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j1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952章 歐洲的王者推薦-m39oc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吴忠呵呵一笑:“英吉利嘛,就不去了,我们时间有限,还得尽快回国向皇帝陛下复旨。”
安茹公爵若有所思,看着吴忠的双眼忽然弯成了月牙形,坦然地笑道:“希望贵使能在法兰西玩的愉快。”
吴忠注视着他,突然道:“公爵阁下是代表红衣大主教宰相马扎然派来的吗?”
按照吴忠的理解,这位公爵是法兰西当局派来的,对他进行第一次非正式接触的。
因为法兰西的现任宰相马扎然,是摄政太后的情人,也是国王路易十四的教父,法国的枢机主教,一手掌控着法兰西的军政大权。
然而,吴忠意外的发现,眼前这位原本微笑着的安茹公爵,在听到翻译后忽然脸色一变,显得很不愉快。
仅仅瞬间,安茹公爵恢复了面容,笑容可掬的回道:“我是国王陛下的亲弟弟,代表着国王路易十四。”
吴忠疑惑道,进一步问了个敏感问题:“敢问贵国国王亲政了吗?”
安茹公爵的笑容凝固了,面孔轻微抽搐了一下。
在一旁赔笑的夏洛特,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望着吴忠,又望着安茹公爵,显得很紧张。
他解释道:“哦,国王陛下年仅十七岁,现在负责国家安全的是太后和宰相,我们法兰西上下的臣民都在保护各自心中最宝贵的王权,太后如此,宰相亦是如此。”
吴忠懒得听他这么官方的解释,仍然紧盯着安茹公爵,继续追问道:“您介意我询问你在法兰西的具体工作职位吗?”
安茹公爵眼中闪出一丝凶光,阴恻恻地笑道:“对于你的问题,我很介意!”
吴忠愕然,有些不解,这家伙怎么把天聊死了?
感觉到氛围不对劲,夏洛特忙打岔道:“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
安茹公爵转过头瞥了他一眼,不过脸上又恢复了微笑,望着吴忠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夏洛特的话。
他沉吟了片刻,问道:“听说贵国的天武皇帝,是个年轻有为的皇帝,你是自幼跟随他的老人,能跟我说说你们的皇帝吗?”
吴忠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到了现在,他隐隐猜出了这位小公爵的身份。
如果所料不错,眼前这位金毛狮王,应该就是法兰西的国王,路易十四!
也只有一国之君,才对另一个伟大国家的皇帝产生浓厚的兴趣。
吴忠笑龇牙一笑,点点头道:“天武皇帝陛下,是有史以来,天下最伟大的皇帝,他的事迹无人能比!”
“哦?是吗?”
安茹公爵言语间半信半疑,正如吴忠所料,他正是法兰西的国王,路易十四!
路易十四五岁继承王位,然而时值法国内忧外患,年幼的路易十四在逆境中被抚育成人,在国内暴乱中,他和母后、兄弟以及宰相马扎然逃出巴黎,一省一省的转移。
两年前,法兰西爆发了“投石党运动”,民众反对政府,法兰西的孔代亲王为了与宰相马扎然争权,利用变故联合西班牙大公入侵法国,并在去年上半年取得了一系列军事胜利。
路易十四等法国王室第二次逃离巴黎,他命令蒂雷纳率王室军队与孔代亲王军作战,在巴黎附近取得一系列重要军事成果。
宰相马扎然深感法国民众的愤怒集中于自己,于是离职避难,他的离职,让孔代亲王失去了民众支持的基础,叛军不攻自破。
孔代亲王流亡国外,年轻的路易十四被法国民众迎回巴黎,法国内战逐渐平息。
这时的路易十四已经长大,想要趁着回归巴黎的最好时机亲掌政权,然而然而迫于他母亲安娜的淫威,只能将他的后爸马扎然召回来重新委以重任。
现在的路易十四就像是历史上的顺治,受摄政王多尔衮的压制,又如康熙,受到权臣鳌拜的压制。
当然了,这个时代,顺治受皇父摄政王洪承畴的压制。
路易十四也知道这事,更知道顺治被玩废了。
他让法国公使夏洛特请来吴忠,是为了了解和学习东方帝国的成功者、大明天武皇帝的夺权经验。
根据他的了解,天武皇帝朱慈烺,幼时也遇到过权臣温体仁把持朝政的局面,还有他的父皇崇祯皇帝,听说那是个恋权的家伙。
然而天武皇帝十几岁时便能剪除权臣,不费一兵一卒的让自己老爹心甘情愿地交出权力,这是何等的手段?
赶巧的是,全程参与这项事的大明皇帝的贴身太监,来到了欧洲,路易十四这才设计请他来法国,当面请教一二。
还有,在路易十四眼中,那位年轻的大明皇帝,亲自领兵出海作战,这是无法想象的牛逼!
吴忠的眼力十足,通过对法兰西国内局势的了解,他已经大概猜出了路易十四的想法,于是顺着他的意思,开始了吹捧天武帝的伟大任务。
年轻人的思想容易受到影响,也容易改造,吴忠大胆地尝试着为天武帝收个小迷弟。
二人边吃边聊,时而碰了几杯,吴忠不动声色的传达了天武帝的两个执政要义:
第一,必须掌握自己的情报班底,对权臣不要心慈手软!
第二,有实力后不要怂就是干!
为了让路易十四更好的理解,吴忠还穿插了经典事例,举例说明天武帝是如何用铁血手段对付政敌的。
如中都皇陵前砍人,带兵清场午门,长江边屠戮士子,神烈山祭祖杀权贵……
负责翻译的夏洛特边译边打颤,而路易十四却听得热血沸腾的,恨不得现在就带着一干护卫杀进宰相府,砍了马扎然的脑袋挂在巴黎市中心,然后将提着他的脑袋策马进入卢浮宫,丢在太后的面前,大喊一声:“我要亲政!”
聊着聊着,路易十四发出爽朗的大笑,不时的主动举杯致敬导师吴忠。
二人就着大块的野猪肉,狂饮起来。
饮至半酣,路易十四借着酒劲,笑嘻嘻地凑近吴忠,大着舌头道:“吴师父,我不妨告诉你,我就是法兰西的国王,路易十四!”
“以后,我不仅要亲政,还要加冕成为法兰西的皇帝,征伐整个欧罗巴,成为太阳一般的王者,就叫太阳王!”
夏洛特愕然地望着自家的国王陛下,憋了半天才勉强向吴忠翻译。
吴忠哈哈一笑,道:“年轻人,有志向!我相信你能成功!”
路易十四嘴里嚼着大块肉,眼睛放着光,抽出腰间的佩剑,发癫一样的舞着,边跳边唱着法兰西的战歌,就像是一头金发的野兽。
……
数日后,大明使团返回葡萄牙,由路易十四亲自安排的车马护送。
为了表达对大明天武皇帝的敬意,路易十四还亲笔写了封书信给朱慈烺,委托吴忠务必将书信带到大明,呈给伟大的天武皇帝。