名叫宋佳,模样非常不错,宽松的道袍遮掩不住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更别提还有一种飘渺出尘的气质。
李陵不禁多看了两眼。
啧~制服师姐啊,难怪唐荣会暗恋她了,不过,这女牛鼻子看玉真子的眼神可不像徒弟该有的……
卧槽,这关系似乎有点复杂!
在李陵打量几人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李陵。
黑眼圈,眼神涣散哈欠连天,还有脖子上的小草莓……妥妥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难怪等了这么久都不见人。
玉真子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
他的四个弟子除了徐振之外,另外三个都微微皱起眉,貌似有些不悦。
“几位道长都是贵客,可千万不要怠慢了,为父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多待了,代为父好好招待他们。”
交代完之后,李继业又向玉真子等人拱了拱手道:“几位道长,怠慢了。”
玉真子微微稽首:“李居士请便,是贫道和劣徒打扰了。”
李继业道了声不敢,转身离去。
落座之后,李陵端起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热茶沿着食道进入胃袋,顿时让他精神了不少。
“几位道长,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本官偶有所得,小小顿悟了一下,让几位久等了。”
“大人可真是天纵之才!”
江卓一开口就有些阴阳怪气的,也不知是不是经过玉真子的默许。
“不错,本官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陵打了一个哈欠,紧接着,其周身蔓延出一股极为玄奥的气息。
玉真子先惊后喜,立即闭上眼睛,开始细细体悟,接着他的几个弟子也察觉到了异样,纷纷闭目凝神。
过了十几呼吸,玄奥气息消失。
李陵端起茶杯“吸溜”的一声,打断了几人的感悟。
玉真子睁开双眼,一脸遗憾。
就在刚刚,他感觉自己长久以来都无法突破的瓶颈有了轻微的松动,可惜关键时刻那气息消失了不说,最后的几分感悟也被那吸溜声给破坏了,可偏偏还有气无处使,毕竟这是蹭到的机缘。
随即颇为热切看向李陵,不复刚才的淡然:“李大人,刚才那是……”
李陵:“如你所见,打了个哈欠,一不小心就顿悟了。”
宋佳瞪大眼睛:“这……打哈欠也能顿悟?这也太容易了吧?”
李陵瞥了她一眼,反问道:“你以为顿悟很容易么?”
宋佳无言。
接着就见李陵一挑眉:“实际上,顿悟比你想象的……更容易……”
“吃饭顿悟,睡觉顿悟,有时候连上个茅厕也顿悟,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唉,真是苦恼啊!”
李陵一副不堪受扰的表情道。
玉真子顿时就不淡定了,简直嫉妒的质壁分离,一遍又一遍的默念静心咒才压下抡起拂尘干李陵一家伙的冲动。
为了突破,他准备了多久?为此又付出了多少心血?
挖空心思还不及人家一次顿悟,想到过去种种,玉真子险些老泪纵横。
苍天何其薄我!!!
深吸一口气平定心绪:“不知大人可否再顿悟一次?”
“这不受本官控制啊!”
李陵一脸无辜,又道:“要不本官再打个哈欠试试?”
见玉真子握着拂尘手青筋暴起,李陵赶紧转移话题:“本官与唐荣道长也算相熟,他的事本官深表沉痛,后来深入山林,已经为他报仇了。”
接着就将过程大致说了一遍。
“那黑狼王倒是狡诈,见事不妙直接遁走,就算本官手上有追踪气息的法器,也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范围。”
“道长若是不急,可以等武道盛会结束,届时本官会邀请名次靠前的义士出手相助,这样也能轻松一点。”
玉真子想了想便同意了。
接着又提出一个要求:“大人可否让贫道看一看那湮灭玄雷?”
李陵取出一枚递过去。
片刻他便将湮灭玄雷的威力估计了一个大概,顿时就信了七八分。
“果是利器,猝不及防之下,就算贫道被正面击中也会重伤濒死,不知大人可否匀给贫道几枚?”
这种杀器李陵可不愿意流传出去,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此物难得,本官修为还低,正需此物防身。”
玉真子只能表示遗憾,随后便在府中落脚,打算再蹭一次顿悟,只是李陵深居简出,让他徒呼奈何。
就这样,三天时间转眼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