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yco爱不释手的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皆葉-第598章 震撼郭子衿一百年熱推-4alax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少女惶恐不安的哭声不止响彻在乐园之中,同时也回荡在现场几人的心里。
郭子衿眼里闪过一抹心疼,说句老实话,其实她并不是那样在意姚可馨这次的错误。
谁都会犯错,差别只不过是犯错之后的处理方式与态度。
从这一点就能够很明显看出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姚可馨从来没有犯错,偶尔一次完全可以原谅与接受。郭子衿心里也不认为什么好人犯错十恶不赦,恶人偶发善心便是浪子回头。
所以这一次,善解人意的她拦住开始激动之下有点没看懂气氛的林落雪,选择给李恒宇跟姚可馨两人留出一点空间。
她相信,只要李恒宇在,肯定可以说服对方,毕竟姚可馨就是那样容易满足的女生。
“小可馨?”李恒宇走向她,可是,察觉到李恒宇的接近,姚可馨却捂住耳朵,整个人不断朝摩天轮的舱室之中缩去。
“不要,恒宇哥你不要过来!不要说出那句话!”
在她心里,李恒宇目前来肯定就是来责怪自己,来给自己下达最后的通牒,而这些都不是她愿意看见的!
所以她躲避着,哪怕知道这没办法躲过,身子仍不住的向后退去,一直到退无可退的境地。
她像鸵鸟一样捂住耳朵,哭的红肿的眼睛也不敢看李恒宇,而是低下去,仿佛这样做就不会面临她预测的现实。
“我,”李恒宇张开嘴,想问对方自己会说出什么话。但一看她这幅模样,无奈地发现恐怕自己说什么对方都听不进去。
那现在该怎么办?首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他显然有点不知所措。
身边几人里,林落雪因为自卑,所以表现出来的就是总有种莫名的自尊心,这让她不会轻易在几人面前哭出来,即便是,很快也会收敛。
郭子衿是完美的代表,她会时时刻刻规范自己的行为,再加上李恒宇自身对她就比较偏袒,基本上也没哭过。
至于武清欢,她倒是经常掉眼泪,但众人早就习以为常,不把她的泪水当做真正的眼泪。
而酆茔灵这人,很是有些外柔内刚的感觉,是哪种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表面还能不动声色跟人说话的狠人,更不可能哭。
所以李恒宇并没有类似的经验。
能够做到一切的他现在却发现自己无法解决一位女生的心结,没办法让她停止哭泣。
要是面对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倒是罢了,李恒宇有的是非正常手段能够令对方忘记悲伤的事情,可现在面对的是姚可馨。更别说他能够感觉到距离第三块拼图的点亮就只差一丝!
其上如雾般似真似假围绕着的东西已经消散的只剩下薄薄一层,但就是这一点,却仍在持之以恒的阻拦着李恒宇的视线。
可以说,现在正是紧要关头,绝对不能够随便糊弄过去。
他望着面前仍在哭泣的姚可馨,脑中开始回想过去的经历,试图从中找出应对方式。
另一边,见这两人陷入僵局,郭子衿不由叹口气。
“完了,果然变成这样了。”
这样的局面多少也能想的来,凭借李恒宇那堪称拙劣的与女生相处技巧,只要姚可馨不愿意配合,他一时半会恐怕还真没什么办法。
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帮一手,却又担忧会不会妨碍到李恒宇的计划。
“呵呵,”武清欢似乎看透她心理所想,安慰道:“没关系。”
“再等一下吧,小宇总会要经历这样的事情。”
“这次是小可馨,下次可能就是你我了。”她笑着道,“姐姐我可是很期待哪天能够看到小宇因为我发愁的样子呢!”
郭子衿无语,但一想,其实就是这样没错。武清欢认为李恒宇现在还小,日后迟早会经历这样的事,而几乎知道所有秘密的她也抱有类似的想法。
有人说男人至死都是少年,李恒宇这算下来也不过几百几千岁罢了,活的时间长,但作为他所想要成为的人而言,也仅仅是开始起步。
想到这里,她也就释然了。
这次的事情到这里几乎已经结束,不知道李恒宇能不能看得出来,她反正是知道姚可馨很好糊弄,之后就看他具体如何表现了。
心情放松下来后,她也有闲情逸致打量周围的风景,盘算什么时候是不是能跟李恒宇几人一起来作为纯粹的游客体验一下。
毕竟不久前灾祸可是很自豪的表示这里是全世界顶级的游乐园,集结世界上所有顶尖设施,要说她不心动,那也是假的。
不论前面发生什么,后方的酆茔灵也一直保持悠闲的心态。在她看来,现在不过都是李恒宇的游戏罢了。
(未婚妻吗?真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区区一只宠物而已,也妄想得到更大的恩宠吗?)她望着李恒宇的背影,十分崇敬的想到。
(眼泪这种无用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动摇到恒宇大人的意志呢?想要依靠这种方法,真的是天真到可爱!)
在她看来,不论是林落雪还是姚可馨,两人都是因为李恒宇的存在才变得超然,而她们所需要付出的,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东西而已。
这与她们所获得的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世界上多得是人能够付出更多的东西来换取这份力量,可唯独她们被选中。在酆茔灵看来,这是多么幸运,以至于需要永远将其恩情铭记于心的事。
(那位大人给予恩赐,你们心怀感激的收下就行了,不要坏了规矩,想要更多的东西,导致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
酆茔灵对这些事也看得很开,她不认为李恒宇现在是在考虑如何哄对方开心,因为这是没必要的。
试问古往今来,上位者什么时候需要照顾下人的心思?
(等事情结束后,她们几人应该也就走了,再等家里两个女人离开,恒宇大人的房间就是空出来的!嘻嘻。)她有些美滋滋的计算着。
但即使是思想抛锚,她的注意力大多也都集中在李恒宇身上,正因为如此,她见到了令她感觉世界坍塌般的震撼一幕!
那边,李恒宇在安静的看着姚可馨哭了好几分钟后,终于是有了下一步动作。
他并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直接来到姚可馨身边,蹲下身子,一只手从她的脸庞抹过,瞬间,不管是通红的眼睛还是已经哭成花猫的脸蛋,都变得完好如初,精致的就像是早上细细打扮好一样。
“诶?”姚可馨一愣,看着李恒宇近在咫尺的面庞,内心忽然有些羞涩,同时,还有抹不该有的期望突然升起。
(难道说?)
还未等她疑惑解除,李恒宇便温柔的捧起她的脸蛋,在后面几人眼球都快掉下来的表情中,直直地亲了上去。
“嘶!”郭子衿倒吸一口凉气,美丽的脸蛋上满满的都是错愕。
“恒宇?你,这,她?”
她万万想不到,李恒宇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简直是颠覆她的三观,甚至于对李恒宇这几十年来的认知恐怕都要重新谱写一遍。
因为这根本就不像是他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天晓得她趁着武清欢不在,有意无意给李恒宇放了多少福利,但那家伙都跟没看见一样,要么就是趁机教训一顿自己,可现在竟然主动亲上姚可馨?
“清欢姐!”她机械式地扭过头,正想跟对方确认下自己是不是出现错觉,没想到却看见带着一脸崩坏般笑容的武清欢。
“小宇!小宇!小宇!小宇!小宇!”她口中如同复读机一样不断低声念道,同时右手也握住刀柄,深紫色的电弧在身上如蛇般翻涌,浓郁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
这幅模样,超过郭子衿曾经见识过武清欢的所有模样,是前所未有的姿态!
同时,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她都能感受到一股凭空出现的深沉压力。距离对方最近的她甚至浑身毛骨悚然、手脚也变得一片冰凉,仿佛是在面对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一样!
这时她才想起,别看武清欢平时或温柔软弱、或英武果决,一副为大家考虑的大姐姐模样,但这家伙可是曾经做出过在李恒宇婚礼上六亲不认的大开杀戒,其中原因也不过是因为对方没有娶自己!
她有些不寒而栗,口中似乎又出现当初对方给自己喝的最后一瓶水的味道,即使那一切现在的她完全没有经历过。
“清欢姐?”她绷紧身子,拉住刚被李恒宇操作惊掉下巴后却又被武清欢吓得瑟瑟发抖的林落雪,准备时刻带对方远离武清欢。
至于一直喜欢站在一群人后面的酆茔灵,她现在已经没空管对方,这样危险紧急的状况下,她根本不敢将视线从武清欢身上偏离片刻!
“怎么了,小子衿?”第二遍叫道她名字时,武清欢好像终于反应过来,扭过头,用显得颇为无神的双眼看向她。
在这双眼眸的注视下,就连郭子衿都感觉喉咙发干,她费力的咽下一口唾液,却发出巨大的咕咚声,在这无人说话的地方显得更加突兀。
“恒宇变了呢。”她说道。
“是啊!他是变了。”武清欢幽幽一叹,看着李恒宇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某个负心汉似的。但随着这句话下,她身上咄咄逼人的气势却逐渐平息下去。
郭子衿稍微松口气,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额头上居然已经冒出些许冷汗。
“总的来说,我觉得恒宇的变化应该是好事,起码我们以后也不用太担心他还是那副点不醒的木头样了!”她开着玩笑,试图活跃下气氛,后面林落雪一直一言不发,她知道自己现在说话也没什么用,不如将现场交给处理事务更圆润一些的郭子衿。
“嗯,”武清欢点头,眉目间变得温柔些,平日那个熟悉的大姐姐似乎又重新回来了。
“抱歉,小子衿。”她说道。
郭子衿一愣,明白武清欢大脑已经冷静下来,这才完全放下心。
“没关系,”她笑着道。
可是,注意力全部在武清欢或者是李恒宇身上的几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酆茔灵的表现。
她并非如同武清欢一般表现出自己的嫉妒与不解,而是静静的站在那,脸上在开始的错愕与难以置信之后,便结满寒霜,仿佛要冷到人骨子里去。
即使是平日里习以为常挂着的伪装现在都已经维持不下去,心中的想法已经从脸上表露无疑,可想而知她目前心底喷涌而出的复杂感情。
酆茔灵想不明白,完全想不明白!
哪怕两人定下婚约,但也可以说是双方父母之间的决定,李恒宇只不过是不在乎。亦或者是为了完成目的所必要的手段!
了解李恒宇计划与目的的她之前是这样认为的。
可现在不同!
李恒宇居然在姚可馨伤心大哭的时候选择安慰她,并且主动亲了上去,这一点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的!
因为在她看来,这无意之间就已经表示李恒宇并非被动接受,而是从主观上就已经承认对方的身份地位!
这就意味着,在她看来只不过是微不足道、逗大家等人开心的宠物,在有一天居然获得与她相同,甚至是超越于她的地位!
哪怕她还算是喜欢对方,却不代表可以忍受这点!
之前在酆茔灵的心中,只有她自己称得上是人,而李恒宇,则是高高在上、俯仰众生的尊贵神明。
而现在,他承认姚可馨的地位,也就意味着对方将凌驾于自己之上!
令人难以接受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有一就有二,任何事情一旦开头,后续便再也止不住了。
可想而知,既然姚可馨的地位在李恒宇心中如此重要,那么林落雪、武清欢、乃至于他一直都特别对待的郭子衿呢?
这三人是否也将变得与过往不同?
她孤傲、冷漠,看不起他人,从不认为别人是能够与自己或李恒宇相提并论的存在,也一直憧憬向往着如神一般威严的李恒宇。
可是,(您为什么要这样做?)酆茔灵双拳死死的攥紧,不解的望向李恒宇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