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z6x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逍遙邪醫-第4217章 老鼠見貓讀書-di9uj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老祖,这位姑娘,便是我在路上结交的朋……呃,老祖,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王惜玉脸上带着自认为儒雅随和的笑容,话还没说完,却发现自家老祖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王暝在见到林辰和卡西娅的一瞬间,身体僵住,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就像是老鼠见到猫。
他惊骇得眼珠子简直要从眼眶里滚落出来,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整个人都傻了。
惊恐的情绪涌上心头,这两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来追杀自己的?
那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逃命?
不行!我根本不可能在他们面前逃走,若是轻举妄动的话,只会死得更快。
这么想着,王暝更是不敢动弹。
“老祖?”
“域主大人?”
大厅内的其他人,也都察觉到王暝脸色不对劲,一个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我们又见面了。”林辰带着卡西娅走到王暝的面前,笑眯眯说道。
满脸狐疑的王惜玉,听到这话,心中咯噔一响,什么叫做“又见面了”,这家伙以前和老祖见过?
还有,这家伙的表现,分明就不像是多么敬仰自家老祖,那么他之前说的那番话,并不是真的?
王惜玉虽然自傲,但也很聪明,瞬间就猜到,对方之前分明就是撒谎,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带他过来见自家老祖!
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了眼自家老祖惊恐的神情,王惜玉虽然依旧猜不出林辰的目的,但心中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是,是啊!我们又见面了。”王暝一脸快要哭出来的神情。
林辰看他吓成这模样,也是感觉有些好笑,道:“放心,我并不是特意来找你麻烦的,只是偶然遇到你们王家的人,他又主动和我说自己是天珂神域皇族的长老,我便让他带我过来这边,顺便问你几个问题。”

暝自然知道对方口中的人,便是王惜玉,一瞬间简直把王惜玉活埋的心都有了,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把这两个家伙带了过来,而且竟是在打这个女人的主意?
他看了眼戴着面纱的卡西娅,只觉得背后冒出阵阵寒气!
尼玛!
这女人就算是你家老祖我也不敢有半点念想,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想死就自己去死,干嘛拉上老子!
人家是你惦记得起的?
她身边的男人,片刻间就能将大厅内的所有人都给杀了!
王暝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讪笑道:“什……什么问题?”
见自己眼中高高在上的天珂神域域主,王家的老祖宗,在林辰面前竟然紧张得满头大汗,鸾儿等一众侍女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有的揉了揉眼睛,有的伸手掐了掐大腿,都不相信眼前的一幕是真的。
对方不过是一个被自己等人冷嘲热讽,都不敢说什么的小人物,怎么可能把域主大人吓成这副模样?
莫非是域主大人认错人了?
林辰并不去理会旁人是什么反应,开门见山道:“你对这边的情形,应该都有了解。那么知不知道,是哪个势力灭了太一神域的至尊,还有,眼下那个势力的人在哪里?”
王暝摇头道:“这个我实在不清楚,那个势力非常神秘,灭了太一神域的至尊后,便消失不见。我对他们也是无比好奇,只可惜根本查不到任何线索!”
林辰皱眉道:“你不会是故意不说吧?”
王暝急忙摇头:“绝对不是!如果那个势力的人,还在这边,我又怎么敢过来?”
林辰一想也是,如果那个势力的人还在,凭着对方一夜间铲除“太一神域”诸多至尊的手段,足以将无数至尊神域吓得胆寒,王暝是绝对不敢带人过来的。
‘这么一来,事情就变得更加麻烦了。我要去哪里寻找黎陌的行踪,又要去哪里寻找神狱塔和陨圣山河图?’
林辰心情有些烦躁,没好气道,“那你们过来这边
是要干嘛?”
在王暝一番解释之后,林辰才知道,不只天珂神域的人,几乎离“太一神域”较近的至尊神域,乃至不朽王朝都有人跑到这边来,目的是从“太一神域”这块肥肉上分一杯羹。
那个神秘势力一夜间灭掉“太一神域”的顶级战力,却在第二天就消失,意味着他们对“太一神域”的疆域,和这片土地上的一切资源都不感兴趣。
他们不感兴趣,但周边的势力感兴趣!
一个个磨刀霍霍,想要分走一部分。
最终,几个上位神域的域主开口,将在这边举行一次会议,商量接下来如何分配“太一神域”这块蛋糕。
王暝便是为此而来。
“会议什么时候举行?”林辰沉默几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向王暝询问道。
卡西娅眼中掠过不解之色,在她看来,自己俩人接下来应该想着怎么去寻找黎陌的线索,林辰不可能对“太一神域”的疆土感兴趣,问会议的时间干嘛?
心中不解,但她明白林辰既然询问,自然有他的理由,并未插嘴。
王暝忙是道:“就在明天早上!”
他这般说话,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王惜玉却憋屈得胸口发闷,自己带这两个家伙过来,是想要让这女人知道自己的厉害,好将她拿下!
眼下是什么鬼情况,老祖和这家伙说话时,竟还有些低声下气,开什么玩笑!
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憋屈的感觉,上前一步,指着林辰,对王暝道:
“老祖,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家伙不过是我在路上偶遇的小人物,狗屁都不是!你根本没必要对他这么客气!”
王暝见对方两人似乎真不是来找麻烦,心中刚松了口气,结果听到王惜玉这话,吓得差点魂飞天外,一张脸惨绿,回过神来,一脚踹在王惜玉胸口!
“放肆!不长眼的狗东西,敢用这种口气和前辈说话,你是想死不成?”他一脸怒火,似乎林辰受辱,便是他受辱,气得身体都直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